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3章

第43章

    “我……我现在的工作和以前不同了,我很忙,可能有时就会忽略了你,但是你要体谅我啊,我也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你不能因为我忙,就去找你的老情人吧……”梁鑫小声辩解道。
    “梁鑫,你最近变得让我有点不认识了,已经不是我以前认识的梁鑫了,我不明白我们之间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回到以前,或许,也回不去了吧。”文君喃喃自语道,眼里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
    “文君,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以前的我现在的我,我就是我,我一直没变,还是那么爱你,你不要胡思乱想吓我了。”梁鑫听着文君的话,不知怎的,就是觉得有些慌。
    梁鑫的手机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他掏出手机一看,是宋茜打来的,他想也没想就摁掉了,过了一秒钟,电话又倔强的响了起来,文君冷眼看着他,梁鑫只好把手机关机了,文君转过头去,也没追问。
    梁鑫有些心虚的解释道:“是打错了,最近老是有打错的电话,老婆,你原谅我好吗?如果你不原谅我,我就一直跪在你面前,如果这你还不解恨的话,你就打我,使劲抽我,不,还是我自己来吧,免得弄疼你的手。”梁鑫说完就猛抽自己耳光,声音在房子里又脆又响。
    “你疯了?”文君忍无可忍,低吼道。
    梁鑫住了手,擦了擦嘴边溢出的一点血丝,说:“只要你能消气,能原谅我,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我已经不生气了,我想休息,你回去吧。”文君不看他,声音冰冷,她已经厌倦了梁鑫每次先伤害她再自己自残求她原谅这一套了,梁鑫越是这样,文君对越是反感。
    “好,只要你不生气,你原谅我,你说怎样就怎样。”梁鑫如释重负的扶着床站起来,拍了拍已经麻木的膝盖。
    “对了老婆,能不能再求你一件事?”梁鑫小心的央求道,看文君没出声,就自己说道:“如果……如果明天医生检查的时候问起你头上的伤,你能不能……能不能说是不小心撞到的?”
    文君冷笑了一声,心里五味陈杂。
    第二天,医生边仔细检查文君额头上的伤口边问道:“你这伤口怎么弄的?”
    梁鑫在旁边赶紧答道:“她进门换鞋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撞到鞋柜的尖角上。”
    “自己撞的?这伤口挺深的,不像是自己撞的力度啊。”医生又仔细看了看,轻轻摇了摇头。
    “呵呵,我们家的鞋柜比较尖,回去要换一个了。”梁鑫打着哈哈。
    医生看了看文君,她一言不发,脸色难看,再看梁鑫,一脸的心虚,医生也就心领神会的不再追问了。仔细检查过后,确定没有伤到里面,只是皮外伤,医生给她换了药,嘱咐她不要沾水,并告诉她,以后额头上可能会留下一个小疤,文君就像没听到一样,呆呆的没出声,只是定定的望着窗外的天空。
    文君在医院住了两天,医生检查说没问什么问题了,梁鑫就带着她出院了。文君额头上的伤还贴着白纱布,为了不引人注目,梁鑫从家里给她带了一顶宽沿的太阳帽,让她带着回家。
    家里梁鑫已经提前回来收拾过了,文君包包里的东西梁鑫也捡起来放了回去,只有手机,他检查了里面的通信记录和短信后,忘记放进去了,摆在客厅的茶几上。
    文君回到家,在自己的包包里找手机,没找到,又到客厅的地上找,最后发现在茶几上。她看了梁鑫一眼,梁鑫有些心虚的转过头去喝水,文君没说话,拿起自己的手机就进房里去了。
    文君给余姐打了个电话:“喂,余姐吗?我是文君,我今天有点事,去不了公司了,麻烦你帮我请一天的假,没什么,一点家事,明天就可以上班了,麻烦你了,谢谢。”
    文君周六和周日在医院里住了两天,今天周一,她刚出院,不想马上去公司,省得大家看她头上的伤,又有了新的谈资。
    梁鑫给文君熬了点稀饭,家里没有菜,他和文君说到楼下超市买点速食的菜品,就匆匆下楼了。
    梁鑫刚走,他的手机就响了,他走得匆忙,忘了拿。
    文君拿起来一看,是一个名叫宋茜的,她没有接,等铃声自己停,但刚停下又接着响,响了又停,一直折腾了三四分钟,才消停了下来,这股执着的劲头让文君忽然想到了前天半夜里梁鑫摁掉的电话。当时梁鑫说是打错了,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肯定不是打错这么简单,她拿着梁鑫的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
    文君第二天把白纱布撕了下来,贴了张创可贴,还好伤口比较靠上,她用厚厚的刘海遮住,只要不拨开,还是可以掩饰过去的。
    下班后,文君自己坐着公车回家,下了车,她才发现她坐的是回自己娘家的公车。她最近一直想回家,脑中的想法让她潜意识的就坐上了回家的车,她想回去看看爸妈和妹妹,但她额头上的伤口还在,刘海的掩盖只能瞒过外人,自己的父母是无论如何也瞒不了的,她就在离家不远的马路上溜达,最后拿出手机,给老妈打了一个电话。
    “喂?君君啊?吃饭了吗?”潘舒文一看是女儿的电话,马上接起来亲热的问道。
    刚听到老妈的声音,文君的眼泪就下来了。
    “君君?怎么不说话啊?听到了吗?”
