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51章

第51章

    文君看到梁鑫进来,整个人一下就呆住了,刚吃进去的食物让她恶心得有点想吐,她没有说话,下意识的用手护住自己的肚子,警惕的盯着门口的梁鑫。
    梁鑫看她一副防贼的样子,压了一晚上的火就爆发了:“遥文君!你还是不是女人?还有没有一点廉耻?”
    文君一头雾水,面对一进门就指着她骂的梁鑫,一时间懵了,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是他来争孩子的伎俩吗?文君冷冷的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梁鑫,慢慢把餐具放好在床边的桌子上,还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的表演。
    梁鑫看文君一副装糊涂假天真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冲上来一把抓住她的衣服领子“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种!”
    “你放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文君怕他碰到肚子里的孩子,就用尽全身的力气,用脚把一下梁鑫推开,梁鑫一下没站稳,被推到了床尾,腰部撞到了床沿上,疼得他眉头一锁,眼里露出凶光,似乎想要把对面的文君生吞活剥了。
    梁鑫慢慢扶着床尾沿站起来,气得似乎要喷出火来,吼道:“我的手是脏手?呵呵!你他妈是婊子!我还没嫌你脏呢,你倒先说起我来了?你就是一破鞋!和老情人到处鬼混,现在连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你还在这和老子装高尚啊?”
    “梁鑫,你无耻!你颠倒是非!”面对丈夫的无理取闹,文君气得说不出话来,根本说不出反击的话来。
    “我无耻?我没背着你和别人生孩子!你清高,你给我带绿帽也不是一两次了!”梁鑫大声的讽刺道。
    文君彻底怒了,说:“好,你既然认准了这就是别人的孩子,那你就痛快离婚,我和孩子跟和你就没有任何联系,你也不用再气急败坏的来质问我!”
    “好啊,你是承认它就是野种了是吧?你想和老情人还有野种一家团聚?你做梦!你让我遭受这种耻辱,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我告诉你,我拖也要拖死你!”梁鑫恶狠狠的说道。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个护士推开门进来,看了看梁鑫,说:“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让病人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等身体好了再说,探视的请先回去吧。”
    “我们话还没说完!”梁鑫看也不看那个护士。
    “我不想看到他,让他走,马上走!”文君对护士喊道。
    “病人现在不适合探视,你还是先回避一下,不要影响她的情绪。”护士走到梁鑫面前,对他下了逐客令。
    “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我个交代,我是不会走的!”梁鑫大声吼着,用手指着文君。
    看梁鑫失去理智的样子,文君不想再和他吵下去:“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好,你不说是吧?那我就把你做的好事告诉大家,护士小姐,我告诉你,这个女人,我老婆,我对她好的不能再好了,要什么给什么,在家什么都不让她做,把她服侍得妥妥帖帖,可她呢?不念半分我们的夫妻情分,背地里和甩过她的老情人幽会!光天化日下又是亲嘴又是搂抱,你评评理,这样的女人,你说贱不贱?是不是很不要脸?是不是?”梁鑫就像一条被激怒的疯狗般,拉着门口的几个值班的护士说个不停,声音太大,附近的病人和医生也走过来看热闹,大家眼里的嘲笑和鄙视让躺在床上的文君再也忍无可忍。
    “梁鑫,你胡说!我没有,你捏造事实,颠倒是非!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喊完后文君再也忍不住了,大声的哭了出来,她看着眼前像无赖泼皮般的梁鑫,看着他唾沫横飞在别人面前侮辱她的人格和自尊,伤害她的孩子,她感到绝望至极,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当初信誓旦旦说要保护她,给她幸福的丈夫吗?
