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重生,摄政王的太后娘娘 第103章木盒里的珠子,独行

第103章木盒里的珠子,独行

    两人对视,纳闷。
    曲敏儿却更加疑惑,那石砖松动的感觉,绝对不是错觉。
    “你们让开。”曲敏儿说话间,将两人推开,自己上前,跪在原地。
    曲敏儿直接将手按在那古老纹路上,无人可见的金光在众人不可视的情况下,从曲敏儿手掌之中融入石砖纹路之上。
    石砖在曲敏儿接触下,不断凹陷,叁人震惊的神情下,一线银光从凹陷处射向最中间的神明张开无一物的掌心之中。
    掌心一阵灼烧,刺痛让曲敏儿反射性松开手,跌坐在地,不过眨眼的功夫,本来无一物的神明雕像的掌心之中扭曲旋转出一道虚口,一个木盒缓缓出现在虚口之中。
    在叁人惊骇的眼中,直线掉落在地。
    ‘啪嗒’
    木盒落地,正好镶砌在那石砖凹陷的地方,声响惊醒众人。
    银色光线和神明雕像的掌心虚口皆同时消失不见,只留下地上简朴的木盒。
    春梅和冬雪,脑中轰鸣,只觉刚刚发生的一切,神奇的让她们不知如何解释。
    曲敏儿面上很平静,心中却异常骇然,掌心还余留那灼烧感的刺痛微微颤抖。
    她下意识弯腰去捡木盒,去被回神之后的冬雪抓住手腕,“娘娘,小心”。
    冬雪因为再次降临的那窒息挤压身体的感觉,睚眦欲裂,抓住曲敏儿的手都在无意识的颤抖。
    “冬雪,你不舒服吗?”曲敏儿发现冬雪的异样,侧头一看,就发先她们再次变了脸色的模样,急忙道,“你们先出去,这里我自己来。”
    冬雪和春梅自知留在这里只会成为曲敏儿的拖累,只能相互搀扶着再次安静的退到门口。
    曲敏儿回头见两人站在门口,脸色恢复一些之后,才拿着神案上的烛盏,借助烛盏上尖锐的根刺,挑开木盒。
    一颗浑圆艳红的珠子,晶莹剔透,映入曲敏儿眼中,“好漂亮。”
    赞叹脱口而出。
    谨慎下,曲敏儿还是等了会,见这珠子真的没有什么异常,才放心的弯腰捡了起来。
    木盒一离开凹陷之处,异变突生。
    印着古老纹路的石砖像是被激活,发出颤动。
    石砖为中心点向外扩散一个圆形的虚影,大地被不断腐蚀,不断溶解,不停向四周扩散,逼得曲敏儿脸色大变,捧着木盒急忙后退。
    一道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入的洞口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曲敏儿眼前。
    黑黝黝的洞口之下,一望无际的阶梯不断蔓延盘旋至地底深处。
    “出现了。”曲敏儿喃喃,握着木盒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阶梯的出现,木盒中血红的珠子闪烁了一下红光,但注意力一直被洞口吸引的曲敏儿并未发觉。
    “春梅,冬雪,我们走。”曲敏儿招呼门外两人。
    春梅和冬雪重新进入观中,那股窒息挤压感,瞬间袭来,比前两次更加严重,像是背着巨山,搅碎五脏,难以移动。
    曲敏儿见状,急忙过去,“怎会如此!你们退回去,快!退回去!”
    “不。娘娘,奴婢没事。”冬雪咬紧牙关,摇头。
    “我们可以。让我们再试试,”春梅冷汗淋漓,眼神坚毅。
    两人都知道,若一直这样,曲敏儿不会带她们一起走,所以她们固执的堵上命也要试一次。
    “你们·····。”曲敏儿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景,却对两人的执拗无可奈可,只能担忧的看着她们艰难的一步一步的移动。
    春梅和冬雪一步一喘,好不容易移到洞口时,身上的压力徒然激增,一个踉跄,口中腥甜呕出,单手撑地跪在洞口前,再难移动一步。
    “春梅,冬雪。”曲敏儿吓了一跳,立马搀扶着两人,不顾她们的挣扎强硬的拉扯着她们急速退回到殿门口。
    两人脸色惨白,一退回殿门口,立刻就瘫软了下去,鲜血呕出,再也止不住。
    强忍的巨疼让浑身都在发抖,骨头被打碎一般咯咯响。
    曲敏儿神情越发凝重,回头看向那黑黝黝的洞口,随后说道,“我一个人去,你们回凤仪宫。”
    “娘娘!”虽然心中早已猜到,但听到曲敏儿的决定,两人还是不可抑制的惊呼,抬头,皆是不赞同的看着她。
    “娘娘,这里太古怪了。你别进去。”春梅脸色苍白,嘴因鲜血猩红。整个人萎靡而喘息的说道,胸口撕裂的疼痛提醒着她,刚刚的一切不是幻觉,她真的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娘娘,我带你避开守卫从宫门飞出去。这里,真的太古怪。”冬雪紧紧抓着曲敏儿的手腕,浑身挤压撕裂般的疼,让她止不住的颤抖,可抓着曲敏儿的手却用上死力。不准她挣脱。
    “冬雪,你一个人或许能避开那些守卫,带着我,容易暴露。被抓到,你难逃一死。绝对不行。”曲敏儿想也没想就拒绝,随后看着欲言又止的春梅,严肃道,“我意已决,谁说都无用。”
    曲敏儿固执不容拒绝的眼神,让两人败下阵来,冬雪紧紧握着手中的剑,固执道,“那我就找其他方式出宫去芙蓉阁找你。”
    “你·····”曲敏儿看着受伤不轻的冬雪,只觉头疼。
    春梅因为功力不够,没法做到像冬雪神不知鬼不觉的避开守卫,一脸懊悔纠结,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
    曲敏儿深深看了门口沉默却异常固执的两人,最后什么都没说,挣脱了冬雪,转身独立一人踏上了洞口的阶梯,最后被地底的黑暗笼罩,消失在两人眼中。
    春梅紧紧抓着衣服,看着消失不见的曲敏儿,心咚咚直跳。
    这座诡异古怪,充满难以解释现象的道观,她第一次六神无主,心头沉甸甸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会照顾好娘娘。”冬雪看了看一旁迷惘又带惊俱的春梅,严肃承诺道,随后直接飞身上屋顶,步履一滞,忍着身体的巨疼,几个跳跃消失在原地。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挚爱 (重生 1v1)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快穿)插足者梵行掰直病娇论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