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综漫】奢侈武装(NPH) 全职猎人15-通话x宝石x巧克力酱

全职猎人15-通话x宝石x巧克力酱

    也许又过去了一分钟,或者几十秒。
    手机一直没有响,奇犽点亮屏幕看了一眼,空白的锁屏干干净净,没有一条消息。
    六号依旧没给他回电话。
    她应该没有蠢到不会用投币式公共电话吧。
    还是说把他的号码忘了?
    就像找准了他的空隙,手机铃突然叮叮叮响了起来,显示陌生号码,他接起来。
    “喂?小奇,你发的图片不够清晰,和我资料库里的任何军服信息都对不上,你能不能拍得更清楚一些?最好有肩章胸章什么的,不要拿在手上拍,要铺开知道吗……喂?”
    耳机之中传来挂断的忙音,糜稽嘴角一抽,还不等发火,电脑屏幕上紧接着蹦出新邮件提示。
    “外面不方便,我晚上再拍给你。”
    银发少年拉着黑发粉裙子的弟弟,对他正在看的摄像头画面摇了摇手机,又横掌在脖颈间一划,意思是他打电话再不避开点亚路嘉就死定了。
    “臭小鬼居然敢小看我!!!”
    完全能预料到二哥抓狂的模样,奇犽幸灾乐祸地勾起嘴角。他抬起眼,顺着亚路嘉的目光看向马路对面繁华的大型商场,轻轻晃了一下两人相牵的手,“想去吗?我们就去那里,衣服和食物都需要准备一些。别的想买什么也都可以,哥哥带够了钱。”
    他早就背着家里开了好多账户,现在就很爽。
    商场门口正有一个透明的公共电话亭,红色方格栅栏外还缠着特意栽种的爬山虎,有种精心打理的格调感。路过时奇犽用余光扫了一眼,亚路嘉则是新奇地盯着看了几秒,注意力又很快被路人和商场的布置吸引走了。
    数十条街区之外,刚刚干完架、并且和对手握手言和的六号,走进了一个简陋得多的破旧电话亭。
    她是第一次用投币公共电话这种东西。
    代表着人际交往和正常生活的大部分物品,曾经都离她很远,民用设施什么的,炸倒是炸毁过不少。
    接下来要使用的不是必须即刻回应的广域无线电,也不是只在特定时间开放通路的队伍内线汇报器,而是一种可以随时接起和挂断的、用来闲聊的通讯工具。
    怀着一种神奇的心情,她先投入两个异世界的硬币,再拿起听筒,拨号。
    等待的忙音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她张开嘴,习惯性地汇报了一句这里是六号,之后却突然卡壳了。
    ……要怎么说好呢?
    “喂?喂?”耳边传来奇犽的声音,经过电流和听筒的回响,有一点失真。
    从来没有人会这样等她的电话。
    “奇犽,谢谢你。”她郑重地说。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道谢。”
    “因为你真的好值得喜欢。超喜欢你。为什么你能这样不同呢?你带给我的,总是这样温暖的、好的感觉,好喜欢。奇犽是天使。”
    如果不是奇犽,她不会有机会了解正常的生活,也不会知道那些在她攻击下灰飞烟灭的人,生命的最后一秒可能都在做什么。
    “你?!……你在说什么蠢话!倒是说念能力者的事怎么样了啊?!”那边明显恼羞成怒起来,似乎是在亚路嘉旁边,所以压低声音呵斥。
    “第一次和别人打电话,只说任务情况太浪费了。”看见远处对她挥手告别的拿酷戮,六号也在电话亭里举起手回应,一边道:“两个念能力者都是职业猎人,和其中一个人切磋了一下,打得过。他把猎人执照借给我了,让我去参加职业猎人考试,说通过了就要为我介绍他的师傅。通过职业猎人考试就会有人教授念能力这件事,奇犽知道吗?”
    “诶?猎人考试我听说过,据说通过率小于万分之一,能让职业猎人认输,干的不错嘛。”
    那当然是因为拿酷戮针对念能力者的技能对她这个病毒感染者无效啊。力道和招式倒是很扎实,如果是同等量级的女性在肉搏上绝不是他的对手,但用病毒加强一下身体素质就可以拥有更大的力气了。她赢得不算艰难,当然也有双方留手的原因在,大概耗费了和伊尔迷战斗的一半能量,余货还够用。
    ……伊尔迷什么时候变成战力计量单位了。
    她笑了笑,建议道:“我们去参加猎人考试怎么样?据说有很多方便之处,能够直接当做有效身份证件使用,我在国-家之外没有身份,正好用得上。不过可能会很危险,还要带着亚路嘉一起,奇犽问问亚路嘉和拿尼加他们,再来决定要不要去吧。”
    “嗯。见面再谈。我们现在在莫罗罗斯商场,离那家服装店不远,你大概要多长时间过来?”
