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不可战胜的春天(出轨 NPH 高H) 望·却

望·却

    今天发生的事实在让人脚软,虽然医院离家没有很远,凌会还是叫了个车。一路上她凝神搜索着“俞主任”的信息,这个姓不算常见,很快她就找到了要找的人。
    标准证件照上的男人比实际看到的要老成,肤色极白,戴着一副古板的金边眼镜,就一位“德高望重”的重点医院主任医师而言,他算得上相当年轻,连四十岁都不到的年纪。
    以凌会的审美来说,俞主任的长相虽不如蒋克就那么阳光俊美,但也十分帅气,就像早年间韩剧里常见的那种男二号角色。他的面部五官很精致,眉目轮廓深邃,尤其那双眼睛最出挑,眼尾微微上挑,睫毛阴郁地垂着,抿着唇面无表情的样子,使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孤傲。
    他还总爱扬头看人,甚至在大合影里都微抬着下巴,挤在几十号人当中,看起来都是心情最不好的那一个。
    总之,不像是个好相处的人,这是凌会对他的第一印象。
    但那种熟悉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她皱紧了眉细细思索,忽然灵光一闪:年轻的声音,深邃的眉眼,长长的睫毛……记忆中的一双眼睛与俞松屹狭长的双目渐渐重合——他似乎,好像,或许,就是给自己做肿瘤手术的那个男大夫?
    凌会出了一脊梁冷汗。她不知道俞松屹刚才看了多久,认出她没有,她只知道自己和这家医院似乎存在着某种孽缘。先是蒋克就,再是俞松屹,这种混乱的情况如果再继续下去,可能会走到无法挽回的境地——她产生了这样的不祥预感。
    哪怕她被热情冲昏头脑,此刻也产生了深深的忌惮。就算蒋克就再联系她,她也绝不会冒险再去医院偷欢。
    第二天,凌会去人事处,想修改自己的医保定点医院,却被劝阻了:“那儿离你家多近啊,是那片儿最好的医院了吧?万一有点什么事,那就是最方便的,你为什么要换啊?”
    凌会支支吾吾,闹了个好大的红脸,最后还是抓着自己的医保卡悻悻地走了。
    她有些气恼。蒋克就没再联系她,也不知道后续处理得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再去招惹俞松屹。她总有个想法,不应该再和俞松屹接触,应该让这事儿就这么自然地过去。
    但蒋克就对她而言,何尝不像另一根炮仗?她固然想点燃了快活一番,却真的有点后怕了。这种心情就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吧!
    今天有位同事家里有事,她答应晚上替她去小音乐厅那儿盯一场演出。正好老宋来了信息,说这两天都回不了家,她心里不是滋味,又松了口气。
    在没收拾好心情之前,凌会还没想好下一步要怎么办,只是本能地觉得不能打草惊蛇。就算要摊牌,要离婚,她也需要掌握确凿的证据,否则连凌大江、徐志英这关她都过不去。
    她也没想好要不要把这件事向亲近的几个闺蜜诉说,尤其是关系最好的关宝儿和季曾冰,一个刚结婚,正在蜜里调油;一个换了工作,远赴海外闯荡。她曾几次在对话框输入大段大段的倾诉,最后都删了,怎么也开不了口。
    自己是最没出息的,家庭普通,事业平平,婚姻也陷入了危机,就连搞婚外情都搞不明白。
    演出已经开始了,今天的剧目是舞台剧《简爱》,都是剧院自己的演员,中文卡司,上座率并不高。凌会靠在墙上,眼睛里映着舞台上灯光璀璨,心情晦暗难明。
    过了会儿,她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大声说话,怕影响到观众,忙出去看看怎么回事。门一开,就听到两方都拔高了调门在吵嚷,还没到吵架的地步,只是一边用的是英文。
    今天负责引导入场的两个实习场务都是女孩,一个叫崔月月,一个叫夏季,是同一所中专的同学。一对外国夫妇不满地拿着两张票,皱着眉大声说着什么,她俩显然听不懂,手足无措地站着。不远处还有几个工作人员围着,但明显都因为语言不通而不敢上前解围。
    凌会本科是英语专业,在前单位也兼任着领导的翻译工作,知道这情况也只有自己上了,理理裙子,义不容辞地走了过去。
    ——————
    进入过渡期,稍微走点剧情,会尽力塞点H的,请不要着急哦~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甜文结局之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强迫臣服(1v1,黑道,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同居(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