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0章

第40章

    果不其然,宋茜刚说完,梁鑫就跳脚了:“巧遇?巧遇会在大家面前又亲又抱?我……告诉你,世界上没有那么巧的事情,都是人……人为安排的!我……我对她那么好,要什么给什么,不舍得……让她做一点家务……她呢?她是怎么对我……我的?你说我能……能不生气吗?”
    “这么说来,还真是她不懂事了!”宋茜顺着梁鑫的话添油加醋道:“一个有夫之妇,不顾及自己的名声,也应该想想丈夫的面子啊,在大家面前这样做,这不是让她的丈夫下不来台吗?”
    梁鑫一口喝完了一罐啤酒,把空易拉罐狠狠的仍在地上,一脸的愤恨。
    “梁哥,那你就打算这么忍下这口气了?”
    梁鑫脸红脖子粗的,继续喝着酒,没理她。宋茜继续说道:“我觉得她这么做,就是对你的背叛,对家庭的不忠,她都没把你放心上,你也不要再为她伤心了,你这样我会心疼的。”宋茜一把抓住了梁鑫的手,含情脉脉的说道。
    梁鑫没说话,两眼发红,手也没有抽回来。
    “梁哥,她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为她伤神。”宋茜有意无意的敞开自己的胸前的扣子,嘴唇贴着梁鑫的耳朵轻轻的摩挲道:“我和你说实话,我一进公司就被你吸引了,就算知道你已经结婚,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鑫,我一直很喜欢你,我知道你也是对我有感觉的,既然她都可以不顾你们的夫妻情分,你为什么还要为了她而忍耐呢?我们既然都有感觉,就应该在一起,不是吗?”
    宋茜的耳语让原本就燥热的梁鑫更是燥的口渴,他不否认,他对宋茜这个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要能力有能力的女人是有感觉的,一直是有心无胆,现在既然文君都已经不顾他们的夫妻情分了,他也不用想太多了,美女都送上门了,哪有推出去的道理?看着宋茜凹凸有致的身材和热情如火的邀请,梁鑫一个饿狼扑食就把她压到了身子底下。
    今天李绅他们也培训结束了,走之前他又再去看了看文君,嘱咐她一定要好好吃饭,不要胡思乱想,自从那天她落水之后,他就觉得她有心事,看她时而不经意的皱眉,只作为老同学的他,除了能问候几声,根本帮不上她什么忙。
    梁鑫和李绅都是同一天离开度假村的,梁雯还是硬要搭李绅的便车回去。
    看着专心开车的李绅,梁雯心里美滋滋的,经理已经暗中告诉她,准备要和星火公司签约了,这意味着,李绅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她离星火公司老板娘的位置又近了一步,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是李绅的准女朋友了,心花怒放的开心了一会,又想起这个星期他每天都去看遥文君那个死女人了,让她没有多少机会能单独接近他,想到这个,她就生气,她不能让任何女人接近李绅,成为她的对手,就算是结了婚的也不行!为了打消李绅的杂念,她要让李绅知道遥文君的真面目。
    “李总,遥文君那天落水后,情况怎么样了?”梁雯故意问道。
    李绅听到文君的名字,动作有些一愣,很快又恢复过来,疑惑的看了看梁雯:“你认识她?”
    “她是我哥的老婆,嫁给我二哥几年了!”她故意强调嫁人的字眼。
    李绅心里有些震惊,但表面上没有过多的表露出来,他没想到梁雯和文君还有这层关系,但看文君落水当天梁雯冷漠的语言和态度,说明她们相处得不太好,再看梁雯现在一脸得意的样子,李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原来文君的丈夫姓梁。
    “哦”李绅淡淡的应道。
    看李绅没多大反应,梁雯有继续说道:“我哥可疼她了,在家里什么也不让她做,所以她连饭菜都不会做,到现在还让我哥天天在外面吃快餐,我们都看不下去了,哪有这样的老婆啊?”梁雯撇撇嘴说道。
    李绅没看她,想了想,说:“现在大家工作都忙,没时间做饭也是正常的,我就基本没时间在家吃饭。”
    梁雯见李绅还在帮文君说话,又说道:“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啊,她倒好,天天仗着我哥好脾气,在家呼风唤雨的指使我哥,挑拨我哥跟我们的关系,不仅如此,她明知道我爸妈想抱孙子,但到现在也没给我们家生下个一男半女的,也不知道是不想生还是不能生!”
