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4章

第44章

    “什么样的男人能入得了我妹的法眼?她挑着呢”梁毅也加入讨论。
    “是啊,我也很好奇,是哪个男人这么悲催?被咱妹看上了?”梁鑫和梁毅哈哈大笑,文君也偷偷笑了起来。
    “去去去,别乱说话,你妹好着呢,多少人排着队追都追不上”何静白了两兄弟一眼。
    这顿饭吃得还算舒心,没有了梁雯在旁边尖酸刻薄,文君还多填了一碗饭。
    吃晚饭准备回家时,何静拿了一包小药丸给梁鑫,说是健胃消食的,让他按时吃,这样的药丸,文君看梁鑫每个星期都吃,因为是婆婆给的,文君也不想多问。
    吃完饭,梁鑫送文君回家,到了楼下,他没有下车,说公司有事,要去处理一下,文君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大晚上的,打扮得衣着得体,穿的是之前她陪着去买的休闲西服定制,精神帅气,正是春风得意的年纪。她还记得给他买这套衣服的时候,说好是陪她去参加姐妹聚会时穿的,而他现在穿上了,却不知是要去赴谁的约会。
    文君不傻,她不是没发现丈夫最近的变化,但她已经没有了想去探究的想法,她的婚姻现在正处于瓶颈,她不想知道真相,她选择相信,虽然他们之间有一些问题,但是她相信她的丈夫不会做出背叛她的事情。她就这样目送着自己打扮光鲜的丈夫开车离去,心里却忽然有些莫名的松了口气,她对自己的这种反应也吓了一跳,这是正常夫妻应该有的反应吗?文君无法解释。
    梁鑫抱着宋茜,在酒店的大床上翻雨覆云,大汗漓淋,直到筋疲力尽,绞在一起的身体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好想天天这样抱着你入睡。”宋茜贪婪的抚摸着梁鑫健硕的胸肌,手指不停的在他的胸前画圈。
    梁鑫抓住她的小手,亲了亲她的前额,“我也想天天这样抱着你”
    “那我们就一起住吧,反正你老婆也不管你,你就说出来住公司宿舍呗”宋茜出主意。
    “不行,做得太明显,会被发现的。”梁鑫摇摇头。
    “哼,我不管,我就想天天和你在一起”宋茜撅起来小嘴。
    “我们上班不是天天见面吗?”梁鑫捏了捏她的脸颊。
    “不够,我想二十四小时都在你身边,一刻也不要和你分开”宋茜开始撒娇使性子。
    “别闹了宝贝,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一直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我随传随到,我老婆一周也难见着我几次啊。”
    “既然你们都没有感情了,何必还要硬绑在一起呢?”
    “有些事情没那么简单,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成的,你不是说过愿意做我背后的女人,不逼我的吗?”梁鑫皱了皱眉头“我是觉得,与其这样我们都痛苦,不如找个大家都能解脱的方式”宋茜小声的说道。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会考虑的。”梁鑫没想过离婚,他不想在这件事上再纠缠下去,直接用嘴封住了宋茜的红唇。
    翻滚了大半夜,送走梁鑫,宋茜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既然梁鑫没有离开那个女人的心,那她就应该参与进来,助他一臂之力,她也好早日能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她宋茜可没傻到要一直当个背后的女人,拿着刚才趁梁鑫洗澡时翻他的手机查到的文君的手机号,宋茜嘴角一翘,一口喝完杯里的酒。
    宋茜约了梁雯在咖啡馆见面,两人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
    “梁雯,最近你还顺利吗?”宋茜有些春风得意的问道。
    “本来挺顺利的,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梁雯咬牙切齿的说。
    “谁还敢跟梁三小姐抢人啊?你帮了他这么大忙,他还不买你帐啊?”宋茜故作惊讶。
    “唉,别说我了,你和我哥最近打得火热吧?看你满面红光的”梁雯斜了一眼宋茜。
    宋茜喝了口茶,凑过来说:“梁雯,我知道你的程咬金是谁,你的眼中钉就是我的肉中刺,我们何不联手把她给除掉呢?”
    梁雯疑惑的说:“怎么除?”
