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6章

第46章

    “我没有背叛你,要说背叛也是你先背叛我的,我都能原谅你,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
    梁鑫在心里一直觉得,他虽然和别的女人上床,但心里还是爱着文君的,只要他的心还在文君身上,那就不能算背叛。而文君就算真的没有和老情人上床,但感情上的不忠贞,比肉体的背叛更严重。
    文君不敢相信的看着梁鑫,说:“梁鑫,你到现在还要这样说吗?”
    “我怎么说了?我说的是实话,你在度假村和小白脸又亲又包的,怎么,只准你放火,不许我点灯啊?”说到李绅,梁鑫又来了底气,一副破罐子破摔的痞子样。
    文君听梁鑫这样说,气得有些发颤:“这么说,你当时是在场了?我看到的人的确是你对不对?对不对!”
    “是!我是在场,我就看你是怎么给我戴绿帽子的!”梁鑫声音也硬了起来。
    文君冷笑几声,眼泪都笑出来了,说:“梁鑫啊梁鑫,你只知道要求我,你自己却做不到,你天天在心里疑神疑鬼,但从来没想过你自己做得对不对,我告诉你梁鑫,我绝对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无论你相不相信,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们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就放对方一条生路吧,不要在继续纠缠下去了。”
    “呵呵,生路?我现在就是求你给我一条生路,给我一次机会,人无完人,你就算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但你的感情已经出轨了,你不要骗我,这段时间我都看得出来,既然我们都有过错,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保证,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梁鑫满脸期待的看着文君。
    文君擦着眼泪,摇了摇头。
    梁鑫的表情凝固了,变得越来越冷,他知道文君的脾气,这回她是彻底铁了心了,但他真的不想失去文君,想到没有文君的日子,他就浑身发颤,眼泪也下来了。
    “你说,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梁鑫有些绝望的问道,眼里满是祈求。
    “你不需要我的原谅,梁鑫,我们都冷静些,没有谁离不开谁,往前看吧,我等你的签字。”文君擦了擦眼睛的泪水,掰开梁鑫的手,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她住了三年的房子和坐在地上颓废的梁鑫,泪又下来了,她赶紧提着收拾好的两袋衣服,开门出去,房门轻轻的关上了,留下了一屋子的回忆。
    文君提着两个袋子坐上了回娘家的车,潘舒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唉声叹气,遥远皱着眉头在抽水烟。
    梁鑫听到关门的声音,才从呆滞中惊醒过来,一看文君已经走了,赶忙爬起来追了出去,才冲到楼下,就看到文君已经上了小区门口的一辆的士。
    “文君,等等我,不要走……”梁鑫在后面边喊边跑着追,他还没跑出小区,的士就没影了。
    梁鑫转身跑到自己的车旁,想开车追上去,一摸口袋才发现自己跑出来的时候根本没带车钥匙,门钥匙也没拿,拿着身上唯一的手机,他赶紧给文君打过去。一次,两次,三次,每次文君都摁掉了他的电话,梁鑫有些绝望,混乱中想到了丈母娘,于是赶紧给潘舒文打电话求救。
    “喂,妈,妈!我是梁鑫。”一接通梁鑫就着急的喊道。
    “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我倒是想听听你还有什么事要说!”潘舒文恼怒的喊道,本不想接他电话,但又怕是出了什么事,想来想去,才接了起来。
    梁鑫一听丈母娘的口气,心里咯噔一下,估计他们已经知道那张照片的事情。他只能先把姿态放到最低,好声好气的求道:“妈,您听我解释,我和文君最近闹了点矛盾,估计大家都有些误会,现在她在气头上,要跟我离婚,妈,我很爱文君,真的很爱她,我不能失去她,您能不能帮帮我?我求求您了,我以后一定会加倍,不,加千万倍的好好对文君的,如果我再犯混,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梁鑫对着丈母娘信誓旦旦的发着毒誓。
    “梁鑫,你犯得错误,这不是一个小事情,这是原则上的错误,你娶我们文君的时候你是怎么和我们保证的?你说你一定给她幸福,一辈子对她好,现在呢?让她伤心到要和你离婚,我们文君这次是铁了心了,估计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潘舒文又气又恼的朝电话里吼道。
    “妈,妈!您听我说,我这是无心的,我不是有意要伤害文君的,当时我和文君吵架后,出去喝了点酒,然后就出事了,是那个女人勾引我的,我不想的!”
