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7章

第47章

    “有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啊?你告诉你哥了吗?你哥当时不也在那里培训吗?她这样丢梁家的脸,你没让你哥教训她?”何静气得直跳脚,如果文君在她面前,要被她扇死!
    “梁雯,这事,你是真的亲眼看到吗?”梁正森沉着脸问道。
    梁雯点点头,何静气得大叫:“这个骚货,还有脸提离婚,真离了是我们梁家的福气,给我儿子带了绿帽还想加名?做她的春秋大梦吧!”
    “这事你哥知道吗?”梁正森低沉的问道。
    “知道”梁雯想了想说道。
    “知道他也没说什么?”梁正森的脸色更难看了。
    “我的傻儿子啊,都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怎么还要给她加名啊,我们梁家真是上辈子欠她的啊!”何静带着哭腔气愤的喊道。
    “她遥文君都这样对我们梁家了,我们还要给她加名吗?”梁雯斜着眼看着自己的父母问道。
    “加名,她做梦!”何静想也不想,直接说道。
    “如果梁鑫是知道了这件事情还要来给她加名,我觉得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儿子也不是那么没底线的人,他有自己的打算,我们既然答应了他,就要问清楚,现在的年轻人太复杂了,他们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梁正森摇了摇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儿子自己做主?”何静看着老伴,“那不等于是送肉进虎口吗?”
    “不管怎么样,我们答应了他,不能出尔反尔啊。”梁正森皱着眉头。
    “爸,您是一家之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梁雯在一旁游说道。
    “女儿说得对,房子是我们买的,我们不给还不行了?比强盗还不讲理啊?”何静也在一旁愤愤的骂道。
    梁正森心烦的摆了摆手,说“你们不要再说了,这事,我再考虑考虑。”
    梁雯没再出声了,进了自己的房间,拿出电话,犹豫了一下,拨通了大嫂许红的电话。
    梁家老大这边,自从搬出去住了以后,许红就再没有和梁毅一起回家吃过饭。每次的家庭聚会,都是梁毅自己带着孩子回来,要不就是自己回。这样他反倒觉得轻松了,不用担心自己的老婆和老妈发生什么正面的争吵。
    梁毅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找了一份工作,也是中餐厨子,薪水还行,每月刚发了工资,钱还没捂热,老婆就来收走了,只给他留下三百块钱平时零花,还好他平时也不好抽烟喝酒,酒店包他三餐,所以除了买公交车卡和电话卡,平时回老妈家买点菜什么的,梁毅也基本没有什么要花费的地方,三百块虽少,也基本够花了,就算不够也再没有了。
    许红一直没有找工作,在家呆着,一天做三餐给自己和孩子吃,梁毅都是自己在饭店吃了晚饭才回来的,也不用她操心,一家人就靠梁毅的工资养着。
    梁雯忽然给许红打了电话,告诉她梁家要给文君加名的事情,许红一听急了,这还得了?第二天马上拉着自己的老公回来吃饭,她倒要看看梁家怎么给她一个公平。
    老大一家的忽然到来,让老两口措手不及,梁雯又要加班,没回来,晚饭就是老大一家和他们老两口五个人在家吃。
    大家吃得差不多了,许红给梁毅使了使眼色,梁毅没办法,开口问道:“爸妈,我听说……我听说您们要给弟妹在房产上加名?”
    “你听谁说的?”梁正森问道。
    “我……我听……”
    “他听我说的!我昨晚翻来覆去想不通,所以就和老大说了,想问一下他的意见。”何静给老大解围,她心里知道肯定是梁雯告诉他们的,但怕老伴知道了发火,所以干脆说是自己干的。
    梁正森看了老伴一眼,叹了口气,说:“我们只是在考虑,没有正式答应。”
    许红在桌下踢了梁毅一脚,梁毅赶忙问道:“那……爸,能不能也考虑一下我们?”
    梁正森和何静被噎了半天,才说道:“如果给你弟加,也会给你加的!”
    许红听了这话,这才放心了,破天荒的高高兴兴的和何静一起收拾碗筷进厨房去洗。
    老大一家前脚刚走,梁正森就数落起老婆来:“你这老婆子,嘴怎么这么碎?你看看,现在老大一家也参合进来了,这不是让我们更为难吗?”
    “这有什么?大家都不加呗!”何静干脆顺水推舟的说道。
    “那你自己和梁鑫说吧,这事我不管了!”梁正森拂袖而去。
    文君回到家,李绅就给她打来了电话。
    “文君,在哪呢?”
    “刚到我妈家楼下”
    “我就在你家附近,晚上有空出来走走吗?”
