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综漫】奢侈武装(NPH) 全职猎人21-果断x就会x白给

全职猎人21-果断x就会x白给

    武力值最低、因而最容易遭遇危险的亚路嘉恢复意识的地点,其实比六号的鸡窝或奇犽的马厩都要好得多。
    他睡醒时盖着轻滑柔软的绒被,材质绝佳,和揍敌客家的生活用品质量相当。以至于彻底清醒之前的朦胧中,亚路嘉产生了自己又一次在家里那间没有窗户也没有阳光的房间中不知不觉入眠、然后醒来的错觉。
    但他立刻就发觉有什么不对——苏醒后,身体掌控权不是拿尼加还给他的,可她的意识又没和他一起睡觉。长发在枕头上滚得有些凌乱的少年立刻翻身而起,房间里一片漆黑,并未像在家里那样,每次他睁眼都会及时亮起光。
    “拿尼加,你在吗?你怎么了?”他压抑着惊慌在心中尽量平静地询问着,同时在周围摸索。
    他得回到哥哥身边去。
    床铺上的东西都是柔软的被褥,没什么特别的,他身上的衣着照旧,低跟小靴子也好好穿在脚上,随着他试探地踩上地板而发出轻轻的闷响。
    衣袖和裙摆搅动屋内静止的空气,他闻到淡淡的腐朽木材味道,还有铁器类似血液的腥味。
    拿尼加没有回应他。她好像在他身体里,又好像不在,她的存在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磨砂玻璃罩子,变得模糊了起来。
    不过她的确还在那里,这让他有一点余裕去思考。
    除了动用能力之后的身体疲惫会让亚路嘉和拿尼加一同陷入休眠,或者每天晚上的睡觉时间,若是亚路嘉的意识在其他时间沉睡,拿尼加睡不着就会自己出来玩,等他苏醒再归还身体控制权。不同情况下,拿尼加使用身体的时间甚至会比亚路嘉长一些,只要不进入许愿模式,脸就不会变化,基本没人能分清他俩。
    但六号不知道为什么对他们俩的转换非常敏锐。拿尼加有些害羞,每当她想装作是他去亲密地撒娇时,六号都会立刻发觉。她对待拿尼加总比对待他时更小心一点,这区别很微妙,如果说她像捏着一朵花的茎那样仅以柔软的指腹触碰他,那么面对拿尼加时,她还会下意识地用掌心拢住花苞。
    这没什么问题。拿尼加是女孩子,值得更细心的态度,她其实很高兴六号能分得清自己和他的区别,这让她感觉到自己被和他同样平等地重视着。
    以往的环境里,即使家族成员和仆从来不在他们面前明显地表现出来,他们也能察觉到其他所有人对拿尼加的抗拒。他俩年幼时,亚路嘉为此总要安慰拿尼加好久。后来,拿尼加就只在意他和哥哥了。他们俩几乎拥有同样的喜恶,成为彼此灵魂的半身,寂寞或是孤独都很难再靠近他们了。
    现在,亚路嘉又触及到了孤单的边缘。
    “拿尼加,你还好吗?”他坚持不懈地在心中询问着,终于得到了微弱的回应。
    “亚路嘉!亚路嘉!你在听吗?我好像被关起来了……”
    拿尼加的声音听上去快要哭了,她的悲伤并未像以往那样同步传递给他,亚路嘉却松了一口气:她还在,而且没有受到致命伤害。
    “别怕,我和你在一起。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们都被关起来了。”他安慰道,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虽然没有奇犽那么过人的天赋和久经锻炼的身体素质,亚路嘉到底还是揍敌客的孩子,双眼适应黑暗的过程很短暂,他看见了屋子里布置。
    亚路嘉停下摸索向旁边的手。
    这地方应当是阁楼,尖顶天花板高度很低,电影里的阁楼都长这样子。距离他头顶很近的地方挂着沾灰的蜘蛛网,月光从被杂物遮挡的小窗和天花板的缝隙中漏下来,成为他视物的依据。
    少年瞳孔圆圆的清湛眸子凝视着小窗前的巨大玻璃罐,混浊的黄绿色液体中悬浮着一个人影,繁复的短裙裙摆背向月光。
    那是一个女孩子,也许比他大一两岁,皮肤被防腐液泡得肿胀起来,五官扭曲在一处无法分辨,像是被随手揉拧出的面团。
    这样的罐子不止一个,他醒来的铁床也不止一张,那些床的四角焊接着末端带有镣铐的铁链。
    亚路嘉不怕锁链也不怕狰狞的死人,拿尼加对他人强求时经常制造更血腥的尸体,他见得多了。他只是感到紧张,按照电影和故事,有死人的地方都是反派的老巢,说明会有危险,家族的管家不在他身边,哥哥也不在,他要靠自己保护好拿尼加……一定要做到。
    在他这兀自紧张的时刻,死寂的空间里响起的轻微刮擦声都那么刺耳。亚路嘉猛地转向声音的位置,手臂紧张地举在胸前。
    看上去完全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未成熟人类。
    六号·野性解放状态·鸡从阴影里踱出来,歪着脑袋挑剔地审视亚路嘉,得出他完全是个弱鸡的结论。
    像是刚破壳的小鸡仔,叨一下就会死。
    但这个人类身上却埋藏着巨大的能量源泉,那对她来说是致命的吸引。
    她渴望力量。
    亚路嘉就看见这只莫名显得很嫌弃自己的母鸡,扇着翅膀跳上了他的肩。她触碰到他的同一时刻,拿尼加回归到了他的体内。那层玻璃罩子消失了。
    拿尼加吓坏了,在他的脑海中呜咽,亚路嘉一边安慰她一边将母鸡从肩膀上抱进怀里,暗暗捏住它的两只翅膀。它懒洋洋地看他一眼,似乎知道他的心思,但懒得理会。
    想到这类有灵性的小动物可能会在关键时刻变成仙女教母来拯救公主于水火,亚路嘉把它抱得更紧了。
    “亚路嘉,”拿尼加哭着问,“六号在你旁边吗?我感觉到她了。”
    亚路嘉:“……六号?”
