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甜文结局之后(H) 番外·暗恋(H)

番外·暗恋(H)

    苏静恋爱了,对象还是学校风云人物万厉爵,名副其实的高富帅。顶着差不多半个学校女生的记恨打进了那些权贵子弟的圈子,准备搞一次会晤。
    双方发小的见面会,苏静身边没有几个能拿的出手的优秀朋友,好在有一个于世洲。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上了大学之后,备受导师教授青睐。
    因为清冷干净的气质和清隽白皙的长相,也是学校大部分女生暗恋的对象,有这样一个人虽不能跟万厉爵的朋友们相提并论,至少镇得住场子。
    可惜,于世洲对于苏静的邀请无动于衷,他宁愿对着枯燥叫人头秃的课题写论文,也不想去参加无聊的聚会。
    本来已经快要拒绝成功,同寝室的林景恰巧也是万厉爵圈子里的人,听到他跟苏静的通话,拖着他一起去。
    于是,晚上的时候,于世洲便跟林景一起到了万厉爵包下用来聚会的会所。很多人都不认识,房间里灯光昏暗,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酒。
    苏静和万厉爵万众瞩目的走出来,郎才女貌,礼服西装。于世洲坐在角落里,听他们致辞,然后介绍朋友们互相认识。
    就是那个时候,门外进来一个女孩子。贴身的柔软布料的连衣裙,一头海藻一样柔顺的头发仿佛搭在心上痒痒的,五官精致,肤色细腻白皙,笑容娟娟,仪态大方高贵。
    手上一条亮亮的水晶手链,像是星子落进眼里,璀璨耀眼。
    心脏好像被什么瞬间击中了,扑通!
    一瞬间塞满了陌生迷幻的情绪,他的视线被黏住了移不开,隔着远远的距离甚至清晰的能看见她睫毛投下的一片小小的阴影。
    一整个晚上他能感受到自己的不对劲,没空去考察苏静的男友,没空去理会林景劝他编写游戏程序的邀请。
    着魔了一样,那个女孩子的出现攫夺他所有的注意力,他注意到她端起高脚杯纤细发亮的指尖,拂过头发白皙柔软的耳廓。
    心都不受控制的被她狠狠牵引,不能有自己的意识,好在注意她的人不少,因此没人发觉他的不对劲。林景看他难得凝聚注意力在课题以外的事物,得意的介绍,“很漂亮吧,万厉爵的青梅竹马,许家特受宠的一小公主。”
    林景说她脾气大,人特高傲,喜欢万厉爵,还有好多关于她的事情,于世洲通通没听见。他只是陷入了一种特殊的自己所不能理解的情绪里,心思隐秘如在黑暗中燃烧的火焰,灼热的温度只有自己感受得到。
    同时看到学校几个风云人物围绕在她身边,那种身份的鸿沟如天堑一般隔在中间,他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点。
    苏静挽着万厉爵的手,骄傲的向许唯介绍于世洲,“这是我邻居,我俩一起长大的,就物理学院一学期修满两年学分那个。”
    许唯嘴角的笑意疏远又没有温度,毫不在意,淡淡的说了一声你好,转头去看万厉爵,跟他说话。紧张的、在心里酝酿了许久的台词没有机会说出口,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淋下。
    他第一次尝到挫败失落的情绪,以往那些热情娇俏的女孩子往身边凑都没能激起的滚烫情绪,好容易冒一次头,瞬间被打击的奄奄。
    他是个极能隐藏情绪的人,即使那颗心已经满满胀胀滚烫酥麻,浑身都因为她无意识的靠近而紧绷起来,仍是波澜不惊、面无表情。
    她走近又离开,牵动着他的神经,不由自主的追随她的身影。直到聚会散了,于世洲才发觉这一晚上自己什么都没干,疲惫的揉揉眼角,这是怎么了。
    这一天之后,他开始有意识的关注学校的权贵圈子,同时也意识到许唯和万厉爵家里多么有钱。却还没明白驱使自己产生这种关注的缘由。
    他只知道,他很喜欢看她,在她跟着万厉爵去商学院上课的时候,在学校他们自己的小休息室的时候,在校园里随处她有可能走过的小道上的时候。
    直到那一天,班上一个女孩子跟他告白,说她关注他很久了。跟在他身后上课下课、吃饭回寝室,到图书馆学习,看他跟朋友们打篮球。
    于世洲这才明白,哦,原来这种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兴奋喜悦,是因为暗恋。眼前一瞬间豁然开朗,他竟然见她第一面就喜欢上了嘛?
