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甜文结局之后(H) 野合(H)

野合(H)

    已经是早上十点,许唯还趴在床上起不来,浑身酸疼,私处木木的,小肚子也有一点痛。想起昨晚她大放厥词要强奸于世洲,结果最后下不来床的是她,就好气。
    叹口气,任命的爬起来,脚将落地差点软倒,一股热流从穴道里流出来,湿了大腿一路。
    窗外薄薄的阳光漏进来,洒在她身上,温润的奶白色,从胸前一直到大腿跟重灾区一般的红痕青紫。
    坐在床上,艰难的伸长了手去更浴巾,房门‘咔嚓’一声响。于世洲出现在门口,用浴巾将她包好,许唯撒气,在他腰上拧了一把。
    剑眉微挑,他疏疏淡淡的目光下移,手上一松,浴巾掉了。许唯轻啊一声,双手下意识环胸。对比着他衣冠楚楚,她全身赤裸。
    眼睛冒出两团火光,瞪向他,“干什么?”
    “想干你。”他含着她耳垂,低声道。
    许唯一僵,再次用浴巾包裹严实自己,郑重道:“我以后再也不不自量力要强奸你了。”
    他似笑非笑,俊脸上是调侃的意味,仿佛在说,‘真的?’
    许唯推开他肩膀,小声道:“真的,你让开。”
    “可是我很喜欢。”他不满她不问他的意见,擅自做决定。
    “可是我不喜欢!”
    “哦。”他拉长了语调,“不喜欢的人我记得昨晚水的一塌糊涂,紧紧的吸着我不让走,最后日进子宫,哭的可怜兮兮的,还说舒服……”
    她一把捂住他的嘴,“你能不能不要说了。”脸都红透了。
    他将她轻轻圈进怀里,下巴搁在她肩膀上,“我说真的,我喜欢你这么对我。尤其帮我口……”
    前半句蛮感动的,后一句又要瞪人了。
    周末,也并没有多少时间休息,晚上许奶奶打电话叫他俩回家。
    八月一日建军节这天,是万家老爷子八十大寿,许唯于世洲跟许家长辈去参加宴会。拜完寿,于世洲叫老人家拉去说话。
    许唯端着一杯酒到小露台吹风,万厉爵从人群中穿过来,穿了黑色的西装,人也俊朗非凡。许唯朝他举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工作顺利吗?有没有给我带礼物。”许唯随口道。
    “还好。”在夜幕下,灯火微凉,从大厅投射过来的灯光稀薄,打在人身上,一片朦朦胧胧,“能少了你的礼物,一会儿拿给你。”
    大厅人满为患,觥筹交错,万家交际圈子不小。许唯偏头看了一会,没见于世洲的影子,想必还叫万爷爷拉着说话。
    万厉爵指尖轻弹杯沿,发觉她梭巡的目光,“在找于世洲?”
    “是啊,还没出来。”她很大方的承认了。万厉爵心头一口怅然的气,有些闷闷的,终究压下那股不甘,微笑道:“这么一会儿都分开不得,不像你。”
    “热恋呢,没办法。”她笑,“说的你好像没经历过一样。”
    记得以前,万厉爵跟苏静恋爱的时候多高调啊,天天名车接送,在校园里招摇过市。校网上一天两个新闻出现的频率。
    还好那时候学校里没人知道她喜欢万厉爵,不然三角恋可是一场大戏。现在想想喜欢他的那些日子,分明才过去不久,却好像此去已经年一样。
    看见他再没了那份悸动,只有平静,眼神无波的平静。万厉爵也是个够清醒的人,他笑的有些涩,“许唯,有时候你真是个狠心的人。”
    说忘就忘,在他终于反悔想要回头的时候。她这样坦荡,连他小心玩的暧昧都再拿不出手,许唯微微低头,不知听没听懂。
    “原来你在这里啊。”苏静从入口过来,挽住万厉爵的手,笑道:“找你好一会儿,都不见人。”
    万厉爵眉眼冷淡的抽回手,“什么事?”
    苏静条件反射的看向许唯,神色有些难看,抿唇道:“你一定要这样吗?”
    万厉爵皱眉,“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
    “为什么回去再说?”苏静倔强的抬起脸,“我知道你后悔了,当初没听你妈的意见跟许唯在一起。想跟我离婚?我成全你。就是许唯恐怕也舍不得世洲呢。”
    一个‘也’字,暗含着她舍不得于世洲又吊着万厉爵的意思,这下轮到许唯尴尬了。沉下脸道:“你俩吵架,拉扯别人干什么,爱离婚离婚,关我什么事?”
