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5章

第45章

    吐了一阵,胃里实在没东西可吐了,她干呕了一会,还是觉得很难受,李绅拿了瓶矿泉水给她漱口,担心的看着文君,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她就吐了呢?
    折腾了好一会,文君虚弱的坐在座位上,脸上发白。
    “文君,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你脸上很苍白。”李绅担心的说。
    文君呆呆的摇了摇头。
    李绅看她手里拿着手机,“是不是上次发匿名信的人又给你发了什么?”李绅皱着眉头问道。
    文君泪又下来了,不住的摇头,她实在不想告诉李绅她现在的状况,这种难以启齿的状况让她很难堪。
    “那你至少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你一看完短信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怎么了?能告诉我吗?”李绅着急的问道,满眼的担心。
    “我实在不能看着你再这样折磨自己了,从我第一次回来看到你,你就越来越瘦,人也憔悴,整个人心不在焉的,我每次都很想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又怕唐突了你,我看你这样我心疼,你告诉我好吗?”李绅双手扶着文君的肩膀,两眼直视她的眼睛。
    李绅的关心让文君无路可逃,她忽然像个被压抑许久的火山般爆发出来,朝李绅哭喊道:“告诉你?告诉你什么?告诉你从你第一次送我回家后,我和丈夫的就开始吵架?你后面每一次和我见面,我的家里都会出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让你不要再找我,你之前既然选择了别人,为什么现在还来打扰我的生活?为什么?”
    文君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在李绅的面前大哭起来,她心里很乱,她只是单纯想发泄现在的心情,其实她清楚,梁鑫的控制欲很强,早已让她身心疲惫,加上梁家和她的关系还有现在的感情出轨,他们之间其实早就有了矛盾,李绅只是个导火索,让他们的问题提早爆发了而已。
    李绅没有出声,默默的伸手搂住文君,把她紧紧的搂紧在自己怀里,文君边哭边不停的挣扎,李绅任她捶打发泄,就是不放开她,害怕她伤到自己。
    打了一会,文君也累了,乖乖的在李绅的怀里嘤嘤的哭,李绅看她哭得伤心,眼圈也红了起来,用手不停的轻拍她的背后,安慰道:“文君,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痛苦……我……”李绅哽咽了一下,“你只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不要害怕,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文君哭得更凶了,“为什么,你现在要和我说这些话,这么多年你都去哪啊?你说啊,你现在才来说这个,还有意义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李绅紧紧的搂着文君,嘴唇有些颤抖。
    文君感觉有水滴在她的脸上,抬头一看,李绅已是流泪满面。
    “文君,我出去读书的时候,父母也在国外做起了生意,我毕业那年,家里的生意遭受严重打击,我父母的合作人有个女儿,很喜欢我,如果我和她结婚,她们家可以融资给我们,我们的家族生意就可以渡过难关……我看着辛苦把我养大的父母一夜白头,我……文君,我辜负了你,我的心里一刻也没得到过安宁,离婚后,我马上回国,为的是就能在有你的城市里,离你近一些,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要看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但现在看到你这样,让我怎能不心疼?”
    李绅和文君都没再说话,抱头痛哭了一会,两人才平静下来。文君接过李绅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文君知道了李绅的苦衷,也理解了他当初做的决定,如果是她,她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对不起,刚才对你发火。”文君带着重重的鼻音,不好意思的和李绅道歉。
    “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是不会怪你的,我不想再看你伤心的样子,能告诉我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李绅温和的看着她。
    文君想了想,把她和梁鑫和吵架,到后面梁鑫和她之间关系的变化再到现在的匿名信和照片,都一一告诉了李绅,李绅静静的在一旁听着,眉头紧锁,感受着文君的痛苦,听完后,他一言不发,给文君递了一瓶水,说:“文君,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需要我帮什么忙,我都会支持你,所以你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身边。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自己憋着,我愿意和你一起分担。”
    文君看着车窗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谢谢,先送我回我妈家吧。”
    文君站在家门前,叹了口气,她不想这个时候还去打扰家人,让他们担心,但她看了梁鑫的背叛后,现在实在不想再看到他,也不想回那个家,自己家是她现在唯一能去的地方。
    十一点多了,女儿忽然回来,潘舒文吓了一跳。
    “君君,怎么了?你眼睛怎么肿肿的?哭了?”潘舒文披着单衣,把女儿拉进门,着急的问道。
    文君做了个小声点的手势,走到客厅自己拿起茶杯倒了杯水喝。
    “你倒是说话啊,你要急死我啊?”