    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从未经历过的情绪占据了心房,有甜有酸。迫切的想离她更近一点,却又苦于没有门路。
    林景和苏静惊讶的发现,向来闷不做声活的像个老学究、苦行僧一般的于世洲竟然愿意跟他们一起玩了,尤其是那种团队活动。
    “你会喝酒吗?就跟我们一起去。”林景自来熟的搭上于世洲的肩膀,在他的冷眼下讪讪的缩回去。
    “不会。”理直气壮。
    今天是万厉爵生日,苏静和他在一起三个月了,又是上次的包间,低调奢华,看得出来长期被他们包着。他想像以前一样,坐在角落默默看看她也好。
    可是意外之所以称之为意外,就是因为它的不准确性,来的猝不及防叫人毫无招架之力。
    在许唯坐在身边来的那一瞬间,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浑身都僵硬了,血液逆流,在血管里沸腾汹涌。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快到要绷出胸腔。
    手心里汗腻腻的,紧张覆盖全身,他没有看她,余光里却全都是她。想跟她说话,然而这个时候后悔为什么平时板着一张冰山脸赶走所有女孩子。
    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当然除她之外刻意接近的人还是会被毫不留情的赶走。心里有种甜蜜快要溢出来,淡淡清甜的香气似有若无的飘过来,他小心翼翼的吸了一口。
    汹涌澎湃的悸动情绪有点不受控制,大脑的理智招架的很艰难,克制着朝她靠过去一点点的冲动,怕被讨厌,怕被嫌弃。
    她就坐在身边,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五公分,他懊恼的捲起手。心里一遍一遍演练,要说什么,以何种语气,用什么表情,才能立马获得她的好感。
    做足心里建设,转过头去却没机会说出口,因为在她脸上看见了相似的情绪。那种深深掩埋在眼底的欢喜,看着喜欢的人又不由自主露出柔软的目光,嘴角的笑容温柔缱绻。
    而她目光的尽头——万厉爵,心里腾的升起一股凉意,所有的欢喜一瞬间潮水般褪的干干净净,心脏被人攥住一般酸酸涩涩的,不好受。
    他轻轻的抿唇,热情在现实残酷的照耀下无处遁形。朋友们起哄怂恿万厉爵和苏静喝交杯酒,他看到她垂下眼睑,遮住了黯然的情绪,灌了一大杯酒,走了出去。
    心里煎熬着,脚有自己的意识,他跟在她身后,走到人迹稍减的露台上。听见脚步声,她睁开漆黑明亮的一双眸子。
    眼睛微眯,似乎辨认了一会儿,才认清来人是谁,头往后仰,“是你啊,苏静的青梅竹马。”
    走廊上惨白的灯光隐约的照过来,打在他侧脸上,少年的脸型尚还青涩,棱角不是很分明。柔软的额发下露出摘下眼镜便有些铮然的眼睛,气质清贵,沉稳内敛。
    她记得他,一直跟在苏静身边出没,就像她一样,在万厉爵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恬不知耻的不肯远离。或许对方与她同病相怜,到底都在肖想什么?
    她的脸在月色下柔滑光亮,唇色水润,仿佛在吸引人去采撷,弯翘的睫毛轻颤。不同于她在人前的高傲不逊,此刻的她有一种难言的寥落孤寂。
    心尖一刺,他上前一步,也不明白自己想做什么。她却突然睁开眼睛,冷然的气氛扩散,“你怎么还在这里?”
    那种毫无好感的眼神,像是密密麻麻的明晃晃的针头,倏忽扎进心脏。由爱故生怖,他胆怯了,脚被钉在地上,没办法上前。
    许唯站起身,准备回去,喝了酒又没吃东西,脚下一虚,被他扶了一把。于世洲怔怔的看着自己手心,滑腻绵软的感觉还在,温热的感觉有些烫人,烧的他浑身火热。
    有一种莫名的悸动,致使整个身体都兴奋了,他微微懊恼,人家都明白的表达了自己的不喜,却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身体接触就兴奋成这个样子,他一定是变态吧?
    许唯不喜欢苏静身边的人,却又割舍不下万厉爵,于世洲只能借着苏静的便利,时而见她一面。在一个学校好几年,说过的话屈指可数。
    他就像生长在最阴暗的灌木丛里见不得光的植被,一双眼睛只会盯着她,密切注视她的一举一动。太近的距离会被驱赶,保持恰当的冷淡才能长久。
    苏静和万厉爵的感情在学校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王子与灰姑娘,高调又热烈,每一个纪念日和节日都是他们秀恩爱的日子。
    许唯默不作声的参与,在她看着他们的时候,他就看着她。碰面的机会多了,她好似对他的感官升温,不再冷眼相待。
    偶尔一两句笑言,足够他回味良久,不经意的肢体接触,也在寂寞空躁的夜里给他无限的幻象旖旎。
    那天下暴雨,许唯被困在学校,不想给家里的司机打电话,呆呆的坐在读书馆发怔。他隐在后门上,高瘦的影子一动不动的矗立良久,终究忍不住走出去。
    “这雨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你怎么回去?”他掐着手指,克制颤抖的内心,平静的问。
    视线落在窗外,没有看她。许唯回神,玩笑一般的说,“去你家落个脚可以吗?”
