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占有】四

【占有】四

    “你如果不是自愿的,可以做点什么小动作,撩撩头发之类就行。”
    钉崎在近距离处比划,有一下没一下拿锤子敲在无下限上。
    “在容疑者面前大声告知援助暗示?注定不可能成功的吧。”容疑者歪着脑袋,头顶头紧贴着所谓的妻子,说着话便扣起你左手往人脸前举,“而且呐,都说是‘合法夫妇’了,老师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嘛。真的真——的要哭出来了哦?”
    随后是大大方方三两句介绍,斩钉截铁强调自由恋爱,甚至婚戒都说掏就掏看着不像演的。
    哪怕铁青着脸抱着两臂随便听两句,都会忍不住腹诽一下“这么不靠谱的人在这种事上竟然靠得住吗”“不可思议真的存在女性颜狗入脑到沉迷垃圾牺牲自己今生幸福的地步啊”“虽然但是‘不立刻答应求婚的话从今日起会每天随机摧毁世界上一个国家政权哦’这种屁话甚至增加了整件事的可信度”。
    戒指扎眼,映着一星半点灯光闪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眨眼功夫,制服领后挂着的另一只也拽出来了。像洗脑用的钟摆晃晃悠悠,像给人头盖骨开洞,直往里灌迷魂汤。
    过于荒诞以至于反到逼真起来了吗。盯着交迭的指缝扣紧的手,鼻腔出气,钉崎“嗯”了一声。戴着戒指的手指甲短短的,整齐且圆润,甲缝里塞着东西,皮屑血痂或是受了什么伤。似乎意识到目光停驻的位置不妙,交迭相扣的动作极自然变为握紧团拢,婆娑磨蹭,随即被牵着引着藏去躲起来。
    是因此才更怕的心慌抖的打颤,连吸气都喘不上来啊。总不能说是畏寒吧,从头到脚遮得严严实实,脖子都一丝不苟裹在高领后了。
    差点就被这王八蛋骗过去。钉崎说,“明明整个人都在发抖……”
    “ん…?”看上去像被这句自言自语提醒,才意识到问题所在。眼见男人低下头,贴的更近声音更恶心,“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呐,能忍耐一下嘛?颤抖成这个样子,确实很容易被误会呢……”
    不行,实在忍不住了。钉崎刚要发作,听见伏黑说“以前没听你提起过”。
    “えっ、エエェーーーっ???真的假的,你们两个,绝对见过吧??”信口雌黄的混账比谁都更吃惊,甚至动作幅度大得夸张,探着脑袋问完这边又扭过身子和那边核实,“惠可能没意识到呐……你呢,有印象么,嗯?”
    自己听着反胃打冷颤可以理解,但连咬着嘴唇拼命克制的“合法妻子”都闻言哆嗦一下,这合理吗。钉崎只死盯着伏黑的脸,一手正捏着手机侧键,准备无论下一秒听到怎样的异议,都先第一时间把紧急联络电话拨出去。
    左等右等,只等来被雷劈了似的半个气音,“……!!是那个——”
    “是哦!”男人打断,边说边摆弄玩偶般给身边坐着的人调整姿势,“毕竟之前也有在高专任职……まぁっ、这种应该得算办公室恋情诶。”
    钉崎捏着伏黑手臂玩了命的掐,“真见过??你知道??”
    即便嘴角垮到地上去,伏黑的答复依然是无可奈何的点头。一时半会钉崎连手都不知该往哪放,只指南针似的直直往屋里举,“确定不是无良教师本性暴露绑架了一名可怜女性吗??这家伙真的会有人喜欢吗??你刚开始也认不出对方没错吧伏黑,真的没有被暗示诈欺吗??”
    本性暴露无人喜欢绑架可怜女性的无良教师说“再提示一下,老师本人还在这里哦?还是听得很清楚哦”。
    “违背个人意志就是骚扰,和结没结婚无关。”钉崎说完,紧捏着锤子跌坐进屋里最后一张空椅子。虎杖垂着脑袋欲言又止,最后选择自己把自己的嘴捂上。伏黑抱着手臂靠着墙,犹豫了片刻措辞,抬眼看着你说,“您……变化……非常大。”
    “うん…因为戴着眼罩才没认出来吧,大概。”已完全习惯被无视对待的说话人抬起手,指腹贴着你遮了半张脸的黑布边缘蹭了半圈,半揭不揭作势要掀开些似的,最后也只抚平皱褶。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甜文结局之后(H)强迫臣服(1v1,黑道,H)同居(1v1)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