    潘舒文冷哼了一声:“这样的事情如果自己心里没有想法,人家还能逼你不成?梁鑫,做人要摸摸良心!”
    梁鑫犹豫了一会,又求道:“妈,我知道我错了,人无完人,我以前怎么对文君您们也看在眼里,如果她这次能原谅我,以后我什么要求都能答应她,什么都听她的,加倍对她好,我真的不想失去她,妈,您帮帮我。”
    潘舒文其实心里是看好梁鑫的,她打心眼里不愿意他俩离婚,一是二婚的女人不好嫁,不仅如此,女儿白嫁了他们家几年,什么都没捞着,气倒受了不少,她真的不甘心。
    想了想,她才慢慢开口:“梁鑫,我们其实也知道你这个孩子本质是不错的,所以当初才把君君嫁给你,但是现在你犯的错太离谱,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帮你,你说你现在还能拿什么挽留君君呢?”
    看潘舒文有了开口帮他的意思,梁鑫赶忙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他知道潘舒文的暗示,立即拍胸脯表态:“妈,您放心,以后家里所有事情都是文君说了算,还有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我会尽快把文君的名字加上去的。”
    潘舒文可不傻,画大饼的伎俩她看多了,一听说是尽快,她口气又淡了,说:“梁鑫啊,那你可得抓紧了,不然看不到你的积极悔改的表态,我根本没法帮你说话啊,而且文君现在这么气,估计是要急着离了,如果你动作不快,我怕她要申请打离婚官司啊。”
    梁鑫一听急了,咬咬牙,说:“妈,您放心,这个星期内,我一定把文君的名字给加上去,麻烦您们这两天先稳稳她的情绪,让她不要冲动,我弄好了给你消息,您就放心等着吧,到时我一定拿着有文君名字的房产证来接她回家!”
    潘舒文心里这才有些底,但口气上还是装得没什么把握的样子,说:“那就看你的了,我们也是在旁敲侧击而已,时间就是机会,梁鑫你要抓紧时间啊!”
    “妈您放心,我现在就去办!”梁鑫信誓旦旦的承诺道。
    挂上电话,潘舒文舒了口气,美滋滋的等着女儿回来。
    梁鑫马上打了辆的士,回梁家找老妈商量加名的事情。他在门口就着急的喊道:“妈,爸!快开门啊”
    何静在在准备晚饭,她从厨房的窗里看出来,看到一脸憔悴,满是胡茬的儿子,赶紧去给他开门。
    “妈,爸在吗?”梁鑫一进来就问道。
    “儿子,你怎么了?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你爸在客厅看电视,你这么急找他干嘛?”
    “妈,你也来,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看儿子一脸凝重,何静关了煤气,也跟着走到客厅坐下。
    “爸,妈,能不能把我现在住的这套房子,给文君加上名字?”梁鑫一脸期望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何静皱了皱眉头,说:“你说的急事就是这件事情吗?是不是她让你来说的?”
    “哎呀,你就让孩子说完吧,儿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梁正森看儿子一脸无奈和着急,不禁问道。
    “我……我犯了个错误,现在……文君说要和我离婚,我。我不能失去她,妈,爸,我求求你们,能不能把文君的名字给加上去?”梁鑫着急的问道。
    何静一听就火了,说:“是她拿你的错误来要挟你加名的吗?”
    “听孩子说完!你到底犯了什么错误?文君要跟你离婚?”梁正森也皱起了眉头。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哎呀,能不能先给文君加名再说这些事情?现在时间紧急,我怕再晚就来不及了!”
    “不行!”何静和梁正森一口同声。“我就要看看你犯了什么了不起的错误,要让他们这样要挟你!”何静气呼呼的说。
    “你倒是说啊!你想急死我们啊?”