    她是知道的,于世洲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于是稀里糊涂的,两人去了他校外的房子,打开门是干净简洁的客厅,不多的东西透露出这是个单身汉的小公寓。
    许唯换了鞋子,径直走进去。于世洲的视线落在她脚上,白皙纤细的脚,指头饱满圆润,指甲粉粉的颜色,可爱的不行。
    他深深呼了一口气,克制身体轻微的颤栗,用极克制的声音说,“去洗个澡吧,你淋湿了。”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他从冰箱里取出生姜,切成片,放了几块梨子开始煮。微微靠在厨房案台上,精瘦的腰身堪比国际超模。
    脑子里不可抑制的想着此刻在他的浴室里浑身赤裸白皙的女孩子,水珠会从她纤细的脖子流向白皙的锁骨,吻过软白的不可思议的浑圆胸脯,舔过柔软的小肚子,钻进神秘的丛林中。
    这样想着,底下有个东西已然兴奋起来,从尾椎爬起一股颤栗兴奋的他发抖。他喜欢她,对她有着所有男人对喜欢的人都有的占有欲望,想跟她做爱,想听她软绵绵的哭泣声。
    想带着她一起燃烧,将她化成一滩水,想狠狠的上她,然后一起死在床上。
    他狠狠的闭了一下眼睛,从锅里传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关了火。走进自己的屋子,仔细的挑了一件衣裳,是一件黑色的立领衬衫。
    然后看见她从房间里走出来,视线落在她身上,呼吸一窒,转开目光。他的衣服对她来说有点宽大,下摆都大腿根,一双雪白笔直的双腿,勾魂夺魄。
    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将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反而敞开着,在黑色的衬托下,锁骨白的发光。脸庞干净纯净,头发顺在耳后,湿漉漉的滴水。
    整个人站在那里,穿着他的衣裳,妩媚性感的好像吸人精血的女妖。他的眸子渐深,压抑着那股疯狂的渴望,受着这甜蜜的折磨。
    血液仿佛奔腾的洪水一般汹涌,掩盖在皮肤下的欲望快要破土而出,他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咽喉干渴道:“熬了一点梨子姜水,你喝一点。”
    许唯走到沙发前坐下,摇摇头,表示不喝。于世洲拿出一条干净的浴巾,递给她擦头发,然后她笑吟吟的望着他,“你给我擦。”
    柔软的指腹穿过清香的发丝,好像缠住了他整个人一般,叫人溺毙。她抬起头,一双雾蒙蒙的眸子清澈,他突然伸手遮住她的眼睛。
    喉结咽了咽,终究顺着身体的渴望吻了下去,站在沙发的后面,扶着她的肩膀,吻的很忘我。四瓣绵软的嘴唇相碰,舔舐吮吸,探进口腔舌尖纠缠。
    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他兴奋的不能自已,指尖颤抖着握上她单薄的肩膀,火热的吻蜿蜒而下,带着少年青涩却抛却一切的浓浓渴望。
    脑袋埋在她纤细柔白的脖颈间,不肯放过一寸肌肤,印上一个又一个猩红的印记。仿佛雄狮占有领地宣誓主权,在她身上留下他浓重的气息,打上刻在身体深处的印记。
    女孩子尚还有些青涩的脸庞不知是羞涩还是欢愉,泛着艳色的赤粉。轻巧的剥掉她身上单薄的衬衫,浑身雪白的、喜欢的女孩子就软软的躺在身下。
    他的脸上是疯狂、是狂喜,带着堕入欲望的痴迷,少年的身躯还精瘦,腰肢狭窄,是网上名副其实的公狗腰。捞起她白皙的小腿圈住自己的腰,扶着早已滚烫饱胀的铁柱缓缓下沉。
    终于彻底镶嵌在一起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发出痛吟,一个太大一个太小。她死死的掐着他的肩膀,疼的鼻翼一翕一翕的,不敢动。
    他欢喜的紧紧抱着她,滚烫的吻落在她的额头、鼻尖、嘴角,炙热的呼吸带着成年人浓重的、铺天盖地的欲望。
    缓缓耸动的肩背,皮肤底下肌肉拉伸的力量全都奉献给身下娇小的女孩子。铁柱硕大滚烫,圆润的龟头滑腻,被穴口的嫩肉死死的吸着,缝隙间晶莹的水渍莹润,肉棒一寸一寸的没入嫩粉的小口。
    狰狞丑陋的巨物势不可挡,碾压一般的优势欺负小花核,那样粗硕的一根很难想象小小的洞口怎样才能将它全部吃下去。
    好像嘴巴包住一颗硕大的鹅蛋,阴腔里撑得满满的,穴口吞吐的很艰难。粉色的软肉涨成了透明色,包裹着巨物,透出它的颜色,拔出的时候牵扯着穴口里软媚的嫩肉,艰涩的沉进去时好像阴囊都渴望那湿软之地。
