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见玉 像是活在梦里一样

像是活在梦里一样

    留下那支润唇膏大概是付灵臻在他面前鼓起的最大勇气做的小动作了,当时在呛鼻的尼古丁气息中,她突发奇想,如果落下什么东西在他这里,那应该能借着还东西,再见一面的。
    其实下车的时候,她是有些心虚的,为自己这想与他多一点交集的拙劣的伎俩而心虚。
    后面回去,一晚上都没睡得着,因为她突然想到,自己都觉得她的私心昭然若揭,谢辰遇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于是一整夜付灵臻都在忐忑中度过。
    既害怕他找她,又害怕他不找她。
    但是无论如何,自己在他眼里,和那些趋炎附势的女人估计没什么两样了。
    付灵臻是第二天天亮了才撑不住困意睡觉的,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祛完水肿下楼,正好赶上午饭时间。
    “昨晚又不睡觉,晚上不睡白天不醒。”孟婉君念叨了两句,付灵臻都没说什么。
    午饭刚好有一道蜜汁烤鸡,付咏手里正拿着个鸡腿啃着,盘里还剩一个,付灵臻拿起筷子准备夹一旁的鸡中翅。筷子在鸡腿上边掠过,停在鸡中翅上,原本看着这里的孟婉君把悬空的筷子自然转到一旁,夹起一块鲥鱼肉放到碗里。
    付灵臻眼角余光扫到这一幕,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翅膀,没说什么。
    付咏三下五除二的啃完手里的鸡腿,然后直接伸手越过半个餐桌,把另一只鸡腿拿起。
    “这鱼肉好吃,你们多吃点。”孟婉君笑笑,夹了块带鱼肉放到付灵臻碗里:“怎么就吃骨头,都不吃肉。”
    这鱼是清蒸的,鱼肉上沾了点蒸鱼豉油。
    付灵臻掀起眼皮看她:“翅膀最好吃。”
    “也是,你最爱吃翅膀了,你弟爱吃腿,你俩分的好好的,不像别人家的孩子,为了抢吃的大打出手。”
    吃完饭后付灵臻打开冰箱,发现原本放着的蛋糕没了。
    “你找什么啊?”
    “我昨天带回来的蛋糕呢?”
    “你弟今早不想吃早饭,就把蛋糕吃了。”孟婉君答的随意。
    “哦。”付灵臻应了声,掩下失落,关上冰箱门。
    “他说还挺好吃的,在哪买的,改天我再去买?”
    “忘记了,好像挺远的。”她撒了个慌。
    “那算了。”
    “晚上想吃什么?”孟婉君又问。
    付灵臻摇了摇头:“等会回学校了。”
    “这么早?”
    “室友今天过生日。”
    临出门前,孟婉君让她把冰箱里那盒奶油草莓带上说分给室友,她点了点头。
    晚上八点,付灵臻跟着两个室友走进酒吧。
    寿星蒋媛媛招呼她们一起到卡座坐下,大家把礼物给她,她笑着接过去。
    这时候有人问她,男朋友怎么没来。
    “他出差了哎,不过礼物他提前送我了。”
    蒋媛媛男朋友是个富二代小开,平时喜欢送她一些东西,出手阔绰,蒋媛媛也乐于炫耀。
    见她秀自己手上的手表,脸上一副恋爱中的女人的甜蜜模样,大家都意思意思的夸说好看。
    后边喝了会小酒之后,有人拉了拉蒋媛媛衣角指了指不远处:“我看着这人好像有点像你男朋友啊?”
    一句话把卡座里的人都不约而同抬起头,有人抱着吃瓜的心情,有人则眼里意味不明。
    蒋媛媛眯了眯眼睛看过去,果然见到一个熟悉的人站在吧台旁,身边站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
    “李鹏!你不是说出差吗?”蒋媛媛是个暴脾气,冲上去就质问。
    原本以为的心虚、逃避之类的并没有李鹏身上出现,他反而是毫不在意的问她玩的开心吗。
    手里那个女人递过来的酒都没放下,两人挨得很近。
    “妹妹也来玩啊?”
    “她过生日。”
    两个人视若无人的交谈。
    然后女人笑了笑,转向蒋媛媛,说了声妹妹生日快乐。
    眼里挑衅意味明显。
    蒋媛媛身体发抖,流着泪质问他到底为什么能这样谎言被戳穿了还面不改色。
    对此李鹏的回答是:“别闹了乖,明天给你买你喜欢的包。”
    “李少对女朋友真好啊。”女人丰满的酥胸碰着他的手臂,笑声妩媚。
    “喜欢啊?给你也买一个。”
    “啪——”
    女人的尖叫声把附近的吸引力都拉了过来,李鹏不可置信的看着举着手掌的女人,他脸上慢慢浮起一个手印,蒋媛媛浑身发抖,双眼泛红的瞪着他。
    “我那么喜欢你!你就这么对我!”她几乎是声嘶力竭。
    李鹏抄起一个酒瓶,就是往地上摔。
    付灵臻几人眼看不好,连忙上前护着蒋媛媛,就怕他要动手。
    “他妈的老子对你还不够好吗?给你钱还不够吗,乖乖拿钱少管老子事懂不懂!”
    “你把我当什么了!”蒋媛媛挣扎着像是要和他拼命,被拉了回来。
    “你们美院,他妈的不就是一群爱钱的,有钱就能玩的吗?”
    他还想再骂,付灵臻拿起一旁的酒杯,朝他脸上泼去:“少拿你龌龊的心思揣摩别人!”
    李鹏摸了把脸上的酒水,哼了声:“呵,有脾气,二十万,我踹了她你跟我。”
    “傻逼。”付灵臻小声吐出两个字。
    她声音偏软,骂人的时候也是听着绵软动听,不像骂人,反而像是撒娇。
    二楼看台上的人听到这句脏话,突然笑了,喊来安保让人制止这场闹剧。
    付灵臻听着安保跟她说谢先生有事找她的时候,还有些愣神,然后顺着他的指示看到二楼趴在栏杆上的男人。
    那一刻,她觉得脚底有些虚浮,不真实的像是活在梦里一样。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天下谋妆(古言NP)钢铁森林熟人作案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系统】灌篮高手采精攻略(校园nph)蝴蝶效应汁水丰沛 (古言 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