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2章

第42章

    “你老是这么迷糊,这些事情你以后不要憋在心里,你可以和我说,虽然我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可以做一个倾听者,你说出来会轻松很多。”
    “恩,谢谢,我现在觉得好多了。”
    “好好休息,不要把这些事情太放心上,不然就中了写信人的计了。”
    “恩”和李绅说了以后,文君心里觉得轻松了一些,但是她没把自己和梁鑫现在的问题告诉李绅。
    “我让他们准备了一些吃的,一会我们吃完后,我送你回去吧。”李绅让服务员把准备的宵夜送进来,是文君喜欢吃的鸡丝馄饨。
    “好香啊,是荣记馄饨店的吗?”文君一闻到这股熟悉的香味,肚子就开始咕噜乱叫了。
    “是啊,知道你最爱吃那家的。”李绅笑着给她递了一双筷子。
    “好吃!好久没吃到了,这家的馄饨不是很早就卖完了吗?你怎么买得到的?”文君边吃边问道,她记得以前住这里的时候,想吃上一碗,还要等老半天,去晚了还买不到。
    我跟那个老板也认识,我让他给我留了点,我拿回这里,等你醒了再下锅的。“李绅有些得意的说道。
    “你认识那个老板?呵呵,怪不得你以前经常能给我买到。”文君想起以前李绅经常给她买馄饨吃,特别是寒冷的冬天,李绅都会在上学的路上塞给她一个暖暖的饭盒,里面就是她喜欢的鸡丝馄饨,早上能吃到一碗,又鲜又暖的感觉实在是太幸福了。
    李绅笑了笑,给她添了点鸡汤,他没告诉她,他之所以认识那个老板,就是因为经常一大早去排队给她买馄饨,李绅嘴甜,每次都和卖馄饨的夫妻打招呼,聊天,时间久了,他们也就认识了,看到李绅来,经常会多给些给他。
    吃完东西,文君精神多了,整个人也因为这碗馄饨而红润起来。李绅看表,已经接近半夜,他起身开车送文君回家。
    一路上文君也没那么消沉了,两人又像以前那样聊天,听李绅说些国外的见闻。看文君又恢复了往日乐观的神情,李绅才稍稍放了心。
    快一点的时候,李绅把文君送到了楼底下,两人互相道别时,文君抬头看了一眼楼上自家的阳台,发现灯光还亮着,刚才好像还有个人影缩了回去,李绅也看到了,但他不知那个亮灯的阳台是文君家的,所以也没在意,看文君走进安全门后,李绅才开车离开,文君回到家,用钥匙开门,开了几次,都没能打开,她看了看手上的钥匙,没有拿错,又看了看门上的锁,也没有问题,她把钥匙插进锁里,拧不动,文君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是梁鑫在里面反锁了?
    文君拿出手机,打给梁鑫,关机了,这么晚了,她不想敲门,怕打扰到隔壁邻居,但现在手机打不通,她只能敲了。
    “梁鑫,你是不是在里面啊?开开门!”
    “梁鑫?开开门!”文君又提高了音量。
    “开门啊,梁鑫!”拍门的力度也加大了。
    等了十来分钟,文君的腿上已经被蚊子咬了几个大包,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文君有些急了,她下楼去看梁鑫的车,发现车子就停在小区下面,这就说明梁鑫肯定在里面,难道他又喝酒了吗?不然不可能听不到她的拍门声啊。
    文君又折回到楼上,继续用力的拍门,几分钟后,隔壁的王姐家两口子都披着衣服出来了。
    “是文君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大半夜的,发生什么事情了?”王姐睡眼惺忪的问道。
    “不好意思,今晚我回来晚了,梁鑫在里面估计睡着了,我敲门他没听到,把你们吵醒了,真是不好意思。”文君不停的道歉。
    “梁鑫真的在里面吗?我们都醒了,他不可能没听到的啊?”王姐的老公有些怀疑。
    “是啊,文君,你没带钥匙吗?”
    “我……带了,但是打不开,门反锁了,梁鑫应该在里面。”文君讪讪的说道。
    王姐一看文君的样子,估计是小两口闹别扭了,那梁鑫肯定是故意把文君锁在外面的,如果任由他们这样闹,估计他们这一宿都不用睡了,王姐看看一筹莫展的文君,说道:“这样吧,那我们帮你一块敲吧,不然你进不去,我们也没法睡觉啊!”