    于世洲恰巧从一旁过来,苏静先一步开口,“世洲你来的正好,咱们两对青梅竹马,现在他俩都后悔了,咱们怎么办?”配着她通红的眼眶,好像许唯联合万厉爵欺负她了。
    许唯不由大怒,她说什么了?苏静怎么这么能加戏。
    于世洲走到许唯身边,眉眼带笑的看她,“你后悔了?”
    “谁后悔了?”许唯不雅的翻个白眼,“你后悔了我都不会后悔。”
    突然心口一松,手心的冷汗微凉,原来他还是紧张啊。于世洲牵起她的手,看着苏静道:“她没后悔。就是后悔了,把人困在身边一辈子,我也不会放手。你好自为之。”
    两人牵着手走掉,苏静脸有些发白,掐着掌心的手轻颤。万厉爵嗤笑一声,“跳梁小丑。”也走了。
    苏静捂着脸,她终究还是失去了,万厉爵和于世洲,一个都没守住。为什么?分明之前他们俩都是守护她的。
    这一路寂静无言,夜风拂过树梢,月色清辉,满地银霜。许唯手上甩了甩,牵着于世洲一晃,她问,“你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语气淡淡的,与以往没什么区别,但她就是听出来一丝郁闷。
    许唯想了想前后发生的事情,见过万爷爷出来就遇上她,总不会被爷爷给教训了。那么问题出在之后了?
    她恍然道:“你还在为苏静的话生气?”
    他停下步子,转身专注的看她,“我没生气。”只是苏静说的时候,还是免不了心头一颤。
    “刚才不是挺自信大方的嘛,你这反射弧挺长啊。”她玩笑道。
    “我哪里来的自信,你喜欢的又不是我,万厉爵在你心里住了十年,我们才一年,你随时有可能后悔。”他这样说着,声音就有些涩然。
    她不知道他是这样没有安全感,无奈道:“可是我不喜欢他了啊,苏静说的也是她自己想的,我可没后悔。”
    “那你也后悔过。”他眼睛乜斜,洞穿人心。
    许唯一阵尴尬,抱着他道:“好了,你怎么比女孩子还多愁善感,我保证那该死的念头以后都不会再有。你怕什么?”
    “怕你太长情,又怕你不长情,万厉爵婚姻名存实亡,他家那么喜欢你。你一旦转身,我没有一点资本能留住你。”叹口气,蛮可怜的样子。
    许唯怜爱之心一起,站在他的角度好像还真是。“果然先动心的注定一败涂地。”他又叹了一句。
    许唯觉得他说的不对,捧着他的脸道:“我也喜欢你啊,共度余生的那种喜欢。我像是会吃回头草的那种人吗?信我一次,也信你自己一次。”
    微微踮起脚尖,在他唇角亲吻,等到湿润了,才慢慢探进嘴里,含住他的舌尖。反被动为主动,他抱着她往旁边一转,将人抵在墙上。
    疯狂的吻从脖子一路蔓延到锁骨,所过之处点火一般,激起颤栗。带一点薄茧的手捞起裙子,火热的掌心贴在柔软的腰肢上,滚烫酥麻。
    许唯轻哼了一声,攀上他的肩膀才能稳住自己。单薄柔软的一层布料被挑开,私处风凉凉的,刺激的她瑟缩。
    皮带解扣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清晰,然后就被一根粗硕滚烫的东西抵上来。许唯一惊,神智清醒了一大半,喘声道:“不行,在外面呢。”
    “不会发现的……”他低声安慰。
    万家的后花园非常宽阔,没有监控且树木茂盛,他俩在小路死角。两边来人远远的都可以看见,可是许唯背靠灯光,没有安全感。
    这样偷情一般的情事,随时有可能被人发现秘密,更加刺激了。阴唇在他的揉捏下升温柔软,小腹紧绷,淫水流了他一手。
    纤细白皙的腿被架在强劲的腰肢上,他缓缓沉腰,肉棒被不断蠕动的小穴吃到深处。由于紧张,小穴奋力想将肉棒推出去。
    却在蠕动收缩中含的更紧,两者紧紧镶嵌,没有一丝缝隙。阴茎肿大狰狞,推着穴道里的嫩肉捅进更深处。
    里面层层的媚肉朝着一个方向顺着,在肉棒往出来退的时候,刮着逆鳞一般,挽留阻碍力道十足。尤其他这样轻插慢抽,那种擦刮疼痛的感觉都清清楚楚。
    许唯不由呜咽一声,密道被撑的张大到极致,穴口的阴唇巴着阴茎不放,洞口的嫩肉成了透明色,吞吐着晶亮的淫液。
    甬道里湿湿热热,饱胀感一路传到神经末梢,只剩被填充的感觉。见她适应了,他缓缓带着力道的冲刺,臂间挂着白玉一般的腿。
    肉棒次次深入蜜穴深处,即使甬道紧致吸力十足,也不能阻碍肉棒急速的进出。仿佛一根滚烫的火棍,直直的戳进身体深处,甬道内壁紧绞收缩快感汹涌。
