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解藏 第四十五章:离开(一)

第四十五章:离开(一)

    对于陈曦突然的添加自己微信,宁寒纾直觉肯定和荆以行有关,她们之间唯一的交际,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她犹豫了下,还是按下了“同意”键。
    没隔多久陈曦就发过来了消息,先是礼貌说了句不好意思,没有经过她同意就申请添加她的联系方式。宁寒纾并没有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回道:“没关系,你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陈曦也没有遮掩,直接表明自己的来意,回复说自己是为了荆以行而来的。
    她说,希望分手的事希望宁寒纾再考虑一下,以她的感觉来看荆以行仍然爱着她。
    宁寒纾有些意外,按道理来说她和荆以行分手,陈曦不就可以和他顺理成章订婚么。
    不过宁寒纾没有多想,她给她的回答和给楚河说的意思差不多,和荆以行,他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
    她不知道陈曦是怎么感觉到荆以行还喜欢她,以她的实际感受来看,他只会恨她入骨,怎么还会有爱。
    看到屏幕上跳出来的消息,陈曦不觉得意外,虽然她和宁寒纾只接触过一回,但她感觉她明显是不会轻易回头的人,她曾经甚至以为宁寒纾不像看起来那么喜欢荆以行。
    为了更加确认自己的想法,陈曦又发了条信息过去,也正是从这条信息里宁寒纾才知道荆以行要出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这里陈曦耍了个小心思,她知道荆以行去叁个月,在给宁寒纾透露的信息里她却故意说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
    大概她认为把时间说的更“极端”一点,才更容易试探出宁寒纾的想法。
    此时的宁寒纾足足呆了半分钟,在她想问些什么的时候才意识到,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关联了,不如不问,可能说多了还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最后她只回了个“噢”字,是真的有些显得冷漠,甚至连个祝福的话语也没说,就像路人差不多。
    陈曦看到宁寒纾的回复瞬间觉得荆以行是不是爱错了人,同时她也觉得这两个人肯定不是荆以行嘴里说的那样,所谓的和平分手。
    接收到这样的回答,陈曦自己也不好意思再旁敲侧击下去,她想要的答案她已经得到了,宁寒纾不会再回到荆以行身边,对暗恋了荆以行许久的她来说是件好事。
    不能否认,如果宁寒纾不走,荆以行绝不对会和她在一起,陈曦很清楚这个事实。
    和宁寒纾结束对话后,她将她们的聊天记录转发给了自己的好友,远在他国的朋友立马给她发来“祝贺”,恭喜她即将成为荆以行的未婚妻。
    陈曦说荆以行并没有接受和她的订婚,要等荆以行去了巴西后才会知道答案,即便韩桓私下给她打过“预防针”,可她的心里还是觉得不安稳。
    从她认识荆以行起,他就是个很厉害的人,好像什么难题都可以解决,就没有他不会的,她怕这次也是一样,可韩桓背地里告诉她,巴西那边的资金缺口叁个月内根本解决不了,到时间他只能乖乖回来,他让他去,就是为了让他早点知难而退。
    陈曦清楚韩桓是为了陈氏的资金,陈家确实也可以提供,最重要的是她需要荆以行,这桩婚姻交易其实就是各取所需。
    深夜,宁寒纾久久没有入睡,起来重新吃了药她没睡着,想起荆以行那晚摔门离开的样子,她总会陷入深深的自责,她比谁都明白她伤他太深。
    和她同样未眠的还有半夜酒醒的荆以行,他裸着上身坐在床边,然后鬼使神差的拿过床头抽屉里的药瓶,这瓶药正是付越声给他的。
    一瓶虚假的“维生素C”,付越声告诉他这个药其实叫AgomelatineTablets,是治疗精神类的药物。
    荆以行盯着这瓶药看了许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宁寒纾早起时,宁父已经做好了早餐,她一副元气十足的模样出现在餐桌上,可她根本就一个晚上都没睡。
    “寒纾啊,我和你爸打算后天去江海看看你哥,我这心里老放心不下。”宁母喝了一口稀饭道。
    “你的身体都没养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太累了,等你养好身体再去也不迟啊。”
    宁邺现在和苏末已经分手,他们两个要是现在去肯定会露馅,宁寒纾只能极力规劝。
    “可你哥哥怎么办,我还是放心不下。”
    “要不然还是我一个过去吧,你就在家陪陪孩子,她好不容易放假回来。”宁父道。
    “妈,”宁寒纾覆上一边母亲的手,“我知道你担心哥哥,但他现在肯定很忙,看见你身体不好他绝对会着急担心,如果现在去了,说不定还会让他分神,昨晚他不是给您和爸打了电话嘛,我们就在家等他的好消息好不好。”
    宁母依旧愁容满面,末了还是决定先听宁寒纾的话,去江海的事先放一放。
    见状,宁寒纾也放下心来,宁邺跟她说,他准备过一两周就回来,无论是公司的事还是和苏末的事都让他有些劳累,正好宁寒纾在,他想回来待几天。
    待在家里的时间无比漫长,前来寻她的魏谨泽听说她分手的事,一连几天都带她出去散心,去之前他们高中时期老去的小吃店吃东西。
    广城的夏天中午十分炎热,到了傍晚才会凉快点儿,连着几天往外面跑宁寒纾已经有些疲惫,可魏谨泽却乐此不疲,他其实就是想让她开心些,她明白。
    “寒纾,你记不记得高中时我们老一起从这里走,有次下了大雨,我们两个都没带伞,顶着校服跑了一路,最后还是宁邺哥来接我们回去的。”
    宁寒纾顺着路沿走着直线,左手拿着一个香草口味的奶油冰淇淋,扎起头发的她和高中日期几乎没什么很大的变化。
    “当然记得,那不是没带伞,是你把我的伞借给你喜欢的班花了,我们才冒雨跑的。”
    走了魏谨泽的陪伴,她整个人也看起来更活泛了许多。
    柏油路的台阶下,远远望去沙滩上人可多,落日的余晖照映的火红,她停下脚步,转身有海风吹来。
    “哈哈哈哈哈,你不说都忘了……”魏谨泽只顾忙着说话,太久没吃的雪糕“啪叽”掉在了地上,他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啊,我的雪糕!”
    宁寒纾被他夸张的反应逗笑,一边的魏谨泽边痛心边用纸捡起扔进垃圾桶。
    就在此时远在江海的汪雅突然打了视频过来。
    魏谨泽接通,见面传出汪雅激动的声音,“寒纾寒纾……你看看我在机场碰见谁了,”说着她把摄像头转换了一个方向,瞬间荆以行的风背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是荆以行诶,你就说意不意外。”
    他穿着一身极为休闲的打扮,原本长袖的衬衫被他卷在小臂处,整个人干净又利落,一米八几的身高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带着墨镜的他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所以是要走了吗?”她心想。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甜文结局之后(H)强迫臣服(1v1,黑道,H)献囚(NP高H)同居(1v1)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乳娘(高h 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