    他看着母鸡,突然悟了,连忙检查怀里的毛茸茸,沾了一手羽粉。母鸡是普通的母鸡,嫩黄的鸟喙直而尖,眼睛炯炯有神,只有这里最像人。他看着它的眼睛叫它六号,它抖抖翅膀闭上眼睛。拿尼加虽然在他身体里无法切换出来亲自确认,但她很确定它就是六号。
    “亲吻的时候我和六号都在彼此的意识中留下了‘纽带’,我感觉得到。亚路嘉应该也是有的。”
    亚路嘉感觉不到,拿尼加的力量比他强。虽然拿尼加的力量也算是他的一部分……
    他沉默地摸了摸鸡蓬松的羽毛,它的脖子缩得短短的,不理他。
    ……如果这就是六号,他稍微有点受打击呢。
    “六号,你知道哥哥在哪里吗?”
    六号听不懂,她抬起头盯着黑暗中的某个方向,重新跳回亚路嘉的肩膀。逐渐走近的陌生人又高又壮却没有脚步声,他穿着类似于中世纪贵族的服饰,带着礼帽。他手里拖着一具少女的尸体,苍白非常,血已经被放干了。
    他的形象完美契合亚路嘉对反派的所有印象。
    看见站在阁楼中间的亚路嘉,他惊讶地问:“可爱的小鸟儿,你是从哪里飞进来的?哦……你还带着一只畜牲。正好了。”
    他的声音不难听,用词和语气却很浮夸,亚路嘉不舒服地后退了一步。他想把六号再次抱进怀里,但他也知道她在警惕着什么,他不能阻碍她。
    咚的一声,反派先生将尸体扔下,被少女尸体遮蔽的另一只小黑狗的残躯也落在地上。他笑容满面地走近,高大的身躯没有发出脚步声,看上去异常的喜悦。
    “仪式刚好只差一个人,错过还要等上十年,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感谢你,小小姐。使用后我会把你珍藏起来的。”
    他浮夸地鞠躬,行脱帽礼,又弯着腰对亚路嘉伸出手。揍敌客家的礼仪课很全面,于是亚路嘉发现反派先生想对自己行吻手礼。他继续向后退,并不想伸手。拿尼加也和他说这个人很奇怪。
    反派先生向前跨了一步,不等亚路嘉反应,他的右手已经被牢牢地牵住了,对方的力气大得可怕,他感觉自己在撼一堵墙。揍敌客不和强者为敌,亚路嘉立刻停止对抗,他肩膀上的六号翎羽炸起一圈,爪尖抓得他很痛。
    如果六号的理智还在,她也许会暂时装作一只普通的禽类;但她以野兽的思维作出了最直观的判断:这个人类要伤害她的搭档。
    所以她扑上去了。
    ……
    【……破解成功……脱离场景……】
    【后遗症状……角色残留效应20%……】
    【所有人格数据记忆模块禁用至残留效应消失为止。】
    她是被巨大的风声惊醒的。
    睁开眼,天空漆黑如墨。
    她发现自己正在向下坠落。
    为什么?
    空气呼啸着向上抽离,入水的声响之后,铺天盖地的冰冷液体淹没口鼻,倒灌入喉咙,冰冷地窒息了肺脏。天旋地转之间,巨大的冲击力从背后传来,礁石锋利的棱角撕开皮肤,各处伤口在海水中传来迟钝而剧烈的刺痛。
    夜里的海水是黑的,月光不够明亮,无法透过汹涌的波涛。她似乎是会游泳的,试图滑动四肢,却发现自己的双臂已经齐齐折断了。
    发生了什么事?
    她想不起来。
    她只记得自己应该有一个搭档。她会爱上对方,然后为其死战。这些信息是牢牢刻入她的本能的东西,比任何其他想法都要鲜明,不过对破解现状没什么用。
    能想到求生的方法吗?
    不能。
    现在,她会独自死在海里。
    她向海底下沉,看着粼粼的微光在视野里远去、模糊。水体传音绝佳,她听到了无数的声音,并且能够细致地分清它们:鱼群游动,海葵摇摆,波澜摇摆,风拂过海面。
    美丽的,奇诡的海底世界。如果可以,她还是想活下去,听到不同的声音,见到更广阔的世界。
    她还听到有其他人也落进了海中,目标明确地奔她而来。
    是她的搭档来捞她了吗?
    氧气快要耗尽了……
    越发黯淡的视野里,她看到了一抹碎阳般的金黄色。
    虽然她不记得自己见过太阳,但也依旧会下意识地想起,这样美丽的发色真的非常适合在阳光下欣赏。
    头发丝都这么美,她的搭档一定是万中无一的美人。
    *
    接下来是年度情感大戏:失忆的生活废兼半残障人士苦苦追求血海深仇美少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是另有隐情(x)
    六妹·无记忆版本:搭档,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为你而生
    酷拉皮卡:我不是你搭档
    奇犽那边还想着要让人道歉,却发现人没了。猎人考试再见……白马非马,你老婆不是你老婆
    不过在写到酷拉皮卡金色头发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词:金毛败犬(?
    然后,性感御姐,傲娇萝莉,清纯学妹,以及金毛败犬,正好是后宫漫的大部分女角色构成,请自行对号入座(笑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挚爱 (重生 1v1)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碎玉成欢(np)(快穿)插足者梵行掰直病娇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