    “真是不好意思了,王姐王哥。”文君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三个人在大声的砸门,声音震得楼道都有回音了,敲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越来越多的邻居开门出来看情况。
    “文君啊,你说梁鑫在里面没事吧?我们这动静,就算晕过去的人估计都能吓醒了,他都没听见,要不我们去找保安上来强行开门吧,别出什么事了。”王姐有些担心的说道。
    “那……”文君有些犹豫,她知道梁鑫是故意的。
    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准备去找保安的时候,门忽然开了,梁鑫探出头来。
    “哎呀,梁鑫啊,你老婆都在外面站半宿了,我们敲了大半夜的门,你一点没听到吗?我们还以为你在里面出什么事了呢!”王姐有些生气的责问道。
    “王姐,不好意思,我今晚喝多了些,睡得死死的,没听到敲门声,这么晚了还吵到大家,真是对不起了,对不起。”梁鑫满脸赔笑的对各位邻居赔不是,大家看事情总算解决了,也就各自回家了,文君也跟着梁鑫进了家门。
    刚关上门,梁鑫扭头就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文君的脸上,文君整个人没反应过来,一下撞到门上,脸上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嘴角也溢出了血丝。
    “贱人!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还记得你之前和我保证过什么吗?”梁鑫朝着文君狂吼道,怒目圆睁,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梁鑫使的力道很大,文君的头撞在门上,脸上又火辣辣的,脑袋晕头转向的,她没想到梁鑫会动手打她,震惊过度,她一下子懵了,听到梁鑫吼她,她才反应过来。
    “梁鑫,你这个疯子!你简直让我忍无可忍!”文君右手捂着红肿的右脸,右手把手上提的包包砸向梁鑫,梁鑫侧了一下身子,躲过了,手提包砸在电视上,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文君蹲在地上委屈的哭了起来。
    “疯子?我是疯了,我看着自己的老婆跟着老情人约会到半夜才回来,我能不疯吗?遥文君,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还记得吗?你说啊!”梁鑫两眼通红,大声吼道。
    文君扶着墙站了起来,她现在一刻也不想看到梁鑫,外面已经是半夜,要回家已经没有车了,梁鑫现在正在气头上,她不想再继续惹怒他,这样夜深人静的小区里,估计大家都听到了他的叫骂,继续吵下去,大家都不用睡了,文君一句话也不说,想越过梁鑫,直接走进卧室关门。
    “你站住!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你就给我在这里面壁思过到天亮!”梁鑫红着眼,拦住文君的去路。
    “你要我说什么?你想知道什么?”文君忍无可忍,冷冷的说道。
    “说你和你那老情人不要脸的事情,你说啊,我想知道你到底可以不要脸到什么地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累了,我要去睡觉!”文君伸手去推开他,梁鑫一动不动。
    “睡觉?你在外面还没睡够吗?你现在哪都不许去,你今晚就在这里站一夜,没有我的准许,不准踏出这个圈子半步,不然我有你好看!”梁鑫拿着文君包包里掉出来的口红,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边划边警告道。
    “梁鑫,你就是个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文君怒不可遏的骂道。
    梁鑫看文君丝毫没有的认错态度,彻底的怒了,上去就抓住她:“我是疯子?好,我今天就要疯给你看!”梁鑫冲过来揪着文君的头发,使劲的往门上撞,文君的额头上马上有了血印子,撞完后,又一把把尖叫的文君推搡了一把,文君没站稳,正好面朝旁边的鞋柜撞去,“砰”的一声,文君倒在门旁边,额头一下磕到鞋柜的尖角上,血流如注,她一下子晕了过去。
    看文君趴在了地上,没有了声音,梁鑫冷笑了一声:“遥文君,你别给我装死,你给我起来!”
    他踢了踢倒在地上的文君,见她还是没反应,地上的血越来越多,梁鑫看情形不对,揉了揉眼,也开始慌了。
    “遥文君,你起来,听见没有?你给我起来!”梁鑫把她扳了过来,拍她的脸,还是没反应。
    “文君,文君,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文君,我只是想警告你一下,并不是真的想伤害你的,你别这样,你醒醒啊!”梁鑫这回是真的慌了,一直拍文君的脸,掐她的人中,但都无济于事,文君一点反应都没有。
    梁鑫看着文君头上的血都止不住了,才猛然想起要叫救护车,他慌忙找到电话,拨通了120电话。
    “喂,急救中心吗?我这里是城郊小区,我老婆现在晕过去了,头上流了很多血,你们快点过来,情况紧急!什么?怎么出的血?她……她不小心撞到鞋柜上去了,对了,你们别问这么多了,赶紧过来吧!”