    “大概在二十多公里以外?我也不知道,慢慢问路回去可能要很久,奇犽就先和亚路嘉买好东西吧,如果快的话我会在一楼大厅门口附近等你们。如果迷路……我再给奇犽打电话。”
    六号的方向感不强,每次出任务前都要狂背线路图和地图,现在从公园里出来已经是东西南北不分了。
    为什么她觉得朝那个方向走一定会到达的地点,永远不会出现在道路前呢?认路一定是玄学。
    “……原来你是路痴啊。”奇犽似乎有点无语,他小声快速地说:“我可不会扔下亚路嘉去接你的。自己快一点过来吧,拜。”
    “嗯嗯,拜拜。”
    “……”
    “……”
    话筒里的背景音嘈杂,夹杂着轻微的呼吸声。
    “……还有没说完的吗?”
    “没有了。想多听听奇犽的声音。你先挂啦。”
    噼咔。这次奇犽倒是挂得很爽快。
    首次通话圆满结束,她应该有表达足够的爱吧。六号满意地把话筒挂好。
    靠着自己具有诱惑性的微笑,她开始在街边找小姐姐问路,在路过某间面包坊时,她发现招牌上的图案很眼熟。
    奇犽似乎想吃这家的甜品,他在刚见面那次杀完人之后在脑子里想过,两个人那时候正处于共鸣的思想互通期间,她就记住了。
    揍敌客少爷想品尝的品牌自然价格不菲,等她拎着袋子从装修考究的店铺里出来时,黑车司机的钱包已经见底了。
    反正她自己也没什么想买的。距离那家商场只剩两条街,她就慢悠悠地提着两大袋鼓鼓的点心沿路漫步过去,就像每个擦肩而过的路人一样。
    打量、奇怪、惊艳、感兴趣、不感兴趣,异世界居民的眼神很复杂也很平和,没有原世界非感染者民众的畏惧和厌恶,以及带着情-色恶意的辱蔑,在这样的人群中穿行,令她感到一种从不曾体会过的,躁动的平静。
    在异世界,也许她能体验到过往搭档们的心灵中无比怀念的“正常的生活”。
    六号曾经并不懂为什么“回归正常生活”这个目标能够让那些女孩选择拿起刀枪,直到刚才和奇犽打的那通简短的电话。
    只是在电流中传递的几句话而已,却能够带来定心锚一样安然的力量。
    有人在等她。
    即使做不到百分之百的感同身受,但这似乎让她与那些分开后香消玉殒的搭档们更靠近了一点。与共鸣的思想交流不同,像是更深层、更渺远的某种联系,将她和记忆里的那些身影隐约连在了一起。
    合格的武器不该这样。不念旧主,只忠于能把握自己的强者才是真正的锋利良品。
    作为化身武器的脱魂者,她需要被调试了。
    商场大楼灯火通明,装饰着透明的钢化玻璃外墙,在夜晚城市的楼群中透出华丽的金黄色灯光。六号在外面端详了一会儿,没能从可以看清的几层楼中找到奇犽和亚路嘉的身影,才向大门里逛。
    路过门前那个别致的电话亭时,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一楼是珠宝与化妆品的卖场,化妆品她跟着搭档学过一些基础的进行步骤,珠宝是更少会接触到的东西,没人会在军管里戴这些。她非常感兴趣地顺着玻璃展台欣赏起来。
    蓝宝石是深邃幽美的蓝,色调重的会有一点暗黑,与奇犽的眼睛很像。亚路嘉的瞳眸则与更浅亮的蓝钻相似,闪烁明艳的虹彩,澄澈透净。
    “六号喜欢蓝宝石吗?”
    柔软的少女嗓音从身边传来,她一侧头,发现亚路嘉正在旁边踮脚倾身,眼神扫视着她面前的这些宝石,似乎在找她盯视的那一块。奇犽则是称职地充当了人形购物袋架,两手都提着叁四个袋子,他看上去倒还游刃有余,站得较远,正在看她提的塑料袋的标签,唇线慢慢弯成嘴角上勾的猫样。
    “不算喜欢吧。我是觉得它和亚路嘉的眼睛很像,才会停下来看的。”
    察觉到妹妹酱在拽她袖口了,六号收回眼神,慈爱地顺毛少年的长发。
    亚路嘉气恼的鼓起脸颊,“什么嘛,是想要替代品?我不就在这里嘛!”
    他的眼睛绝对比这些宝石更好看!和哥哥比的话,就是一样好看!
    奇犽的双胞胎兄弟有不下于他的傲气心性。这一面只在对奇犽撒娇时有所体现,对不熟悉的人时,他通常是温和而疏离地礼貌相待。
    兄妹……兄弟?两人都像猫一样。
    “替代品?这么说也算是吧。”六号笑着,将手放在展示台上,隔空描摹着那块闪亮的钴蓝裸石的轮廓。但她侧着头,用水妖一样醺润的眼眸注视着亚路嘉,便令人遐想,她掌心下轻抚的,其实是自己的双眼。
    长发少年不禁微微睁大了眼睛,专注地听六号柔声解释:“有亚路嘉在我身边的时候,它当然只是一块石头。但,远在千里之外,相隔山海时,哪怕它只能令我拥有与你对视的错觉,却也足矣为此一掷千金。”
    亚路嘉羞红了耳朵,可他想到什么,紧紧拉住了六号的手,“你会离开吗?要走很远?”