    文君擦了擦嘴边的水,犹豫了一下,说:“妈,我要和梁鑫离婚。”她知道不说潘舒文肯定睡不着,说了也是睡不着,索性直接说了。
    “什么?”潘舒文心里咯噔了一下,上次听女儿的口风,她已经觉得他们之间有些问题,但没想到这么严重。
    两母女的说话声惊醒了遥远,文玲也出来了,一家人站在客厅里。
    “姐,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文君想了想,说:“我要搬回来住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遥远看自己的老婆神色不对,急忙问道。
    “我要和梁鑫离婚。”文君咬咬牙说道。
    “什么?”遥远接受不了这个消息,“我不同意!梁鑫这么好的一个小伙,怎么说离就离呢?”
    “是你要离还是梁鑫要离?”潘舒文扶着沙发,坐下来,黑着脸问道。
    “我”
    “肯定是梁鑫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姐的事情?”文玲气得站了起来。
    “你给我坐下,不要乱说,让你姐好好说话。”潘舒文把文玲拉了下来。
    “文玲说得没错,他外面有人了。”文君实话实说,虽然很难过,很丢人,但是她要争取家人对她的理解,这样她才能坚持自己的决定。
    “梁鑫这个混蛋!敢欺负到我姐头上?我早就知道梁家没什么好人!我要找他算账!”文玲冲动的又要站起来,被文君一把拦住。
    “文玲,别激动,我已经决定和他离婚了,不想再和他们梁家牵扯什么事情。”
    潘舒文和遥远似乎还有点回不过神来,他们心里很难想象模范女婿会犯这样的错误。
    “君君啊,这……这件事是你亲眼看到的?还是谁告诉你的?”潘舒文还是有点不相信,怕女儿受骗,丢掉这么好的一个家。
    “我收到一张照片……”
    “不要脸!是不是那个小三发的?”文玲气得大叫道。
    “不清楚,是个陌生的号码。”
    “这么说梁鑫还不知道你知道了这件事情?”潘舒文想了想说道。
    “他明天就会知道了,我明天回去收拾东西,和他说离婚的事情。”
    “君君,你……可要想清楚了,要不要再仔细想想?毕竟他一直对你不错,况且现在离婚,对你不利,房产还没加上你的名字……”
    “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那个啊?那梁家的老妖婆,能答应的话早答应了!”文玲在一旁叫了起来。
    “你懂什么?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梁鑫是在意你姐的话,一定会给她加名的,到时如果他还不悔改,再离也不迟,如果悔改了,那就好好过日子,毕竟在这个小城里,二婚的都不好找人了,而且你嫁进去这么几年,就这样白白的出来,你不觉得自己很吃亏吗?”潘舒文苦口婆心的劝道。
    “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这件事情我想得很清楚了,我和他在很多方面都有差异,就算不出现这样的事情,也会有其他的矛盾出现的。”
    “姐,我支持你!”文玲大声表态。
    “别乱起哄!”潘舒文有些心烦的喝道,遥远摇了摇头,拿起水烟抽了起来。
    早上文君和文玲走出家门的巷口,就看到李绅站在车旁边,正朝她招手。
    “姐?他不是我们班李贝贝的爸爸李绅吗?怎么在这里?”文玲有些奇怪的问道。
    文君有些不好意思,朝李绅走去。
    “文君,遥老师?”李绅也看到了文君旁边的文玲。
    “我妹妹”文君笑着介绍道。
    “原来是文君的妹妹,怪不得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有些面熟,贝贝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姐姐老同学的孩子,我义不容辞!”文玲拍拍胸脯,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对了李总,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这里啊?不会是等我姐吧?”文玲朝文君眨眨眼问道,她不是傻子,她当然看明白了李绅对文君的心意,如果让李绅来做她的新姐夫,她非常愿意。
    “我今天路过这里,正好看到你们出来,反正顺道,我送你们一程。”李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文玲偷偷笑,和文君一起上了李绅的宝马车。
    “文君,遥老师,车后面有面包和牛奶,你们吃吧。”李绅边开车边说。
    “哇,好丰盛啊,我们吃了你吃什么?”文玲调皮的问道。
    “你们尽量吃,就是买给你们的!”
