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1章

第41章

    “哦,你好,我回来了,今天刚到的。”文君有些低落的说道。
    “声音怎么闷闷的,又感冒了吗?”李绅听出文君的鼻音很重。
    “唔……是的。”文君不想告诉他匿名信的事情。
    “你怎么又这么不小心?吃药了吗?我这边有治感冒的特效药,你之前身体比较弱,我给你送点过去吧。”
    “不用了,谢谢,公车来了,我要挂电话了,有空了我请你吃饭,再见。”文君匆匆挂了电话,她现在谁都不想见,只想好好回家睡一觉,匿名信的事情搞得她焦头烂额,她不想回家后,梁鑫再因为李绅的事情再和她闹什么矛盾。
    文君拖着拉箱,身心疲惫的回到家里,梁鑫还没回来,家里冷冷清清的,她放了热水,她要好好的洗个热水澡,再好好的睡上一觉,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
    梁鑫今天是故意晚归的,文君昨天已经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今天到家,所以他今晚故意去应酬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在楼道里把门敲得震山响,一听就知道又是喝大了。
    文君有些晕头转向的从床上爬起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打开客厅的灯,听到门外梁鑫的吵吵声,打开门一看,梁鑫整个人都坐在地上,正用脚踢门,嘴上还骂骂咧咧的说些她听不太清的话。
    文君第一次见梁鑫醉成这样,赶紧扶着满身酒气的丈夫坐到沙发上,给他端了一杯醒酒茶。
    “喝!我告诉你,我……我没醉,没醉!来,来来,感情深,一口闷!”梁鑫大着舌头,举着醒酒茶,咋咋呼呼的对着自己的老婆喊道。
    “别闹了,都几点了,别吵着隔壁邻居休息,赶紧把醒酒茶给喝了。”文君拉着他手舞足蹈的胳膊,又坐下来,喂他喝醒酒茶。
    “什么醒酒茶,我没醉,不喝!我要喝酒!”梁鑫故意推开嘴边的杯子,茶撒了一地。
    “够了,梁鑫,没事喝这么多干嘛?”文君也有些生气了。
    “有事……怎么没事?有事!”梁鑫口齿不清的说道。
    看着沙发上满嘴胡话的丈夫,她站起来又去倒了一杯,硬灌着梁鑫喝了下去。然后拿起拖把,把刚才撒出来的茶水拖干净。
    “呕”
    文君转过身,梁鑫在沙发上吐了一地一沙发,满屋都是呕吐物的酸臭味。
    文君头都大了,她捂着鼻子,去阳台拿了拖把和垃圾桶,费力的清扫地上的污渍,一个晚上文君基本都没有休息,梁鑫一会一吐,她不停的清扫,给他换衣服,搓洗身子,灌他醒酒汤,折腾了一宿,快天亮的时候,她去冲了个澡,梁鑫也醒了,看她进了浴室,他走进卧室,把文君出差的行李箱翻出来,把衣服逐个都翻了个遍,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检查了半天,也没翻到什么新东西,刚想关上,一个黑色的硬塑料从另外一面的网袋里掉了出来,砸到他的手背上,梁鑫拿起来一看,这不是文君的手机充电器吗?她不是说没带吗,那这个又是什么?她是故意说没带,不接他电话吗?梁鑫的火气又上来了,看到文君快洗好了,他赶紧把东西都放好,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躺回沙发上,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文君梳洗完,天就亮了,她顶着两个熊猫眼和一脑袋浆糊就上班去了。
    “文君,昨晚没睡好吧?你看你,眼圈那么黑,都快赶上熊猫了。”余姐给她倒了杯茶。
    “恩……”文君没解释,她现在只想睡觉,好好睡一觉。
    白天在压抑的办公室熬了一天,晚上回到家,冷锅冷灶的,梁鑫下班时说没空去接她了,让她以后自己坐公车回家。
    文君顺便吃了点泡面,就躺下了,她现在真的很需要睡眠。
    到了半夜,轰轰的砸门声又响了起来,文君又被惊醒了。出门一看,又是梁鑫在耍酒疯,邻居也披了件衣服出来看怎么回事,文君不好意思的跟人家道歉,赶紧拖着梁鑫进屋。
    “你怎么了?天天都喝得烂醉如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文君看着沙发上自言自语发酒疯的梁鑫,气得发颤。
    “睡觉?呵呵……睡觉,你要和谁睡觉?”梁鑫嬉笑的打着酒嗝。
    “梁鑫,你闹够了没有?你想闹你就自己闹,我没空理你,我要去睡觉了。”文君不理他的风言风语,直接走回卧室。
    “呕……”梁鑫又吐了一地。
    文君忍无可忍了,她白天在公司压抑的上班,遭受其他同事窥探的眼神,晚上回到家,丈夫对她不但不闻不问,还天天喝得烂醉,让她连觉都不能睡,她简直快疯掉了,工作上的压力和家庭的问题弄得她身心疲惫,一想到匿名信她就委屈得不行,现在看着沙发上烂醉的丈夫,文君伤心得眼泪直掉。