    “你在家里多做些你哥和你家里人的思想工作啊,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梁雯撇了撇嘴,说:“万一她真的跟我哥离了,你是除去心头刺了,到时她全力攻我这边我怎么办?”她梁雯还没傻到这个地步。
    “不要担心,我们让她两边捞不着!”宋茜也知道梁雯心里的小算盘,早就想好了对策。
    “说具体点!”梁雯也来了兴趣,让遥文君成为没人要的弃妇,是她最想看到的结局。
    “你别急,先听我说完,我已经给你打听好了,我表姐和我说,你们公司准备开始重组了,到时会淘汰一批不合格的合作商,加宽优秀合作商的合作领域,和大正进行全方位接轨,这可是真正的背靠大树好乘凉啊。在一众合作商中选择最优秀的合作商,这可是只有三个名额哦,谁会不动心?再说了,这个优不优秀,合不合格还不是我姐说了算吗?”宋茜给梁雯一个暗示的眼神。
    “这……能保证星火一定占一个吗?”梁雯也有些担心。
    “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来办,你就保证让遥文君在梁家四面树敌,怎么样?”
    梁雯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文君的伤口好了些,已经不用贴着创可贴了,疤痕还在,不过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文君今天心情不错,一下班就坐上了回娘家的公车。
    “爸,妈,文玲,我回来了!”文君一进门就大声喊道。
    “回来了,君君。”潘舒文高兴的合不拢嘴,拉着自己的闺女怎么也看不够。
    “姐,你怎么越来越瘦啊?”文玲吃着零食嚷嚷道,:“你看我,肚子上又长肉了。”
    “谁的嘴巴一直没停过啊?能不长吗?”遥远插嘴说道。
    大家都笑了,一家人吃了顿开心的晚饭。吃完饭文君给老妈打下手洗碗消毒,娘俩边洗边唠嗑了。
    “君君啊,好久没见你回来吃饭了,你看着真瘦了,是不是还是老在外面吃啊?你也不小了,有空学学自己做点,以后有了孩子,总不能还带着孩子出去吃吧?”潘舒文也开始后悔以前没好好教这两姐妹做菜。
    “妈,我现在是在家做饭了,不过味道没您做得好,所以吃得也少。”
    “慢慢来吧,君君啊,梁鑫最近怎么样?我也很久没见他来了。”潘舒文对这女婿还是挺挂念的。
    “他……挺好的,最近升了经理。”
    “哦,那是喜事啊,你这孩子,怎么也不见你说啊,对了,你之前不是也准备要升职了吗?现在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动静啊?”
    “这……领导说我年纪尚浅,要再历练几年。”文君闷声闷气的说道。
    “哦……唉,算了,也涨不了几个子的工资,你也别太放心上了,还有,之前说房子加名的事情,梁鑫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啊?”比起升职,潘舒文更在意房子的事情。
    “妈,这个,以后再说吧。”文君把碗一个个擦干,然后放进消毒柜里。
    “君君,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潘舒文看女儿脸色不对,特别是说到梁鑫的时候。
    “没什么。”文君避开老妈探究的眼神。
    “你和妈说实话,你和梁鑫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为什么他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了?”
    文君想了想,停下手里的活,试探性的问道:“妈,如果,如果我不想和他过了……,”
    文君话还没说完,潘舒文就赶紧制止:“呸呸呸,不要乱说话,你们好好的,说这些干嘛,我不爱听,什么如果如果的,你们就是吃饱了撑的,让你们像我们以前那样吃不饱穿不暖的,看你们还瞎折腾!君君啊,既然结婚了,就不要再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两个人好好过日子,一辈子说长也不长,两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呢?我和你爸还不是吵吵闹闹也过了一辈子?生活就是这样,如果不是有原则上的错误,过了就过了吧,别太较真了,这是妈的经验,你还年轻,等有了孩子,你就明白了。”
    文君没有出声,默默的听着,潘舒文用肩膀碰了碰她:“听到我的话了吗?”