    “我……前段时间,心情有些郁闷,在和女同事去出差的时候,喝了点酒,然后,然后就不小心……不小心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梁鑫低下头,不敢看父亲,小声的说道。
    “什么?你!”梁正森一听就气得指着儿子,说不出话来。
    “老梁,坐下,坐下,别激动,喝口水。”何静看老伴气得脸都红了,赶紧拿水给他喝。
    “你,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这样对得起文君吗?还口口声声说每个男人都会犯,你还有理了?你啊你,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儿子,怪不得人家文君要和你离婚!”梁正森拿着水杯,指着梁鑫骂道。
    梁鑫低着头没说话,可怜巴巴的看着何静,何静白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哎呀,行了行了,儿子不是说了吗,他喝酒了,又不是成心的,人无完人,孰能无过呢?”何静就看不得自己的儿子被数落。
    “你就惯吧!你看看他都给你惯成什么样了?”梁正森把茶杯拍到茶几上,生气的说道。
    “我就这么几个孩子,不惯他们还惯谁?再说了,儿子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都是喝酒惹得祸,我自己的孩子还不清楚吗?倒是那个死女人,抓了个小把柄就不放,死皮赖脸的要要挟上了,死活是要蹭个名字啊,你这个败家的儿子,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让她给知道了呢?”何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梁鑫心虚的小声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啊?你给惯得儿子的家都保不住了!”梁正森黑着脸说道。
    何静撇了撇嘴,说:“切,我就不信她真的想离!,她不就是想趁这次机会,让我们给她加名吗?如果她真想离,还提这茬干嘛?她可真有心计啊,想趁火打劫,哼,破落户里出来的就是心术不正!”
    “你不要再怪别人了,你自己儿子不争气,落了把柄在人手里,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老伴看了一眼窝在沙发里无精打采的儿子,叹了口气。
    “爸,妈,都是我不好,让您俩为难了,我这次是无论如何也要留住文君的,我不能没有她啊,我求求你们,你们先把她的名字加上,行吗?”梁鑫带着哭腔哀求道。
    何静心烦意乱的看着一脸憔悴的儿子,说:“你说你能不能争点气?她到底有什么好?要我是你,我早趁这个机会,一脚把她踹了!能嫁到我们家,是她修了多少年的福气,现在还牛气了?离婚?呸!”
    “行了,你也别说些有的没的了,梁鑫啊,你的所作所为让我们很失望,但是为了不让你的婚姻破裂,我同意让文君把名字加上,你以后要是再敢犯这样的错误,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梁正森最后一锤定音的说道。
    “谢谢老爸老妈,那我先拿房产证,明天就去办!”梁鑫一看老爸同意,一颗心总算落地了。
    “急什么?现在太晚了,我不记得房产证放在哪了,你过两天再过来拿!”何静气呼呼的说,她就不想这么快就顺了文君的意。
    “妈!”梁鑫使出撒娇的本事,他知道老妈打心眼里不愿意。
    “不要再说了,你过两天再来拿!”何静白了儿子一眼,说道。
    梁鑫只要悻悻的闭了嘴,虽然现在没拿到,但爸妈至少是答应他了,过两天就可以把文君接回来了,他心里暗暗打算着。
    出来老妈家,宋茜就来电话了,梁鑫气不打一处来,接起来就质问道:“宋茜,那张照片是不是你发给我老婆的?”
    “是啊,怎么了?”宋茜说得理所当然。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弄,我现在焦头烂额啊!”梁鑫气得都不知要说什么了。
    “因为我爱你,我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你,你知不知道,每当你半夜要回去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难受?我多希望你能留下来陪我过夜?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宋茜也激动起来。
    “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说只想做我背后的女人吗?现在又为什么要让我老婆和家人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逼我?”梁鑫一肚子的火气,他大声的朝电话那头喊道。
    “梁鑫,你吼我?你和我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幅嘴脸!我告诉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和我上了床,你就是我的男人!你就要给我负责到底,就算你不想和她离婚,我也有办法让她跟你离婚!”
    “你!”梁鑫这回事真的气结了,他不想再和宋茜啰嗦,直接挂断了电话。
    梁鑫刚走,梁雯就回来了,听了老妈骂骂咧咧的讲述,梁雯坚决反对给文君加名。
    “爸,妈,我们不能给她加名!这不明摆着讹人吗?”梁雯气愤的嚷嚷道。
    “你懂什么,你哥现在有把柄在她手上呢,你哥是死心眼,就认准了这个女人!你说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儿子呢?”何静锤了锤胸口,无可奈何的说道。
    “妈,什么把柄,我哥做错了事,她遥文君就没错吗?我和您说,她做的不比我哥好到哪里去!”梁雯想到李绅给她做人工呼吸的事情,她就来气。
    “你说什么?把话说清楚点!”何静坐不住了,梁正森也看着她。
    梁雯清了清嗓子,说:“我告诉你们吧,她遥文君也不是什么好鸟!我去培训的时候,就看到她和其他的男人在公共场所卿卿我我的,我都没好意思说!”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熟人作案汁水丰沛 (古言 1V1H)掌心宝(1V1 H)宠儿(1v1 古言)压在身下(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