    “是买给我姐的吧,哈哈!”文玲笑道。
    “文玲,别乱说!”文君不好意思的说道,李绅从后视镜看文君情绪不错,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李绅先送文玲到学校,再送文君去公司。
    “谢谢你”文君有些不好意思,“谢什么,反正是顺路。”李绅笑了笑。“你昨晚回去,家里人没问什么吧?”
    “问了,我也告诉他们了,我今天要回去收拾东西,搬回家里住。”
    “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要和他好好谈谈离婚的事情。”
    李绅顿了顿,说:“考虑清楚了吗?”
    文君点了点头。
    “你做什么我都理解,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一定要告诉我!”
    文君点点头,没说话。
    开着会,文君手机响了,是梁鑫,她马上摁掉了,过了一会,收到梁鑫的短信:“你去哪了?为什么一整晚都没回家?昨晚你手机一直关机,现在打你手机为什么不接?,你看到短信马上给我回电话!”
    文君给他回了条短信:“今晚你早点回家,我有事要和你说”
    晚上回到家,文君打开门,梁鑫已经黑着脸在客厅里等着了,一副要听解释的样子。
    文君换好拖鞋,坐到一言不发的梁鑫对面,给自己倒了杯水。
    梁鑫看她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一掌拍在茶几上,吼道:“说!你昨晚去哪了?”
    文君看着一脸气势汹汹的梁鑫,心里觉得他真是可笑至极,真是理直气壮的贼喊捉贼。
    “我昨晚回我妈家住了,今天我回来收拾我的东西。”文君冷冷的说道。
    “什么?你还来劲了?”梁鑫一听文君要走,急了。
    文君冷笑了一声,“你看一下这个,看完了就在这份离婚协议上签个字,咱俩就好合好散吧。”文君把手机拿出来,把照片放在梁鑫前面。
    梁鑫一看到照片,整个人就像被电击一样,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才脸上的气势汹汹瞬间变成了可怜巴巴的祈求。
    看着进房里收拾东西的文君,梁鑫赶紧拦住她,一把跪在她面前,祈求道:“文君,文君,我错了,我是一时酒后糊涂才犯错的,是她,是她勾引的我,我没想过要背叛你的,文君,你别走,我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不要离开我!”
    “你放手!不要用你的脏手来碰我!”文君厌恶的一把推开他,想到那张照片上的样子,她就恶心。
    “文君,文君,你原谅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好不好?”梁鑫看文君是来真的了,心里开始慌了起来。
    “原谅你?我无法原谅背叛过我的人,我一看到你就想起你和别人在床上的样子,我现在连看都不想看到你!”文君情绪激动的喊道。
    “文君,你原谅我,我是你丈夫,我对你这么好,对你们遥家这样尽心,你能不能看在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上,给我一次机会?”梁鑫抱着文君的大腿,声色泪下。
    文君也泣不成声,这么多年的情分,梁鑫对她的点点滴滴,她都记在心里,丈夫的背叛,让她很心痛,但她眼里揉不得沙子,根本无法和背叛过自己的人继续同床共枕。
    “梁鑫,我做不到,我无法说服自己来原谅你,这个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你签了就直接寄到我们公司吧。”文君边哭边说道,红色的小本本,承载不了婚姻中太多的重量,最后还是以几张薄薄的白纸作为收场。
    “不!我不离婚!我死也不跟你遥文君离婚!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原谅背叛过你的那个小白脸,却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对你这么好,没有我,你爸还被关在局子里,我知道,我妈没给你加名,你心里有怨言,文君,你等着,我马上让我妈给你加名,你放心,一定给你加上,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是绝对不会签这个字的!”梁鑫已经一下语无伦次了,他跪在文君面前又发誓又祈求,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没有了往日的趾高气昂。
    “梁鑫,你还不明白吗?你背叛了我们的婚姻,背叛了我,这个不是加个名字就能解决的问题,我没法原谅你,我过不了自己心里的这道坎!”文君想掰开紧紧抱着她腿的梁鑫,但是没办法,他抱得太紧,她挣扎了一下,跌坐在地上。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熟人作案压在身下(1V1H)掌心宝(1V1 H)[nph]绿茶婊的上位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