    文君尽量忍着情绪,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说道:“妈,好久没回去看你们了,你们最近怎么样?”
    “君君啊,你怎么了?语气不对啊,你哭了吗?发生什么事了?”潘舒文急了,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她可不许别人欺负她。
    “不是,我最近感冒了。”文君说道,还好她没回去,不然他们肯定要发现她额头的伤疤了。
    两人聊了一会,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文君把电话放进包里,准备坐公车回家。
    “文君!”
    “李绅?”文君转过身,也看到了不远处的李绅,他正朝她这边走来。
    “你今晚回家吃饭吗?”李绅很高兴在这里碰到文君,他刚从咖啡厅出来,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了。
    “恩……”文君含糊的答道。
    “你是准备回去吃饭还是吃完了要回家啊?”
    “我……吃完了,准备回家。”
    “哦……那,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现在还早,我自己坐公车就行了。”文君赶紧拒绝,她不想再因为这样的事情和梁鑫吵架。
    “有点起风了,估计要下雨,你坐公车也不方便。”李绅看她没拿雨具,又说道。
    “我早点回去,估计雨没那么快下来。”文君拒绝道。一阵雨前风吹来,吹起了她额前的刘海,露出的两个排列着贴的创可贴,文君马上拿手把吹起的头发摁了下来,李绅还是看到了。
    “文君,你额头上是怎么了?”李绅定定的看着她的额头,刚才他分明是看到了那里贴着创口贴,李绅皱了皱眉头,他想拨开她的刘海看个清楚。
    文君往后退了一步,故作轻松的说:“没什么,这个是我前两天不小心磕到了鞋柜上,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李绅神色浓重,说:“文君,真的的是你自己磕的吗?你和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文君躲闪的眼神,李绅不相信这是她自己弄出来的伤口。
    “我……换鞋的时候被磕到了……”文君有些不自然的解释道。
    “那天晚上阳台上的影子是你的丈夫吗?”李绅像是想起了什么。
    文君想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是不是他干得?”李绅定定的看着文君的眼睛,手上的拳头已经握了起来。
    “不是!我还有事,先走了。”文君想马上逃离这个让她难堪的处境,压了很久的泪水,在一转身的时候滑落下来。
    “文君!你过得不幸福,你为什么要骗我?”李绅站在原地,喃喃自语的说道。看着文君瘦小孤单的背影,他觉得心里被揪得很痛。
    梁雯最近春风得意,自从帮李绅签了合同后,她就经常找各种理由去星火公司找他,弄得公司里人人都以为她就是老板的新女友,她也乐得以星火公司老板娘自居,跑得更勤了。梁雯的人际关系处理得不错,知道怎么用小恩小惠去笼络人心,她刚去了几次,就和星火的前台混熟了。
    “梁小姐,又来找我们李总啊?”梁雯刚进公司大堂,前台妹妹就殷勤的和她打招呼。
    “是啊,他在吗?”梁雯心情大好的问道。
    “李总上午出去办事去了,他没告诉您吗?”
    “是吗?他去哪了?”梁雯走过来探听消息。
    “这个是生意上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前台犹豫了一下。
    “不过什么?”
