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综漫】奢侈武装(NPH) 全职猎人3-用嘴!x共鸣x滑板

全职猎人3-用嘴!x共鸣x滑板

    心跳震耳欲聋,奇犽臊得连掩体外面的风雨都快感受不到了。
    即使欣赏过无数集狗血爱情伦理剧、偷看过付费电视,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从没设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
    六号把他的双手压在腹部前,她半蹲着,把小奇犽拉了出来。
    “喂!六…六号!你住手!我说了不能乱来!”
    奇犽一时话都说不顺了。
    “不会痛的,相信我。”
    六号相当的自信。
    “谁和你说痛了?!你是笨蛋吗?!”
    粉的茎身,带点深色,毕竟奇犽已经12岁,在揍敌客家营养充分的投喂下茁壮成长,开始进入青春期了。
    握在手里比想像的要沉,很有分量。
    但是它很漂亮。和她见过的不一样。
    六号见过男女行事。她曾守在战后的营帐外,看着自己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拖着俘虏的非感染者女人,把那东西强插进女性本就脆弱地方去,流出血。他干得尽兴,抬起头来,看见她,和她手臂上造型夸张的臂携式激光炮——她的搭档——顿时露出一脸吓痿的表情,愠怒地让她滚。
    这也难怪,毕竟她刚刚才用激光炮在他面前烧焦了所有的敌人。
    她只奇怪那男人现在干的事情明明和她没什么区别,怎么这会儿就能那么兴奋呢。
    奇犽的阴茎不小,是刚刚比普通尺寸大一些的程度,如果能用的话应该会舒服得很正好。但是他正咬牙切齿地羞红了整片透白的面颊,自上而下斜愣着蓝眼睛刮她,显然是不可能让她用的。
    用嘴吧。嘴也可以让他爽。
    只要他高潮射了,就能开始第一次共鸣。
    六号单手捋过它敏感的表皮,酥酥麻麻得简直让人浑身发热,奇犽深吸一口气,发狠想踹开她,腿也被压住了。他几乎是有些惊恐地看着她凑近自己的那个,认真研究着从哪里下口。
    奇犽的丁丁颜色正,柱身光滑笔直,却只在头部的地方上翘,龟头翘得很高,整个阴茎就像小撬棍一样。
    这种形状,如果吞太深的话,喉咙可能会受不了。
    给女孩子口就不一样,女孩子是需要她用舌头,也不会这么难做。
    六号伸出舌头,试探地在暴露出来的龟头细嫩的表皮上舔了一下。被她按住的手腕和腿立刻绷得死紧死紧,奇犽仰起头,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声音,少年清沉的声线已经黏糊糊地拉成一串,不成词句。
    就,很让人想欺负。
    “呃啊……可恶……这是什……”
    六号知道他这是爽的,眼前的丁丁也精神地涨大了一些,龟头更翘了。她沿着冠状沟,慢慢地来回舔,轻压慢捻,用上了十足的口活。
    舔过女孩子精致的小豆豆,再搞这么大的不在话下。
    奇犽连腰都在打颤。
    从耳尖到脖颈,年轻杀手那过分白皙的皮肤全都染上了一层薄红。
    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头垂下来,俯视着为所欲为的少女,半湿的银发遮住了眼中神色。
    “好像很舒服,快点射出来吧。”六号鼓励了自己一句,收着牙齿把整个龟头都含入口中。
    只是这样她嘴就已经要满了,尝到的味道也没有女孩子的甜。腥咸的男性味道,因为奇犽年纪小所以不重,可以忍受;但前列腺液是真的清苦,六号不怎么喜欢。
    虽然把现搭档和前任比较有点失礼但是……真的不好吃啊。
    六号偷偷地放缓了舔弄的动作,偶尔吸一下口中的东西,转而用手去抚摸、揉捏柱身,撸来撸去,连精致的精囊都按了一遍。
    奇犽的呼吸越来越重,不知道是呻吟还是在喘,他发出几声咬着牙的气音,突然向前狠狠一撞,腰肢向前弓起。
    六号被撞的嗓子一痛,咽喉火辣辣的。可奇犽终于主动想射了,她也不可能拦着,就按着他的腰让他轻一点,自己再向后上方躲一些。奇犽跟着她,她躲他就更用力地想进去。
    六号:……