    “我……今天有点累。”
    “好的,那我明天早上在巷子口等你一起上班,你今晚早点休息吧,挂了。”
    “喂?”文君还没来得及说不用过来了,李绅就挂了电话。文君拿着手机站了半天,心里有些说不清的小情愫在纷扰纠缠着。
    文君回到家,和潘舒文一起洗菜做晚饭,文玲还没回来,遥远在看电视。
    “女儿啊,我想了一宿,我觉得,你还是考虑考虑再做决定。”
    “妈,我的事情我知道,您和我爸就不用担心了。”
    “你是我女儿,我能不担心吗?妈是过来人,其实如果你们有了孩子以后,这种事情其实就没这么重要了,男人嘛,难免会犯点错误,但是只要他心里还有这个家,有你,知道要回来,那就给他一次机会吧,不是有句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
    “妈!我是您的女儿,他这样对我,您还帮他说话?”文君有些生气的把菜丢进洗菜池里。
    “就是因为你是我女儿,我才要为你着想,有时候,做人不要太较真了,以后的日子还长,你现在看着这个坎是个鸿沟,你以后再回头看看,其实就是个小土坡,婚姻有长长几十年呢,以后可能还会遇到更多的沟坎,要听妈的话,再好好考虑考虑再做决定。”潘舒文苦口婆心的劝道。
    吃饭的时候,潘舒文又有意无意的说道:“我今天看新闻,现在年轻男女去相亲的可真多啊,这么多未婚女人都找不到老公,你说说,好男人哪这么好找啊,连未婚女人都找不着,二婚就更难了。”
    文君顿了顿,就当没听到,继续吃饭,遥远看了老伴一眼,摇了摇头。
    文玲看了看脸色难看的大姐,就对潘舒文说:“哎呀,妈,我们年轻人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没准后面那个才是真正的金龟婿呢!”
    潘舒文哼了一声,说:“真这么好找的话,大家都不去什么相亲节目了,你年纪也不小了,抓紧时间,领个好男人回来给我看看。”
    文玲一看矛头又指向了自己,赶紧乖乖的闭上嘴巴,专心吃饭。
    第二天一下班,梁鑫就赶回老妈家拿房产证,梁正森早早的躲出去了,何静面露难色,把满脸期待的梁鑫拉到沙发上坐下来。
    “儿子,妈跟你说件事。”何静看着梁鑫一脸期待,有些犹豫的说道。
    “恩,您说。”
    “我……和你爸想了一下,觉得,现在还不是加名的时候。”何静看着儿子,慢慢的说道。
    梁鑫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他着急的问道:“不是,妈,你们到底是怎么了?前两天不是说得好好的,让我今天回来拿吗?怎么说变就变啊?现在不加,以后就没机会了。”
    “儿子,你太傻了,那遥文君,你以为她是图什么?还不是图我们家这套房子?拿着鸡毛当令箭,我就不信她真敢和你离!就她这样的货色,还是二婚,我就不信她还能找到下家!我告诉你,她不敢的,她现在就是利用你的软心肠,让你给她加名,你可别着了她的道!”何静头头是道的给梁鑫分析着。
    “哎呀妈啊,我不管她是图什么,只要能留住她,我什么都愿意,您不是和我说好好的吗?怎么出尔反尔呢?”梁鑫急的不行,没想到这个节骨眼还会出这个乱子。
    “儿子啊,其实那个遥文君,她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她在外面不检点,你为什么还一定要跟她在一起呢?就凭这个,我就不能让她加名啊!”
    “妈,那是……那是误会!你别听梁雯乱说!”梁鑫气恼的说道。
    “误会?大家都看到了,还有什么误会?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这样的老婆就应该马上把她扫地出门,留下就是个祸害!”
    “妈,您不要再说了,我一定要给她加名!”梁鑫打断了何静的话。
    “不行,我不同意!”何静也恼了,她真是太惯这个儿子了,才让他这样气自己。
    梁鑫知道自己的老妈是真的不会给他了,只好从沙发上起来,噗通一声跪在了何静脚下,何静吓了一跳,感觉下意识的去拉儿子。
    “我不起来,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梁鑫铁了心,今天一定要拿到房产证。
    “你啊你!你要我说你什么啊?你是想气死我吗?”何静气得声音都变了,她没想到梁鑫竟然为了文君下跪。
    “妈,求求你答应我吧!”梁鑫哽咽起来,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失去文君,不能让她和李绅在一起。
    “儿子啊,你这不是想要逼死我和你爸吗?你知不知道,你大嫂也知道你要加名的事情了,她已经说了,如果给你加,就要给她加!你这是要让我和你爸白辛苦一辈子啊!我怎么养了你这样的儿子啊!你如果今天拿着这本房产证出门,我马上就一头碰死在这墙上!”何静气得指着儿子哭喊威胁道。
    梁鑫楞了,看自己的老妈失控的大哭,开始不知所措起来:“妈,妈,对不起,我,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让你们大家这么难受,我该死!我真不是人……”说完就开始自己扇自己耳光,边抽边泪如雨下。
    何静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儿子的手,哭得更大声:“哎呀,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你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进门的儿媳妇一个比一个不是东西,儿子啊,你真是太伤妈的心了,妈还不是为了你好吗?她都能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你就算给她加了名,她就一定会安安稳稳的和你过日子吗?”