    “呵呵,你……你哭什么啊?你老公我还没死呢,你哭给谁看啊?”梁鑫借着酒劲,用话刺激文君。
    “梁鑫,你说什么?你还是我认识的梁鑫吗?你知道我心里的痛苦吗?我回来这么久,你对我不闻不问,我遇到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你不但不知道体谅,还每天刁难,说些这样的话刺激我,我告诉你,你不想过了咱就散!我也受够了!”文君气得发颤,她不想再忍受了,她现在只想好好睡觉,丢下一身酸臭的梁鑫,她转身进卧室,把门反锁了起来。
    被文君这么一吼,梁鑫也清醒了,他本来就没多醉,只是想借着酒劲,来发泄一下,折磨文君,现在听文君的哭诉,好像她真的遇到了什么问题,不然她不会发这么大火,梁鑫当然不是真的想离婚,他只是想让文君也尝尝他受到的痛苦,现在看文君要跟他来真的了,梁鑫就开始有所收敛了点,晚上回来不敢再乱发酒疯了。
    偶尔晚上不用加班不用应酬,正常下班时间回到家,梁鑫也不再去接文君,让她自己坐公车,自己买了菜再回来。然后等着文君把饭菜做好,端上桌,梁鑫才慢慢从电视剧边坐到饭桌上。
    “这菜怎么做得这么咸?”梁鑫夹起一根豆角放进嘴里又吐出来。
    “咸吗?我觉得挺好的啊!”文君也吃了一根。
    “还有这米饭,做得这么硬,就不会煮长点时间?”梁鑫用筷子拨拉一下饭碗里的饭。
    “我喜欢吃带点嚼头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文君看了他一眼。
    “我说你怎么老和我唱反调呢?”梁鑫放下筷子。
    “我怎么就唱反调了?我天天就这么吃的,我没觉得咸!饭也软硬适中,我以前也是这样煮的!”文君也有些生气了,自己辛苦做的饭菜,丈夫不体谅,还百般挑剔。
    “别老是以前以前,我现在不喜欢了,我嫌它硬!”梁鑫声音大了起来。
    “你要吃软的你自己做,回来什么忙也不帮,倒是样样都挑剔。”文君也生气了。
    “我天天工作这么辛苦,回家还要做饭给你吃啊?”
    “我工作就不辛苦吗?我回来还不是一样要做饭给你吃?”
    “那不一样!我管一个部门,要操心的事比你多多了,你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完了,那能一样吗?再说了,我工资也比你多,对家的贡献比你大,所以在家里你就应该做饭,这样大家才平等。”梁鑫说得振振有词,犹如领导训话。
    “梁鑫,我觉得你自从做了个经理以后,说话是越来越没谱了,你这才做了多大的官啊?在家就这么摆架子!我告诉你,我吃的用的都是我遥文君自己赚的,没花你一分钱,如果你觉得家里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你大可在外面吃了再回来!”文君不再理他,继续吃饭。
    “我就是做了总理在你眼里还是一文不值,你就从没把我当回事!我没人家有钱,没人家好,你从来就没看上我,是我自己上赶着要娶你的,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及别人,我在你眼里就什么都不是!”梁鑫火了。
    “梁鑫,你说清楚,什么别人?你有话就说,别含沙射影!”文君也放下碗筷,她最讨厌梁鑫这套,有话不直说,一直憋心里,又不停的拿别的事来刺囊她。
    “你自己的事情你心里清楚!”梁鑫留了一句,赌气穿上衣服,自己出去吃饭去了。
    文君气得看着自己忙活了这么久做的饭菜,一口也吃不下去。她不知道梁鑫是怎么了,在她去培训之前,他们是有了矛盾,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她不明白,为什么在她回来之后,他们的关系会变得前所未有的糟糕。
    工作上和家庭上的双重打击,让文君憔悴不少,精神不好,注意力不能集中,上班老是走神,导致领导不止一次的找她谈话,文君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她要找个人倾诉,梁鑫天天都很晚才回来,回来也很少和她说话,说出的话不是含沙射影就是冷言冷语,她根本不能和他用心交流,她不想再回那个冰冷的家里,今天是周五,她想到了自己的家人,她要回一趟娘家。
    从公司出来,一路走到公车站,有几个其他部门的同事,也是和她坐一路车,恰好坐她旁边。车上他们不停窃窃私语,用她恰好能听到的低语,说着那封匿名信上的内容,时不时的看着旁边的文君,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
    文君一路忍耐,最后忍无可忍:怒视他们,说:“你们如果不想让人听到,那就说小声点,如果想让人听到,那不妨再大声点!”
