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事与愿违 可怜的男主

可怜的男主

    Chapter  81
    晚上十点,谢铭杰从警局出来,跟他一起的还有他的律师陈飞。
    两人走到巷口才开口说话,陈飞说:“James,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尽量不要出门。还有任何人打电话问你这件事,都不要回答。”
    谢铭杰点点头,眼神往警局门口的方向瞥过一眼,恰巧看到温成瀚和他手底下的一群人走了出来。
    那头似乎也感应到这里的人在看自己,眼神隔空和谢铭杰对上。
    两人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对视了几秒,温成瀚的司机正好把车开到他们那群人的跟前,他被人簇拥着上车,上车前再没多看这里一眼。
    他一走,陈飞又在谢铭杰耳边提到:“要做好准备,我看他们应该不会罢休。”
    刚才在警局是分了两个房间单独录的口供。陈飞到的时候要求和对方的律师沟通,被对方拒绝了。他托了点关系,这边警局的人和他说,整件事目前看来对谢铭杰不怎么有利。先动的手,打得也狠  ,现在人家要去医院,等于连验伤报告都有了,还有那么多证人,真要搞事一告一个准。所以最好还是提前准备,争取庭外和解。
    但庭外和解也需要知道整件事的起因结果,问题现在谢铭杰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只说自己就是打了人了,这样使得陈飞很被动。
    他还在努力,问:“你今晚有没有喝酒啊?”
    谢铭杰摇头。他眼神一直盯着刚才车开走的方向,眉头拧着,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陈律师还想多问他一些,毕竟在警局的时候不能问太直白。
    “那是不是最近身体不适,吃了些副作用明显的药呢?”
    谢铭杰还是没回话。
    陈律师叫了他两声,他这下有反应了,回过头看着陈飞。
    “嗯?哦,没喝酒也没吃药,所以是清醒状态,陈律师,我的确打了他,也不想否认,他们如果要告我会告什么罪名?”
    “故意伤害罪。”
    “那……”
    “你是首次,所以最严重的话叁年以下。一般就是进去个五到十天。但我估计对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
    陈飞阐述事实,打架可大可小,全看怎么定义。
    谢铭杰冷笑一声,回过头看了眼陈飞,“我知道你不会让我进去的。总之,你有办法。”
    陈飞翻了个白眼,他和谢铭杰认识好几年,刚进律所的时候没什么业务,是谢铭杰给到他合作的机会。不过那个时候谢铭杰自己的公司也才刚起步,双方属于平行起飞、共同成长。
    所以陈飞最了解谢铭杰这人,看着实,其实这会儿心里虚着呢。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打他?Ones的新任总裁,又在启城商会团拜活动举办的酒店门口,我看你是不想混商圈了。”陈飞摇着头说道,他真的有点摸不准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怎么想的,是因为近期生意做大了,有资本注入了,于是飘了?应该不会啊,他不是这样的人。
    越想越想不明白,陈飞对着谢铭杰打量半天。
    谢铭杰兀自笑了笑,再次回看陈飞,对他说:“我说,为了女人,你信吗?”
    **
    陈飞把谢铭杰送到林泽华住的小区门口,在他下车前又关照:“你这几天住这里也好,省得麻烦,另外我建议你最好也去次医院。”
    他指了指谢铭杰的额头,那里有一小块挫伤的痕迹,是他刚才在混战中不小心蹭到的。
    谢铭杰边下车边用手摸了摸,嘶的一声,竟然有点儿痛。
    刚才还没发现呢!
    他倚在车窗那里,对着后照镜又摸了一下。
    “尽早去医院查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撞到脑子,拿到诊断报告以备不时之需。”陈飞从车里对他说道。
    这句话前面还挺正常的,后半句谢铭杰听出来,是在嘲笑自己,可能陈飞无法想象他竟然会为了女人和OENS的总裁干架吧,觉得他脑子有问题。
    他正想着策回去,陈飞已经把车窗升起,隔着窗玻璃对他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先走了。
    他没辙,暗暗骂了几句,回身往电梯门厅的方向走。
    林泽华的家也是公寓,叁室二厅,有个客房够他睡,平时有几次来他家里玩,喝多了他懒得动就在他们家客房里对付一晚。
    所以熟门熟路,连房门的密码都很清楚。
    可这次他连着按了叁次密码都是失败,只能改为按门铃了。
    来开门的是林泽华,一见到他就一副被惊吓到的样子。
    “你怎么回来了?谁送你来的?来我这干嘛啊?”
