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假戏真做(NPH) 7、老色批

7、老色批

    姜黎想着,既然改变不了自己被凌辱的结局,只能尽可能的让自己少吃点苦。
    她不想因为这件事情,给她心理上造成伤害的同时,还给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残缺。
    她以为纪岑只顾享受,不会顾及她的感受,可没想到,她乳尖上被挤压的力道松了,变成了轻柔爱抚,好似盘完这一个热乎乎的包子。
    姜黎一度怀疑,压在她身上的这个男人是在装醉,借着酒醉之名半推半就的默认了那叁个男人给他安排的女人。
    清醒时拉不下面子来干的龌龊事,可以借着酒意肆无忌惮的发泄兽欲,待日后他们提起,他一句“当时我喝得不省人事,什么都不知道,也记不清了”便可轻描淡写的将他的罪行撇开,毫无负罪感。
    所以,在姜黎眼里,纪岑与应向丞他们叁个没有区别,都是人面兽心的老色批,迟早会遭报应。
    许是不满姜黎的不投入,纪岑惩罚性的咬了她乳头一口,疼得姜黎龇牙咧嘴,怒目瞠视。
    “叫啊,我想听听你的声音。”纪岑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姜黎的耳边轻声响起。
    姜黎一阵反胃,愈发觉得纪岑恶心且恶趣味,要她在一个施暴者的身下呻吟娇喘,她做不到!
    见姜黎撇开脸,纪岑强行将她脑袋掰正,“唉,不听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在纪岑的喟叹声中,姜黎明显感觉到,那根坚硬的肉棒冲击得更快更猛了,将她湿滑的小穴插得噗呲噗呲的响,水唧唧的。
    也不知是蜜道里分泌的汁液变多了,还是在纪岑不断的抽插下将这紧密的通撑开了,姜黎竟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已经开始适应这样的膨胀程度,不似一开始那样难受难忍了。
    思想这么一滑坡,姜黎的注意力被带偏到自己身体的那一处,这才发现,那一处酥酥麻麻又带着些许酸意,明明她厌恶被强迫凌辱的感觉,可那紧密的充盈感竟是让她的身体竟有几分沉沦。
    好似……一旦那塞满她整条蜜道的肉棒抽出去,便会陷入无限的空虚一般。
    姜黎被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吓到,狠狠的甩了几下头:不!她怎会因生理的反应而失去理智?
    这种男欢女爱的事情,在姜黎看来,只能是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并感受身体契合所带来的美好享受,这几个男人,只会让她恶心,根本不配!
    见着姜黎依旧咬牙不出声,纪岑双手撑着姜黎的大奶起了身,而后抱住她的双腿,站立的后的他更加容易施力,猛烈的撞击,让姜黎的屁股啪啪作响。
    巨大的冲力让姜黎屁股上的肉一颤一颤的,尤其是那对浑圆的大奶子,duangduang的荡漾着,随着纪岑的一进一出而上下摇晃,时不时还撞击在一起,荡起层层肉浪。
    “卧槽,这奶子TM的晃到老子心坎儿里去了,鸡巴又硬了!”苏迎幸双眼如虎豹一样盯在姜黎四处乱晃的奶子上移不开眼。
    恰逢此时,商敬宇的手机铃声响起:遗忘遗忘都遗忘,随我的节奏摇晃,啊~~~摇晃摇晃再摇晃,若隐若现的微光,啊~~~
    如梦似幻的音乐声为这场性爱之事增添了些许情调,纪岑被姜黎如脱兔般灵活乱窜的大奶晃花了眼,愈发的卖力撞击,他喜欢看这两只雪白的大奶子摇晃撞击在一起又荡开的画面,就这么撞击吧,不要停。
    “不行,老子忍不住了!”苏迎幸说话间,已经猴急的走了过去,一把抓住姜黎乱晃的奶子,另一手打算解开裤子,将他那饥渴的肉棍夹进姜黎两个奶子间的深沟中好好享受一番。
    纪岑却是一把拉开苏迎幸按在姜黎胸上的手,“别动我包子,我还没饱,一会儿还要吃的。”
    “……”苏迎幸无语的抚了抚额,明明是四个人的包子,怎么就成了纪岑的私有物了?
    偏偏纪岑衣服护食的样子,完全不给苏迎幸再伸手的机会,到嘴的奶子,苏迎幸吃不着。
    “行行行,看在你今晚破处的份儿上,老子不跟你争。”苏迎幸憋红着脸,悻悻的又回到了床边坐下,背对着纪岑的方向,眼不见为净,先让自己饥渴的小兄弟冷静冷静。
    赶走苏迎幸,纪岑突然一个猛冲,比前面的每一下都要用力,直接抵触到了姜黎的子宫。
    “啊哈~”姜黎终是没绷住,在这疼痛与酸麻的交织下,痛吟出了声。
    姜黎这才知道,刚才纪岑只是在热身,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与长短。
    他精壮的手臂和腹部,彰显着他的体力不容小觑。
    这才是第一个男人,她都已经受不了,若待会儿那叁个男人一起上,她该怎么办?
    难不成,今天要被干废在这里?
    若是因为被强暴致死而上新闻,那她可真的是死不瞑目。
    “嗯~嗯啊~啊哈~”强烈且连续的撞击让姜黎的呻吟声不停的溢出喉咙,她已无法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索性就随心而为,痛了就叫,能让身体的痛意抵消一些。
    姜黎的娇喘声听在纪岑的耳朵里,犹如小猫挠痒痒,酥酥麻麻,在他的一声声低吼中,那即将要喷发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毕竟纪岑是第一次,男人的第一次都不会特别持久,尤其是在这药物的催动下,在最后一个冲刺中,他将自己存了许久的精液悉数喷射进了姜黎幽深的洞穴之中。
    如同泄气的皮球,纪岑脱力的整个身子匍了下去,压在姜黎的身上喘着粗气。
    姜黎眉头紧锁,热乎乎的液体在她的体内,让她恶心不已,他怎么可以射在她里面?!
    “坏了!”应向丞突然一拍大腿,“忘了让他戴套了。”
    虽然戴套做爱在感觉上大打折扣,但他们依旧会选择戴套,谨防与他们发生过关系的女人怀怀孕,毕竟,他们只是玩玩  而已,不想沾染麻烦。
    像他们这样有身份的男人,不乏有搞手段想要怀上他们孩子的女人,是以,在每次完事之后,他们会将取下的套套销毁,防止心机女借用套套里面的精子去试孕。
    商敬宇指了指瘫软在姜黎身上的纪岑,“已经射了……”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熟人作案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系统】灌篮高手采精攻略(校园nph)汁水丰沛 (古言 1V1H)宠儿(1v1 古言)掌心宝(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