    这一秒,她格外的怀念女性搭档。就算是她做被日的P,也不会嗓子疼,不会被这么凶的对待,只会非常的爽。
    女同万岁,呜呜。
    如果不是嘴被这诡异的上翘龟头塞着,她真想对奇犽说一句:好遗憾,你是女的我会更爱你。
    “唔…嗯……”
    然而,她只能发出一些被顶得破碎的呜咽,跟着唾液一起,顺着嘴角和奇犽不断进出、青筋绷起的性器滴落下去。
    口中的东西越来越热,六号用舌头都能感受到它的搏动,奇犽的呼吸也早就乱了,毫无章法地向她嘴里塞,仔细一看,他刘海后的透蓝眼睛有几分濒临绝顶的涣散,无神地落在她脸上,也不知道是在看她无法呼吸的狼狈模样,还是自己那根蹂躏着别人口唇的凶器。
    快了快了,六号如此安慰自己,转而放开了对奇犽的压制。他先是迟钝地反应了几秒,然后慢慢地扶住她的后脑,转而快速、用力地顶入了十几次,深深地抵在柔软的咽喉处射精了。
    “哈!…呜……”
    奇犽最后顶了几下,绷紧腰腿,揪住手中的发丝不允许她躲。他亟待发育的喉结不明显地滚动着,低低的叹息淹没在雨声里。
    六号的喉咙已经失去了知觉,她努力咽着像生鸡蛋清一样黏滑、连成一大块的精液,只觉得食道和气道一直是被堵着的,看不到喝完的尽头。
    她伸手按着奇犽身后的墙支撑自己,眼里续起缺氧的泪,模模糊糊地映出奇犽衣服的颜色。
    那些蕴含奇犽潜在念力的精液被她喝掉,在系统运作下转化成病毒的力量,就凭这点,六号喝得很愉快。
    就是有点晕。
    奇犽按着她头的手渐渐放松下来。
    也许是发现自己将六号原本束起的发丝弄乱了,也许是思维还没从冲击力巨大的初次高潮中抽离,奇犽渗出汗的指节有些僵硬的,帮她将落下来的长长黑发拢在耳朵后面。
    稍稍从高潮的麻酥酥滋味里反应过来后,他像是刚刚发现自己被可恶人类用木天蓼诱拐的小猫咪,恼羞成怒得毛发都要炸起来。
    “……你这家伙!!”
    结果还是让她给得手了!
    揍敌客家的叁少爷生平首次在除了家人以外的人身上感受到了吃瘪的憋闷。
    他下意识抬手就想给六号一个掏心,瞳孔刚能聚焦就被少女嘴角溢出的白色给震惊了,然后又被胯下传来的刺激搞得一个激灵。
    六号:“唔。”
    她默默地,被迫再次张大了嘴,来不及吞咽下的精液从嘴角被挤了出来。
    那根本应该在不应期的东西竟然凭借着少年人出众的身体素质和青春期男生的无限脑补开始抬头,半硬地抵在上颚。
    发觉奇犽揪她的手都慢了几拍,她自然地舔了舔小奇犽,再给他口一次不是不行,她非常乐意回应搭档的热情。
    但是,没时间了。
    六号闭上眼睛,回忆着过去和搭档一起快乐的时候,让自己兴奋起来,去和奇犽的感觉同调。
    也许两个独立的人,对于同一件事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思绪;但对于繁殖固有的快感,那大多是作为人类的本能相同着的。
    凭借这一点,在两个人的感受相同的瞬间,共鸣成功;病毒带来的力量自少女的身体中流溢而出,将她扭曲成一片五彩斑斓的炫光,以能量体的形式贴附上奇犽的身躯。
    “这是什么?!”
    奇犽被闪得眯起眼睛,他偏开脸克制住自己闪避的本能,听见六号在脑海中兴奋地问:“你想要什么样的武器?”
    她的声音是直接在他脑子里响起来的。
    ………这次又是怎么做到的?
    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已经让他不想惊讶了,奇犽整理好裤子,一边听六号絮叨,一边隐约地感受到有异他自己震惊迟疑心情的快乐情绪。
    六号真的好快乐,她好像把他的思想当成自己家了一样,说个不停:“你受过枪械使用训练?想要用枪吗?咦,你喜欢玩滑板啊?那我们用滑板?我可以给你一个能飞的滑板哦。”
    奇犽:“……你不许乱看。还有,现在就给我出来。”
    他立刻感受到并不属于自己的,小心翼翼的心情。
    “我没有乱看你的记忆!这些想法都是你愿意展现给我的,有关于能杀死敌人的设想,看不到你不想告诉我的内容。”
    “其实我还是第一次能在武器化之后还可以和搭档对话的耶!果然是因为你们的‘念能力’和病毒的运作机制不一样吗?”
    念能力?
    那是什么?