    一连叁问,手就一直把着门,不想让他进。
    谢铭杰这一天又是加班又是搭飞机,还打了架去了次警局,这会儿懈下来了只感浑身疲惫,就想着借用一下他家的浴缸好好泡个澡。
    于是推开他,自管自换了鞋往里走。
    林泽华问不出个所以然,突然跑到他跟前拦住他,“还没回答我呢,你来我家干什么?法国人的事你处理完了?那你回家啊。”
    谢铭杰没想到自己在外头打拼的那么辛苦,自己合伙人竟然还嫌弃自己来了,脸刷的一下拉了下来。
    “怎么,不欢迎我来啊?你这屋里藏什么人了?”
    才说完,就见两条又匀称又细长的腿踩入眼帘。他抬头看,是个熟悉的面孔。
    兰贝妮拿了外套,又把放在沙发上的小包拿起,她睨了眼谢铭杰,和他颔首致意算打了招呼,接着对林泽华说:“我先回了,你们慢慢聊。”
    林泽华哪想放她走,好不容易哄了这位姑奶奶来的,红酒才开,还没醒完谢铭杰这家伙就上门了,搁谁都不会乐意。
    他还想哄她留下,兰贝妮已经越过他走到门口,在玄关那里开始换鞋。
    “真走了,明天一早还有事。”
    林泽华不甘心,跟在她身后。兰贝妮一说完,他就很不情愿地撇了撇嘴。
    兰贝妮对他笑了笑,当着谢铭杰的面凑过去,在他脸上啄了一口,他这才满意。扭头对谢铭杰说:“我去送她,你先自己待一会,有什么事等我回来说。”
    谢铭杰一晚上烦心事多着呢,也懒得看他们俩在这里撒狗粮,更无心去八卦这两人怎么勾搭上的,只甩臂挥一挥让他们随意。
    等门砰一声关上,他走去客厅的一角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端着酒,他坐回沙发上一口接一口唑。
    酒是香的,可到他嘴里却有点苦。
    他举起酒杯晃了晃,在擦得蹭亮的杯壁上一眼就见到狼狈的自己。
    “靠”他骂了一声,人突然往后摔进沙发靠背里。
    合起眼却又想到之前的画面。
    温成瀚指着他说:“好啊,来明的可以啊,你知道了最好,省得我再给你解释。”
    “你没有资格代他们说什么做什么,田嘉文是我的孩子,我和小语共同的。其实一直觉得你挺聪明的,田嘉文,田加温你看不出来吗?小语连儿子的名字起得都是我和她,你觉得她对我到底是什么感情。”
    “靠!”谢铭杰又骂了一句,烦躁得不行。
    林泽华回到家的时候,谢铭杰一个人已经干掉了两瓶红酒。
    他整个人都挺颓的,就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林泽华走近了他才睁开眼,可是他眼底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圈红晕。
    林泽华过去想看个究竟,被他一把抓住。
    “你说我要不要改个名字啊?”谢铭杰问道。
    “改什么名字啊?”
    “和文有关的,要不我叫闻铭杰怎样?”
    林泽华以为他喝多了,去拿他的酒杯,手不小心触到他额头,烫得不行。
    “什么闻铭杰,你脑子烧坏了啊?”他去扶他起来,把他拉去房间的床上睡,自己跑去取了支体温计出来。
    滴滴两下,还真是,这人都烧糊涂了。
    那边兰贝妮一坐上林泽华的车就给田诗语发消息:
    【田田,你家天菜回来了,你知道吗?他没和你说啊?对了,他好像出事了,额头那里破了皮。】
    ——
    温出来以后就是用传统霸道总裁强取豪夺的套路来写的,我原本的设计就是套路一下男二(把常见的男主套路到男二身上),然后男主那里事与愿违的走下剧情,不好看是我水平有限,现在离场为时不晚。
    谢谢追到现在,毕竟追文的都是天使。
    大家心想事成。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甜文结局之后(H)强迫臣服(1v1,黑道,H)献囚(NP高H)同居(1v1)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乳娘(高h 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