    “李总每天中午都会去西大街角拐弯最后一间名叫:午后时光的咖啡厅吃饭和午休,你去那边应该可以找到他。”前台小声的告诉梁雯。
    梁雯两眼放光,如获至宝,高兴的说:“谢谢,我这有条同事从巴黎出差带回来的丝巾,正合适你这样年轻漂亮的姑娘戴,你留着用吧。”梁雯从包里掏出一条包装精美的丝巾,递给前台。
    “谢谢梁小姐。”前台开心得拿着丝巾不停摩挲着感受质地。
    “不客气,以后有什么李总的消息,你就告诉我,我会替你记着的。”梁雯拍拍前台的肩膀,笑着暗示道。
    寒暄了几句后,梁雯就急着去找李绅了,知道了他的秘密基地,梁雯大为开心。
    梁雯找了半天,才找到这家门面看起来不起眼的咖啡店,窄小的门头和前面的店铺相比寒碜不少,她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
    进去后才发现别有洞天,里面装修古朴典雅,曲径通幽,来这里的都是熟客,各自有自己的私人包间,没有熟人介绍或带来,是进不去的。
    梁雯不知道这个规矩,来到前台,趾高气扬的对服务生说:“前台,李绅李总在哪个桌?”
    服务员看了看她。说:“小姐你好,我们是分间的,不按桌算的,你是李总邀请的客人吗?”
    梁雯楞了一下,说:“是啊,他是哪一间的?”
    服务员查了一下,有些为难的说道:“请问小姐贵姓?”
    “问我名字干嘛?”
    服务生查了一下电脑里的备注,说“李总这边的包间是注明了有一个人可以自由进出他的雅间,我想先确认一下您的身份,如果不是上面的名字,那您只能在大厅等李总来了再一起进去了。”服务生有些抱歉的说道。
    “我姓梁。”
    “抱歉梁小姐,上面的名字不是您的,您还是在大厅等一下吧。”服务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你能告诉我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吗?”梁雯不服气的问道。
    “抱歉,这是客户的隐私,我不能告诉您。”
    梁雯跺了跺脚,刚想离开,刚才帮她查询的服务生被另一个服务生叫走了,梁雯看四下没人,就偷偷绕到电脑屏幕前,刚才打开的页面没有关闭,她一眼就看到李绅的名字,在vip名字一栏赫然注明:遥文君,这三个字!梁雯如遭当头一棒,顿时就气炸了,咬牙切齿的骂道:贱女人!
    这段时间,文君一下班就直接回家,公司聚会和姐妹邀请都不参加了,额头上的伤还没好,她不想看到别人讶异的眼神。
    这些日子梁鑫经常晚归,文君也不问,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家吃饭一个人看电视的日子。梁鑫在的时候家里也很安静,文君很少和他说话。文君越是对梁鑫冷淡,梁鑫就越想做出一点事情来刺激她,让她关注他,重视他,他去应酬去得越来越频,时间也越来越晚,他希望这样能引起文君的注意,但结果却让他很失望,文君什么也没有多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每天晚上她都会给他留一盏客厅的小灯,让他回来不至于一片漆黑。
    文君在家里对他的冷淡和宋茜在公司对他的热情形成强烈的反差,让梁鑫心里渐渐出现了倾斜,回家越来越晚,加班越来越多。梁鑫心里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和文君之间,是真的出现了一些问题。
    他不再愿意听她的唠叨,总想让她按照自己希望的样子去做事情,看到她的反驳和否认,他总是很生气。吵架就在所难免,他觉得文君不再像恋爱时那样重视他,他想做出一些出格过分的举动来引起她的关注,但总是适得其反,换来的是她越来越冷淡的回应,甚至没有回应,这让他在心里有了借口,不停的去宋茜那里寻求温暖。
    当他在外面和宋茜私会后回到家,看到文君为他留着的灯,他心里就会难过,他对文君还是有感情的,但一想到李绅,他又觉得自己这么做事解恨了,心中对文君的愧疚就一闪而过了。梁鑫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下,一边面对着文君,一边应付着宋茜。
    今天周末,正好是梁正森的生日,文君和梁鑫都被叫回梁家吃饭,大哥和小丽丽也回来了,但梁雯却不在。
    “妈,梁雯最近好像很忙啊,回来两次都没见她在家吃饭,她什么时候工作变得这么积极了?转性子了?”梁鑫边夹了口菜,放进嘴里,边吃边说。
    “她啊,最近在谈对象,搞得神神秘秘的,问都不让问”何静笑呵呵的说道,想到自己的女儿总算钓到金龟婿了,她的心中的石头也落地了。
    “别瞎猜,她自己都没说,你倒是清楚得很。”梁正森吹开杯上的热气,喝了一口开水。
    “我自己的女儿我还不了解?”何静白了老伴一眼,要不是女儿嘱咐她先不要和大家宣布,她早就广而告之了。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熟人作案洁癖的禁欲医生(1V1)汁水丰沛 (古言 1V1H)宠儿(1v1 古言)掌心宝(1V1 H)压在身下(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