    梁鑫匆匆的挂了电话,看着地上的文君,喃喃自语:“文君,老婆,你醒醒啊,你不要怪我,这都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你又老是不听我的话,惹我生气,才会发生今晚的事情,你要怪就怪那个勾引你的李绅吧!”梁鑫咬牙切齿的说。
    文君在医院里止血打了点滴之后,慢慢苏醒过来,躺在床上,左右慢慢摆了一下脑袋,额头上已经被包了一层厚厚的纱布,转头的时候有些刺痛,看到趴在床边打瞌睡的梁鑫,她厌恶的把脸转过另一边去。
    文君环视了一眼这个房间,这是两人间的病房,另外一张床上是空的,还没有人住,墙上有个挂钟,显示着时间是凌晨四点钟,屋里充斥着浓重的消毒水味道,文君有些反胃,想喝点水压压,但又不想再和梁鑫说话,她摁了呼叫铃,让护士来给她拿水。
    过了一会,护士才睡眼惺忪的过来,一脸不高兴。
    “什么事啊?8床!”
    “我想喝点水,能不能把我倒一杯?”文君弱弱的问道。
    “我是护士,不是佣人,这样的事让家属做,你床边不是有人吗?为什么不叫他去倒?”
    这时梁鑫也醒了,看护士进来,还以为是要换什么药。
    “护士,她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你在她旁边,怎么就光顾着睡了?病人想喝水都不知道,你怎么照顾的啊?”护士责问道。
    “她……想喝水?我不知道,她没和我说啊……”梁鑫小声的说道,眼睛看了看转过身去的文君。
    “好了,赶紧给她喝水吧,她现在暂时没什么大碍,但要留院观察两天,因为是头部受到碰撞,要拍电磁波和照x光,看看内部有没有损伤。”
    梁鑫不想让文君住院,他怕医生检查后发现不是自己摔的,他也怕岳父岳母知道了会找他兴师问罪,特别是小姨子,她知道后肯定会过来和他闹的。梁鑫犹豫了一下,问道:“还要住两天啊?不能回家养着吗?拍片也就一个上午的事情,我们明天上午拍完了出院,拍片结果我们可以过两天来拿可以吗。”
    “家里哪有医院照顾得好啊?再说了,她的伤口在头上啊,医生还要仔细检查的,今晚也就简单包扎了一下而已,随时会出现新的情况。”
    “能有什么情况啊?就磕了一下而已……”梁鑫小声说道。
    “我不出院,我要住这里!”文君忽然发话,护士和梁鑫都吓了一跳。
    “文君,我回家照顾你好吗?我请假天天在家照顾你,肯定比在医院强。”梁鑫小心哄着。
    “护士小姐,我不出院,请你明天通知我家人来照顾我”文君没理梁鑫,自接和护士说道。
    “护士小姐,别听她的,她是我老婆,我们闹矛盾呢,我就是她的家人,不用通知其他人了,我在这里就行。”梁鑫赶紧和护士赔笑解释。
    护士没出声,看着文君。
    梁鑫见状只能好声好气的求文君:“老婆,别生气了行吗,好好好,不出院就不出院,我在这里伺候你,行了吧?咱别告诉其它人了,也不是什么大事,省的他们担心,好吧?”
    文君到了自己的家人,她想她的父母和妹妹,她真想他们在她身边,但她实在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样子,更不想看到他们伤心。文君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留下来。
    梁鑫看文君没有出声,就赶紧对护士说道:“我老婆同意了,你去休息吧,我们过两天再出院,不用通知其他人了,麻烦你了,谢谢。”
    护士疑惑的看了看两人,转身出去了。
    梁鑫看外面楼道又恢复了安静,就偷偷把门扣好,轻手轻脚的来到文君的面前,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老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喝酒,我……我不是故意要弄伤你的,我……我只是一时太冲动了,我在阳台上刚好看到你又和那个李绅在一起,我,我就受不了,想到你之前和我保证过不着见他的,但你却没有做到,我很生气,所以才失手弄伤了你……”梁鑫尽量压低了声音辩解道。
    看着满脸胡子茬,睡眼惺忪,一身酒味跪在地上哀求的梁鑫,文君想起刚答应嫁给他那会,他对她的保证和承诺,他对她家人的信誓旦旦,那些话还犹如在耳,但那说话的人,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文君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眼泪就下来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送我回来吗?如果昨天不是因为有他救了我,我就已经被车撞了,梁鑫,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你问过吗?你关心过吗?你就只知道天天疑神疑鬼,我都嫁给你了,我还能怎样呢?你对我就这么不放心吗?”文君的声音不大,越来越小,正如她那越来越冰冷的心。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熟人作案压在身下(1V1H)掌心宝(1V1 H)[nph]绿茶婊的上位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