    小腹酸胀,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尾椎骨升腾起一阵接着一阵灭顶的电流。舒服夹杂着一丝微小的痛意,不敢大声的呻吟,所有的喘息悉数被堵回去。
    甬道紧致,含住肉棒很艰难,穴口的软肉随时有被撑裂开的可能。每每全根没入往出来退的时候,都好像拔真空注射器一般艰难。
    小穴里仿佛有无数的小嘴,哪些小嘴恍若吸盘,吸住肉棒就不放。甚至顶进最深处,哪里也有一张小口,次次吻在马眼上,要吸出所有的精液。
    肉棒被密道吸绞的有一种要断掉的疼痛,混杂着埋身在无比柔软的软肉里,快感无数倍放大。他的脸上是一种沉迷情事的疯狂,抛却了所有,只有次次打桩一般的重复动作。
    许唯满面潮红,小腹痉挛了几次,淫水流了满腿。突然蹙眉闷哼一声,密道褶皱深处,有一处微微凸起的肉粒被他猛地撞到。
    她浑身一颤,腿一软,幸而被他抱着不至于滑到地上。之后有意欺负她一般,肉棒变着角度故意去撞哪里,指甲无意识的掐进他背上的皮肤。
    道道的红痕在月色下都很醒目,许唯哼了一声,刚要求饶,忽听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有人路过。
    她瞪大眼睛,听他在耳边喘气,“有人来了,小声点。”
    她咬住嘴唇,本以为他会收敛一点,却是变本加厉次次撞在哪一点敏感上。许唯恨死他了,强忍着不出声,雪白浑圆的臀瓣故意收缩。
    身体好像着了火,小穴深处的灼热痉挛传遍全身,她的脸颊通红,身上滚烫。人却仿佛水里捞出来的,汗滴不断。
    那一点小肉粒受不住打桩一般的猛力顶撞,悄然嫣红,致使感官更甚。身上过电一般抽搐,颤抖不停,小穴已经急剧收缩了几次,小腹酸软的再流不出来水。
    许唯一口咬在于世洲肩膀上,手上狠狠的掐着他,才能忍着不叫出声来。这一点微小的疼痛刺激,更像是一种催化,浑身的力量聚集于腰腹,重重的冲刺。
    许唯哭的很小声,身上已经没有一点力气,腿软的站不住,淫液精液覆盖的萋草之地淫靡不堪。
    嫣红充血的阴唇软哒哒的拉耸着,合不上的穴口一股白浊接着一股白浊流了满腿,里面红肿的软肉可以看见一点。
    他温柔的将她打理好,汗湿的头发抚到耳后,耐心的亲吻她的唇,“不要哭了,他们没听见。”
    许唯想推开他,可是没有力气,就是觉得羞耻,在万家后院跟他做了这么久。于世洲将人揽在臂弯,“回去吧,我给你上一点药。”
    这样的时间地点让他有一点兴奋,干起来就不管不顾,好像有些弄伤她了。许唯道:“几点了?”开口才发觉声音已经哑的不像话。
    九点多了,他们胡闹了一个小时,许唯深感无法见人了,催他回家。于世洲神清气爽的半抱着她,她的内裤全湿了,此刻在他裤兜里。
    所以裙子里面什么也没穿,她羞的不行,腿间黏糊糊的,一走路穴道里就麻木刺疼的厉害。被强行撑开的感觉还很强烈,有一种空虚的合不拢的感觉。
    “你们小时候是不是在这院子里玩过捉迷藏?”他饶有兴致的问。
    累的不行,她有气无力的回,“是。”
    “那我们刚才做爱的地方,你跟万厉爵去藏过吗?”他贴在她耳边咬字,滚烫的气息喷在耳廓。
    她的身子现在格外敏感,被他这样一刺激,都感觉有一大股东西流出来了,急忙夹紧腿,“没有!”
    “真的没有?”
    许唯不理他了,半晌,于世洲开口道:“好嫉妒,想在所有你们玩过的地方干你一回,抹去你们所有的回忆。”
    她累的没力气跟他分辨,于世洲小心的将人扶进车子。许唯睡的迷迷糊糊,感觉有人看她。腮边的头发被抿到耳后,有人低语。“唯唯,我真的好爱你。”
    ~
    大概就完结了,再来几章番外,十万字差不多了。
    上次写了车震有评论说那啥恶心,我就有点不大敢写了,之后再有的话会标注“慎入”,就这。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甜文结局之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强迫臣服(1v1,黑道,H)同居(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