    体谅她初次的辛苦,他轻插慢送了一会儿,背上肌肉蠕动的痕迹很明显。一层薄薄的汗液覆盖少年健硕却狭窄的腰身,动作间的性感肉欲喷薄而出。
    脸上的汗水滑进眼睛,滴在她白腻绵软的胸脯上,身下被死命的箍着,痛并快乐着。他怜爱珍惜的吻掉她的泪水,堵住她的嘴唇,腰肢开始用力耸动。
    每一次都尽了最大的力气,捅到阴道最深处,逼的她呜咽出声又被堵回去。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阴道里缓缓升腾起灼热的温度,肉棒与内壁摩擦出的快感堆积,越来越炙。
    一股排山倒海的快感从尾椎爆发,沿着脊椎窜到头皮上,浑身狠狠一颤,她扬起脖子小腹一阵酸涩的绞痛。身体深处的洪流爆发,阴道死死收缩,夹的他又疼又爽。
    他低低的喘了一声,掐住她的腰,狠狠的干了十来下,抵在耻骨,精关大开。少年的第一次射精持久又滚烫,阴道绞的更紧,疼的他闷哼。
    于世洲狠狠的喘了一口气,睁开眼睛,静谧的卧室,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撒下一片清辉。他猛地回头,没有,什么都没有,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身边哪有那人的身影。
    可是梦里那种做爱到极致的享受感觉仿佛还残存着,那种空虚叫人越加发了疯的想念渴望。原来是做梦,他怅然的叹口气。
    许唯什么时候走的他已经忘了,左右梦里那些旖旎的事情一件都没发生,于世洲抿唇。目光落在已经精神的不行,将薄被顶的老高的阴茎上。
    右手握上去,脑海里回想着她受不了他的动作太猛时娇媚的呻吟,缓缓加快速度撸动,脸上已被情欲覆盖,他微微咬牙,低喘着开口,“唯唯,唯唯、给我……呃……嗯!”
    即使晚上做了那样不堪的梦,醒来还肖想着人家自己解决了一次。白天去上课的时候还是一副面无表情,衣着整齐,禁欲系高冷男神的模样。
    遇见梦里做爱的对象,也能面不改色的淡定着,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越是得不到,越是忍耐,越是幻想着得到她之后要如何补偿自己。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的越来越久,温水煮青蛙一般一点一点的靠近。可惜许唯太关注万厉爵了,对他几乎视而不见。
    于世洲自己一个人在得不到和日渐浓烈的欲望中煎熬,他有时都忍不住想,依着他的智商和许唯已经不对他设防的态度,就算设计得到她也能神不知鬼不觉。
    到底忍住了,他不是精虫上脑的社会蛀虫。他要的是她的心,她的整个人,一辈子跟她上床的权利,不是一时的欢愉。
    苏静和万厉爵结婚的消息传来,他在想终于有机会了,还没来得及朝她表明心意,许唯竟然主动说要嫁给他。
    于世洲当时就傻了,以为自己在做梦,再三确认是许唯亲口承认的,半夜三更,他开车到她家里,在楼下等了一夜。
    不明白自己想干什么,就是想离她近一点,仿佛近一点这个消息就更真实可靠些。从来不抽烟的人,那天车窗下一堆烟蒂。
    在所有人都以为平静无波的脸孔下,只有他自己知晓是怎样铺天盖地的喜悦和血液里都在沸腾的兴奋。结婚的那一天,他依然严肃,将戒指戴在许唯手上的那一刻。
    他听见心里有个声音说,“唯唯,这辈子你都跑不掉了。”
    ~
    说我抄袭的,真无话可说,这篇文之所以诞生,是因为看了太多霸总x小白花的文,而小白花的人设有的又很恶心人,非常不讨喜,相反豪门女二很飒爽(我有点配角控),大气有涵养,很叫人心水,我就想‘她们’圆满一点,于是写了这文。
    而且文案好像穿书啥的,但大家都知道内容很现代,没有幻言的意思。
    至于《云泥》那篇,就是晋江,同一个书名也有很多作者用,还有拐卖梗,真的已经烂大街了,尤其我都没动笔,这也能说我抄袭?不敢苟同。
    捉贼拿脏捉奸拿双,说我抄袭就出调色盘出石锤,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放过原创,别那么敏感。
    挑起事来,大不了我封笔,对你有什么好处?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甜文结局之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强迫臣服(1v1,黑道,H)同居(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