    “哎呀,亚路嘉想要我留下来吗?”六号的笑容里夹杂了小小的恶劣,“总是在说最喜欢哥哥,心里怎么会有我的位置呢?”
    “那,第二喜欢的是六号!”
    “咦,拿尼加呢?她要哭了哦?”
    “拿尼加和哥哥是并列最喜欢的!”
    “那我就是顺位第叁了喔?而且我才不想要第叁呢。”
    “诶!”
    六号掐住亚路嘉变成QAQ表情的脸,轻轻一扯,“亚路嘉也要爱自己,和哥哥、拿尼加一样,都要是最喜欢的。”
    她的声音像催眠一样低柔,亚路嘉不禁点了点头。
    六号满意地微笑,“我的话,只要亚路嘉愿意给我留一点点空间,记得我就好啦。我会一直爱你的。”
    奇犽看着这边的脸已经黑了,六号及时松手退开,正经地问:“好了,酒店在哪里?我们快回去准备睡觉吧。”
    酒店就在旁边,服务和地段都是无可挑剔的,房价也高得惊人。六号过来时就看到了,确认名字之后,就牵着亚路嘉慢慢走过去,顺口逗可爱的妹妹酱笑。
    亚路嘉很少对奇犽以外的谁,露出发自内心感到喜悦的笑容,他这些年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样与自己以外的人有说有笑,最关键的是,这和对他一体同心的依赖还不同,像是两个没有距离感的女孩在做朋友。
    他感觉哪里不对,但其实哪里都对。
    六号还真是……可怕的女人。
    也是,她本来就是女人堆里出来的,能做到这种程度不是理所应当吗。
    做杀手面对的是人类临死前最真实的模样,世上不缺从容赴死的人,但大多数平凡的生命都很难直面死神镰刀挥下的事实。见过无数人的诅咒、求饶、不择手段的反抗甚至是失禁,奇犽对人性的阴暗已经足够敏感,尤其是对人类微小的恶意变化,他感觉得到连拿尼加都没能改变六号心中自己的地位,也没能让她的心情有所动摇。
    六号是真对拿尼加的许愿能力没什么兴趣,她把他最爱的妹妹也当妹妹来爱护。他看得出,在对待亚路嘉时,她有时候甚至会模仿他的哄人方法,都不知道该评价她太上心还是什么。
    即便用甜言蜜语的连珠炮轰,在她眼里,这应该连调情都算不上?亚路嘉对她来说还是小孩子,她喜不喜欢女的都不会做这么过分的事吧……
    插兜跟在他俩身后几步远,奇犽有些烦躁的看她和妹妹亲密的样子。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心里不成滋味,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加掩饰的阴沉下去。
    除了气得狠了,奇犽其实不会这样因为不明不白的情绪就放松自己的表情管理。杀手工作总是需要隐藏情绪和思想防止被察觉到的。
    仿佛潜意识里,他正在期待着有谁能发现自己心情不好似的。
    而,就如同奇妙的巧合一般,前方并肩而行的两个女孩中,束着长发的那个突然回过了头。
    亚路嘉的视线死角处,六号自然的看着他,似乎这随意的一回首只是为了确认他是否还在周围。她并没有被奇犽极为可怖的脸色吓到,歪了歪头,忽而眼神挑逗的对他一笑。
    那是与对着亚路嘉完全不同的笑容,仿佛是一枝白日里悠闲舒展叶瓣的花,独然对他在夜晚降临前递出的一缕诱惑的幽香。
    她张开红润柔软的唇,用口型缓缓对他说:饿了。妹妹酱睡了之后,要不要来我房间?
    奇犽看着六号没有挽亚路嘉的那只手,动作隐晦的伸进购物袋里,拿出一罐标签眼熟的巧克力酱,冲他小幅度的晃了晃。
    我们吃饭呀,吃巧克力味的。
    见他睁大眼睛盯着玻璃罐,她得逞地笑了,唇瓣缓慢地开合出他名字的形状。
    奇、犽、君喜欢这个,是吧?
    *
    六号:好像奇犽连直球也会避开,不过我加油打,总能有打中的。
    奇犽:(貌似避开但是都绕回来接住了(x((并且感觉雷达疯狂报警,本人:没事稳住我毫不动摇)
    《蹭的累连笨鸟先飞都不会》
    没有评论的话,我的更新速度就会很拉胯【哭哭】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挚爱 (重生 1v1)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碎玉成欢(np)(快穿)插足者梵行掰直病娇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