    那几个人看文君生气了,车上的人都好奇的看了过来,也就乖乖闭嘴了。
    下了车,文君心里很难受,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忽然间身边的人和事全变了。领导和她说主管的人选另定他人了,同事个个见了她都躲散不及,生怕会殃及到自己,老公又对她不闻不问,如同路人。
    文君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着,从公车站横穿马路,想要过到对面,根本没有发现这时已经红灯了。
    一辆马力大的车,已经冲了出来,文君此时已经走到了路中间还不自知,旁边有路人惊呼了,说时迟,那时快,一双大手把文君牢牢拉住,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把她整个人转到远离车的一旁。
    文君被这忽如其来的动作吓住了,惊魂未定的呆呆站在原地,李绅紧紧抱着她,把她包围在他的臂膀内,任车流在他身边刷刷驶过,文君害怕的闭上了眼睛,李绅把她的头摁在他的胸前,不让她看到那一辆辆迎面而来的车辆。文君就像海浪中的一片浮叶,李绅就是海中立起的一座岛屿,让她就算置身于惊涛骇浪中,也有地方可以停靠。那一刻,文君心里是感动的,这是他第二次救她了。
    一分钟的时间,让文君惊慌失措的心安定了下来。
    绿灯亮起的时候,李绅拉着文君,穿过马路,来到安全的街道上。
    “去喝杯热茶吧。”看着魂不守舍,满脸疲惫的文君,李绅没有问她原因,他知道她需要静一静。
    文君点了点头,跟着李绅走进了路边的咖啡馆里。李绅要了一个幽静的雅间,让服务员点了安定养神的薰衣草熏香,给文君要了静心茶,雅间里放着悠扬抒情的轻音乐,让人身心放松。
    “在这里休息一下,这家店我经常来,老板是我的朋友,你可以躺一会。”李绅让服务员带来一张新的薄被和枕头。
    “我公司在这附近,有时中午或者下午就会来这里小睡一会,这间雅间是我私人包下来的,你放心的在这里睡一觉,有什么事叫我,我在外面看会书。”李绅对顶着两个黑眼圈,两眼无神的文君说道。
    文君没有推迟,这里的环境很适合休息,她现在就想马上躺下睡一觉,虽然自己家离这里不远,但她害怕自己这幅样子回去会让他们担心,还不如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况且有李绅在她的旁边,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这一觉文君从下午六点多一直睡到了晚上十一点才醒过来,睡饱后她觉得整个人都清晰了很多,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种种,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有了一种厌倦感,觉得不想再继续下去,又不知道要如何逃离。
    “你醒了?”李绅拿着新的熏香进来的时候,发现文君已经醒了。
    “恩。”文君点点头,拿掉了身上的薄被,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脸上好多了。
    “怎么样,睡了一觉,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这里的环境很适合深度睡眠。”文君一般比较认床,没想到现在在陌生的环境里,躺在沙发床上也能睡着。
    “这里的熏香和音乐,还有你刚才喝的茶,都是有助于睡眠的,你以后有心烦的事情的时候,可以来这里休息一会,说我的名字就行,他们会把你带进来的。”李绅有些心疼的看着憔悴不少的文君。
    文君笑了笑,喝了口茶。
    李绅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文君,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看你这样,作为老朋友,我心里很难受。”
    文君想了想,这些事情憋在心里,让她越来越难受,还不如把事情说出来,减轻心里的负担。
    文君叹了口气,说:“有人给我们公司写了一封莫须有的匿名信,说我在培训期间有男女作风问题,现在公司里的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我,我每天都很压抑。”文君停了一会,像是在平静自己的心情,李绅没有打断她,只在旁边静静的听着,脸上一层冰霜。
    “我每天早上醒来,一想到又要去上班,去面对一群探究的目光,我就不想爬起来,有时我甚至想不干了,但那个工作是我辛苦得到的,我不能因为一封诽谤我的信就放弃我努力的成果,这样更是随了写信人的心,我不会这么做的,只是天天要面对这样的环境,我的压力很大,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工作无法集中精力,又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只能憋在心里。今天过马路也是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注意路况,还好你及时出现,不然这会我还不知在哪里呢。”文君笑笑,感激的看着李绅。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熟人作案汁水丰沛 (古言 1V1H)掌心宝(1V1 H)宠儿(1v1 古言)压在身下(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