    梁雯的话让李绅的眉头越皱越深,他了解文君,她肯定不会是这样的人,她有自己的想法和计划,但梁雯的话语让他知道,文君的生活并不像她说得那么幸福。他当年辜负了她,让她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她如果不幸福,那他就是第一个把她推向不幸福的人。李绅握着方向盘,越握越紧,梁雯对文君的诋毁让他很生气。
    李绅口气有些生硬的说道:“她是你二嫂,按理说,你不应该在我一个外人面前这样说她,梁小姐,我一直还以为你是个善解人意,温柔大方的人,今天你可是颠覆形象了。”
    梁雯听后真是捶胸顿足,后悔不已,每次一和遥文君那个贱女人沾上边的,就没好事!
    “我……其实,我只是实话实说,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梁雯想要亡羊补牢。
    李绅看也没看她,脸色越发的冷峻,又接着说:“梁小姐,昨天你给我的单子,我没有看,我觉得凭我们公司的势力,是有能力成为你们的合作商的,以后你也不必费心帮我了,谢谢你的好意。”
    “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我是为你好啊!”梁雯一听这话就急了,她不想看到李绅和她撇清关系,况且谁知道他是不是看了后想不认账。
    “谢谢,以后我自己来努力就好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在前面那个路口放你下来吧,我等下还有事情要去办。”李绅冷淡的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明天就可以给你拿到,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疏远?”梁雯低声下气的哀求道,在李绅面前,她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为他去做,只有能在他身边,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李绅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刚才财务已经打电话给他,说原料供应商催帐了,让他回去处理,他还正愁推脱的说辞,如果梁雯确定明天能给他拿到合约,他对公司就可以有个交代了。
    想到公司这么多张嘴在等着发工资,李绅不得不把心里的私心放下,以公司利益为重,他看了看梁雯,说:“你真的确定明天能给我合约吗?”
    梁雯忙不失迭的点头,王经理已经和她暗示过了,签约肯定没问题。
    “那,我先送你回去吧,谢谢”李绅尽量把语气放温柔的和梁雯说话。
    “那明天你能和我一起吃饭吗?”梁雯一看自己是拿住了李绅的弱点,马上乘胜追击的说道。
    “好,明天签了合约,我带你去宋城最好的酒店吃饭。”李绅也承诺道。
    “我不要去酒店吃,我……想去你家吃你做的饭。”梁雯大胆的要求道。
    “这……”
    “怎么?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做顿饭给我吃都不行吗?”梁雯看他不是很愿意,又拿出合约说事。
    “好吧,那明晚去我家吃饭,粗茶淡饭,还请梁小姐不要见笑。”
    “叫我梁雯,你做什么我都觉得好吃。”
    送梁雯回家后,李绅才回公司,梁雯哼着小曲回到家,何静在家看电视。
    “女儿啊,什么事这么开心啊?说出来让妈也开心开心啊。”
    “妈,我钓到金龟了”梁雯两眼眯成一条缝,开心得睁不开。
    何静一听也来劲了,赶紧打听:“哪里的人?干什么的?多少岁?有钱吗?”
    梁雯翻了翻白眼,说:“人家是公司的老总,能没钱吗?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个超级大帅哥,简直是太完美了……”
    “真有这么好的人?人家看上你了?”