    “妈……”面对何静的责问,梁鑫无言以对,他没有想过以后会怎样,他只想现在先把文君留住,不让她和自己离婚。
    何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道:“儿子啊,你就听妈的,先按兵不动,行吗?如果她真的找律师,你到时再去加名也不迟啊!”
    看着自己的老妈这样又哭又嚎的,梁鑫心中也不是滋味,如果母亲这边实在是攻不下,他就打算直接找父亲要房产证,他知道自己的老爸不会说话不算的。
    文君最近老觉得睡不够,早上起不来,好几次差点误点,要不是李绅开车送她,她准迟到。
    文君最近住在家里,有老妈在家天天给她做好吃的,家人也围着她身边,加上李绅又对她关爱有加,让她对离婚这件事情的负面情绪降到最低,她的心情还算不错,随着公司里的同事对匿名信的淡忘,领导也开始重新青睐她。工作做得顺心顺手,藏在心里的爱情也朝着有结果的方向发展,这些都让文君感到神清气爽,食量也跟着上去了,平时吃大半碗的饭,最近总要盛到第二碗甚至第三碗才有饱的感觉,晚上也总想吃一些莫名其妙的宵夜,有时是冰淇淋,有时是麻辣烫,但买回来后又觉得不是那么想吃了,这些感觉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晚上好友绪方打来电话,说是她的孩子这周满一岁,要开个生日party,让她们这帮干妈都一起来热闹热闹,正聊到兴头上,文君一阵反胃,放下话筒就去洗手间呕吐起来。
    “君君,你怎么了?”潘舒文着急的跟了进来,用手不断的轻拍文君的背部,好让她舒服些。
    “呕……呕……”文君干呕了几声,吐了几口口水,又觉得没事了。
    “最近吃得杂,可能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了”文君用清水漱了漱口,和老妈解释道。
    潘舒文神情复杂的看着她,像在想着什么事情。
    喝了几口茶,文君又拿起电话和绪方继续热聊。
    “刚才你怎么了?在电话里听到你好像在呕吐啊?”
    “没呕出什么,最近经常吃宵夜,烧烤小吃什么的,可能是吃坏肚子了吧,看来这种街边摊以后不能再吃了”文君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最近早上起来的时候,有没有一些眩晕的感觉?”绪方问道。
    “好像……有,你怎么知道?”
    “那你最近食量是不是变大了?而且老是觉得睡不够?”绪方语气有些激动。
    “是啊,所以经常晚上还想吃宵夜,但买回来了又觉得不想吃了,你说我最近是怎么了?”
    “我的天啊,妹子,你这是有喜了!”绪方抑制不住,在电话里高兴的叫了起来。
    “是吗?”文君犹如晴天雷劈,有些不敢相信。
    “你明天最好和梁鑫一起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反正以我的经验,这就是怀孕的反应,我当时怀孕的时候,就是和你现在的反应一样的,你记得明天一定要去马上检查,妇科,记得是妇科啊!然后给我个确切的信息,我好广告天下啊,哈哈”绪方高兴过度,声音的分贝不断提高,弄得文君不得不把耳朵远离手机听筒。
    文君脑袋嗡的一声,后面绪方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现在需要好好静一静,自己先好好想一想,寒暄了几句,就匆匆挂了电话。
    这段时间的反常反应,文君也怀疑过是不是怀孕了,但是她和梁鑫之前一直都有做防护措施的,所以她也就排除了这个因素,现在听绪方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半信半疑了,文君决定明天先自己去医院检查,如果是真的……她的心忽然一缩,不敢再想。文君觉得老天好像和她开了一个大玩笑,让她在下定决心离开梁鑫,从新开始生活的时候,又让她面临这个棘手的大问题。她不想回到从前的生活,她不知道心变了,是否还能回得去,可如果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要过单亲生活,那又何必把它生下来呢?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熟人作案洁癖的禁欲医生(1V1)汁水丰沛 (古言 1V1H)宠儿(1v1 古言)掌心宝(1V1 H)压在身下(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