    “恩。”文君咬咬嘴唇,应了一声。
    “这孩子,真是让妈操心啊。”潘舒文摇了摇头。
    文君看老妈根本接受不了,就没再继续往下说,转开话题聊别的了,但潘舒文心里还是很担心,她了解自己女儿的犟脾气,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就很少改变,如果要改变的话,那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
    文君回到家里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梁鑫还没回来,肖捷给她来了电话。
    “喂,美女,你这周六有空吗?我组织了高中同学聚会,天鹅饭店,好多同学来参加,你尽量抽时间来吧,这样的聚会十年一次啊,别浪费了我的组织精力啊。”肖捷机关枪似的,一接通了电话就嚷道。
    “肖捷,我……”文君犹豫了一下。
    “别推……别推!我辛辛苦苦的组织为了什么啊,你和绪方是我如果都不去的话,我还忙活个什么劲啊?”肖捷不满的嚷嚷道。
    “那……好吧!”文君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那说定了啊,周六,天鹅饭店,下午六点,不要带家属了,老同学聚会,难得轻松一次,有个雷达在身边,累不累啊?”肖捷笑话文君。
    文君也笑了,说:“雷达现在很忙,没空理我。”
    “那就好,反正到时李绅也去,省得小尾巴看到了吃醋。”肖捷心直口快的说道。
    “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老夫老妻的,还吃什么醋啊?别乱说了。”文君有些不太自然的打着哈哈。
    “别人就不会,你们家梁鑫就不一定了,我就没见过一个这么紧跟自己老婆的男人,对了,我还忘了和你说,他前段时间还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什么时候?”文君皱着眉头问道。
    “就是你去培训的时候。”
    “可能是因为我忘记带充电器,他找不到我。”文君回想了一下,说道。
    “呵呵,你们两个真有意思,行了,不聊了,记得准时到啊。”
    挂上电话,文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梁鑫估计今晚又是去应酬了,将近十一点了,他还没有回来,文君给他留了灯,自己先休息了。
    周六下午,肖捷和另外两个组织人员早早就到了天鹅饭店门口等候,因为堵车,文君到的时候,大多数的同学都坐在包间的位置上了,大家都是多年不见,房间里的气氛异常热烈。
    久别相见的惊呼声,谈笑声不绝于耳,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大家都变了很多,打量别人的同时也在暗暗比较着自己。
    文君和读书时的变化不大,加上没有生孩子,体型也没太多变化,她刚走进包房,有几个当年追她的男同学马上认出了她,喊道:“校花遥文君来了!”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门口的文君身上,文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环视了一圈,李绅坐在靠右边那一桌的第二个,几个女同学正围着他问长问短,看她进来,李绅就一直看着她这边,朝她笑了笑,文君也点了点头。
    肖捷走进了包房,点了点人数,估计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就说:“大家静一静,看到我放在桌子中间的暗箱了吧?现在每人都伸手进去抽一张号码,然后按照号码来坐哦,大家把握机会哦,当年没告白的,如果这次有机会,请不要再错过了啊!”
    大家听完肖捷的鼓动,都兴奋起来,全部都像一群孩子般抢着抽号,男人都争着看能不能坐在文君旁边,女的眼睛都盯着李绅。
    房间里有三桌,一字排开,每桌有十个座位,来了29个人,大家都拿着号码牌,兴奋的找着自己的位置,文君的号码是靠右边桌子的第6号,她走过去坐下来,看着昔日的同学,熟悉的感觉让她心里有些期许的心动,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让不规律的心跳平静下来。
    “想什么呢?”一个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文君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没……没什么。”文君看着坐在旁边的5号位的李绅,他也在看她,文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拿起桌上的瓜子磕了起来。
    “你俩还真是有缘啊,十年后又坐到了一起,天意啊。”同桌的同学都在起哄李绅和文君。在大家的笑闹声中,文君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
    一顿饭大家都吃得很尽兴,席间不停有女同学过来问李绅要联系方式,文君的粉丝也不少,都围着她敬酒,她不胜酒力,旁边的李绅一直注意她这边的情况,看有人硬敬酒,就起来给她挡着,大家又起哄,李绅没有理会,心安理得的接受大家的调侃,文君则脸红耳赤的当没听到。
    饭局接近尾声,大家逐渐离席,文君喝了点酒,李绅坚持要送她回去,文君说不用,大家都给李绅求情,让文君给他个机会,文君拗不过大家,只好让李绅送。
    坐在李绅的车上,文君有些头晕,李绅开得很慢,怕颠着她,让她更难受。他记得她一直都喝不了酒的,要不是刚才一帮女同学围着他,让他分身乏术,他是一杯也不让她喝的。
    文君舒服的靠在李绅稍微往下调过的座椅上,听着电台里播放的歌曲,两人都没说话,静静的感受这种感觉。
    文君快要睡着的时候,一直手机短信声把她惊醒,她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她以为是垃圾短信,随手点了删除键,没想到没摁准,摁了打开键,一张一男一女赤,身,裸,体滚在一起的照片出现在她眼前,文君看了看床上一脸享受的梁鑫,胃里忽然一阵翻滚,她急忙把头伸出窗外,呕吐起来。
    “文君?你怎么了?”李绅看文君忽然把头伸出去吐,赶忙把车急停在路边,不停的给呕吐的文君拍后背,让她好受些。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熟人作案汁水丰沛 (古言 1V1H)掌心宝(1V1 H)宠儿(1v1 古言)压在身下(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