    奇犽皱了皱眉,六号立刻停止了叽叽喳喳。
    “那就变滑板啦?”说着她已经开始行动了。
    视觉幻象般的能量体缠绕着他,在脚下汇聚成一个银色的滑板。
    带着加速推器、反重力悬浮装置、平衡翼和外凸尖利轮轴的银色滑板,生动形象的“移动凶器”。
    任何玩滑板的小男孩都想踩上去试试的那种,梦幻的酷炫。
    得益于与六号共享战斗思维,奇犽对滑板上的各个附加装置的危险作用全都了然于心。
    于是这个滑板在他眼里显得更酷炫了。
    出任务用这个杀人简直不要太爽,就连无聊的工作都会变得有趣起来!
    最后一抹能量遮在他眼前,具现化出一副银框蓝紫镜片的防风镜。
    “你似乎不知道念能力是什么。”六号道,“这个眼镜可以检测敌人那边的念能力的量和使用情况,打架的时候注意看一下。”
    六号钻了个空子。她能够以类似检测病毒浓度的方法感受到最本质的能量,而念能力是生命能量的一种。
    奇犽踩上滑板,试着蹬了一脚,便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化作一道银白的流光。
    滑板就像是开了半自动驾驶,该加速的时候助力器推进,拐弯的时候平衡翼收张。在雨天的坑洼土坡上滑行,他几乎感受不到颠簸或是板底撞击路面的杂音,如履平地般以最短路线追上了目标。
    如此丝滑,比起两条腿跑路,这滑板好用得让人上瘾。
    防风镜兼有避水涂层,雨滴不会遮挡他的视线。蓝紫色镜片在他看到目标和保镖男的同时,在保镖男身上显示出了一层薄薄的光芒,附带一个正在不断下降数字:57%…54%…49%…
    六号道:“那是他的念能力储量。他的能力消耗不小,身体里储存的能量还能维持几分钟吧。”
    45%
    数字停止下降。保镖男转身,拦在了目标身后,正对奇犽和他的滑板。
    “该死,他把开着的能力停下了。”六号建议,“只要他身上那一圈能量还在,你就很难打过他,我们先飞过去杀另一个?”
    奇犽不用想就能猜到保镖男的特殊能力应该是侦查类的,害他之前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追踪。
    “先杀了他,用你来的话……能做到吧。”他杀意满满地道。
    “好哦。大概就像切蜗牛壳的感觉吧。”
    “如果滑板被破坏,你会死吗?”
    “就凭这个人?”六号笑了一下,“你放心好了。”
    就算她翻车死了,也不会让他有事的。
    我其实并没有不放心。奇犽漠然地想。
    暂时把对六号嘴里“病毒”和“念能力”的疑问搁置,奇犽挺住滑板,踩着尾部让它立直,滑板前端翘起的圆弧闪过一道锋锐的寒光,如同刀刃般锋利。
    他用眼镜看到保镖男身上附着的光圈加厚了。
    年少的杀手冷冷一笑,转身借着雨幕发动了肢曲,身影原地消失。
    高大的男人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明明没有在银发少年身上感受到任何念的波动,那个孩子就和任何普通人一样,全身不断流失着生命能量。
    可他就在他眼前消失了,那甚至都不是“绝”,而是经年累月修炼体术所达到的极致。
    他慌张地放出恶意的念压试探着,暗处的奇犽表情微变,防风镜镜片上蔓延出一层薄薄的能量,细看有些斑斓,就是六号能量体的颜色。那层能量均匀地覆盖在他的全身,抵消了念压。
    见念压没有效果,保镖的眼神胡乱扫视着,即使用上凝也没有发现奇犽的踪迹,最后盯上了那块古怪的滑板。
    它静静立在雨中,在“凝”的视野里,隐隐散发出光华。
    难道问题出在这个滑板上?这是那个少年具现化出的东西?
    保镖谨慎地绕着它走了几圈,对它踢出一块石子。
    滑板后端的推进器骤然燃起冷蓝的火焰,在石子击中前倏然冲入空中,平衡翼展开,浮空装置启动,它流畅地在雨中旋转而来。男人双手用上“硬”去接,念力防护竟是被滑板锋利的前端割开了,连着他的虎口也被切裂,他将全身的念力都集中在手上、用非常强力的发才弹开它,急退数步,避免了被从手臂肢解的命运。
    隐匿状态的奇犽在他后面单手插兜,对着眼前失去念力防护的空荡荡后背,勾起嘴角。
    “那个什么念力,好像不太够用呢,大叔。”
    *
    口上了。
    上章没有一个留言啊喂?真的有人在看吗?
    求留言,求求了。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挚爱 (重生 1v1)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碎玉成欢(np)(快穿)插足者梵行掰直病娇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