    “快看上了。”梁雯信心满满。
    “哎呀,我的好女儿啊,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我们梁家的闺女,肯定要嫁个好人家,女儿啊,他真这么好的话,那竞争也很激烈啊,你可要看好了,不要让别人抢了去啊!”何静不放心的叮嘱道。
    “那是肯定的,谁敢和我梁雯抢,我就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梁雯一副阴狠的样子,想起李绅在度假村对遥文君这么好,她就恨得心里痒痒,她要让遥文君知道碰她的男人要付出的代价。
    今天余姐提前回了宿舍,看着文君,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余姐,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啊?”文君好笑的看着余姐的样子。
    “文君啊,今天领导又给我打电话了,说我们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哦,呵呵,你不会是舍不得离开这里吧?”文君打趣她。
    “不是,是……”余姐支支吾吾的没往下说。
    “恩?”文君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领导说,今天他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是说你的事情……”余姐也豁出去了,反正她回公司后,别人也会和她说的,还不如她先提前和她说,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匿名信?写我的?写了些什么?”文君摸不着脑袋。
    余姐有些为难的小声说道:“听他们说,好像是说你在这边培训期间的……作风问题。”
    “什么?”文君简直无法相信。
    “不过你放心,他们今天打电话过来问的时候,我都以人格担保,和他们说你没有出过作风问题,我一直和你住一起的,我回去也会和他们解释的。”余姐急忙安慰道。
    “谁会写这样的信呢?”文君被这忽如其来的坏消息气得满脸通红,她实在想不出谁会干出这样的事来污蔑她。
    “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啊?”余姐提醒她。
    “没有啊?我最近都在这里,能得罪什么人?”文君每天紧锁,她已经被这消息弄得心烦意乱,根本不能静下心来想问题。
    “那也是,你别多想了,有我在这里呢,我会回去帮你澄清的,不要太担心了。”
    两天后,文君和余姐提前结束了培训,也回到了荣城。
    刚回到办公室,文君就被主管叫了进去,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都在窃窃私语,余姐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她会和他们解释的,让她安心去和领导解释。
    “文君啊,你先坐,我这边有件事想和你说说。”主管有些深思熟虑的说道。
    看主管一脸严肃,文君心里更是忐忑不安,坐在凳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停的绞着。
    文君知道大概就是说匿名信的事,她也很想看看那封信,就坐了下来。主管是个快退休的老头,他一直很看好文君,准备把这把椅子交给她,谁知在这个时候出了这件事情,他也是一脸凝重。
    “文君,我们在你还没培训回来的时候,收到了一封关于你在培训期间个人作风问题的匿名信,信的内容写得比较露骨,信封上写的我们部门启,收信的同事以为是广告,就随手拆了,估计……现在公司很多人都知道了。那封信我已经拿回来了,你看一下。”主管把一个白色信封递给她。
    听到全公司很多人都知道了,文君有些发颤,慢慢接过那封匿名信,里面有三张纸,字迹是用电脑打印出来的,所以无法辨别,她看了第一页,里面的内容让文君无法看下去,她实在想不通是谁这么恨她,要这样的诋毁她。
    “主管,这个捏造的匿名信,我真不知道是谁写的,而且我有余姐可以帮我作证,我在培训期间,没有做过信上说的事情!”文君激动得脸都红了,她不想别人误会她,更不想看到一心栽培自己的主管对她失望。
    主管看文君眼眶都有些红了,她在公司里是他一手带起来的,他的为人他也清楚,但现在这封匿名信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他也只能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本来这都是属于你们自己的私事,但是现在这样一闹,整个公司都知道了,也就变成了公司的事。”主管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今天经理找我,说我之前提交上去的提案,就是要你来接替主管位置的那件事,他要再考虑考虑,怕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别人不服从你以后的管理啊!唉,文君啊,你说你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出这个事情呢?你说我想帮你也帮不上了。”主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文君一愣,真是祸不单行,她真是张着嘴无处申冤啊!这忽如其来的委屈让她不知所措,眼泪就下来了,文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主管,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清白的,我没做过这样的事情,我不知写这封信的人是什么目的,但我一定要声明,我是被冤枉的!”
    “文君,我相信你,但光我相信还不行啊,人言可畏啊,特别是在公司里,这些都是很大的忌讳啊。”主管摇了摇头,爱莫能助了。
    文君红着眼,拿着那封匿名信,出了主管的办公室,外面的人个个都缩在电脑后面,偷偷瞄她,看她的反应。
    文君收拾了一下桌子,看其他同事都在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就像被监视一样,弄得她浑身难受,余姐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当着大家的面,故意大声说道:“文君,别想太多,如果你伤心难过,这正中了些匿名陷害信的那个人的计,你不要想太多,清者自清,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的!”
    小丽也走过来安慰道:“文君姐,你不要难过,你的为人我们清楚,这肯定是有谁想污蔑你,我们都相信你,你不要伤心。”
    其它的女同事也围过来了,七嘴八舌的说那个写信的人不得好报,老天有眼,迟早要报应的,文君拉着余姐的手,感激的点了点头。
    下班的时候,李绅给文君打了个电话。
    “喂,文君吗?我是李绅,这是我的手机号,你还在度假村吗?”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熟人作案洁癖的禁欲医生(1V1)汁水丰沛 (古言 1V1H)宠儿(1v1 古言)掌心宝(1V1 H)压在身下(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