    护士和保全人员都进来拉住梁鑫,把他推出病房,梁鑫还一直挣扎着边走边骂“遥文君,你就是个荡妇,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梁鑫的叫骂声声在走廊里大声的回响,本来准备午休的病人都起来看热闹,把走廊围得水泄不通。梁鑫和保全人员一路拉扯,声音渐渐小去,围在门口的其它人也被医护人员劝走了,文君倒在床上,哭得伤心欲绝,两个护士进来安慰了她两句,两人窃窃私语后眼神怪异的给她关上了门。
    文君用被子捂着脸,放声大哭,直到哭得没有力气,没有眼泪为止。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刚才的事情,她不明白梁鑫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明明是他和别人在一起,现在反倒倒打一耙来指责她,在这么多外人面前这样伤她的自尊。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痛快的离婚,这样大家都可以解脱了。
    李绅下午拿了些水果去探望文君,刚走进病房,就觉得气氛不对,文君双眼红肿一头乱发的斜靠在床边,整个人像失了魂似的有气无力,与昨天的情形相差甚远。
    李绅心中一紧,赶忙放下水果,来到文君的床前,理了理她额前凌乱的头发:“文君,发生什么事了?”
    文君呆呆的没有说话,她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说,她不明白自己的生活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医院的消毒水味道让她一阵恶心。
    看文君一脸痛苦,李绅心里着急,但也没有继续逼问她,直觉告诉他这事应该和梁鑫有关,难道今天他来过了?如果他又做了什么伤害文君的事情,这次他绝不放过他!李绅皱着眉头暗暗握紧了拳头。
    李绅倒了杯水给她,然后拿着毛巾去湿了湿,递给文君擦脸。
    文君木然的接过毛巾,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她真不想被李绅看到自己现在这幅落魄的样子,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擦完了脸,她又喝了些水,感觉干涩的嗓子缓解了些,但还是那么难受。
    “吃晚饭了吗?”李绅关切的问道。
    文君摇摇头,:“没什么胃口”
    “那喝点粥吧,我去买点回来,总不能什么都不吃啊,身体受不了。”
    文君还是不想吃,李绅想了想,说:“那我给你削个苹果吃吧,补充点维生素,这个一定要吃。”说完不等文君说话,就开始削皮了。
    文君拗不过,只好接过李绅削好的苹果,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李绅看文君神情低落,双眼通红,他心里难受,不知怎样才能帮她,她又不愿意说,李绅只能默默的陪着她,让她不那么孤单。
    “你先回去吧,我想休息了。”吃完了苹果,文君实在是不想让李绅再继续看她这幅声嘶力竭后的样子。
    “文君,有什么事不要自己扛,我就在旁边,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好吗?”李绅还是放心不下,他知道文君心里有事,他很想为她分忧,但她现在却不愿意告诉他,李绅心里是又急又无奈。
    “我没事,谢谢。”文君朝梁鑫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到昨天他和梁雯亲密的样子,她心里有了防线,她是个心思敏感的人,她现在还没拿捏好,自己和李绅之间的关系。
    看着文君的笑容,李绅的心里更是难受,拳头握得紧紧的,看她难过,他却无能为力,这是他最难受的事情。
    文君因为情绪波动,原本要出院的日期又被延迟了几天,她躺在病床上,心情压抑,潘舒文每天都给她煲好了汤拿来,文君也没什么胃口,吃不下东西。
    今天李绅有重要的会议要参加,中午没能过来,潘舒文陪文君吃完午饭,有些瞌睡,文君就让她回家先休息,潘舒文想了想,见女儿这几日也恢复了些,才放心的回家了。
    文君下午睡了一觉,醒来后很想上厕所,楼道里刚被拖过,到处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文君扶着墙壁,慢慢的走着,迎面走来两个护士,看到文君后,两人对视了一眼,窃窃私语起来,脸上尽是讥讽嘲弄的表情,看她的眼神里也满是鄙夷。
    文君只能当做没看到,双脚慢慢的往前移,但心里又不自觉的浮现出梁鑫来医院大闹的场景,眼圈一红,泪也下来了,心里一阵难受。
    正想着,已经到了厕所入口,文君心里乱糟糟的想着心事,根本没有注意到厕所刚清扫完,在光滑的瓷砖上到处都是清扫后留下的水渍,踩在上面容易有些湿滑。
    文君穿着有点泡沫底的拖鞋,刚踏进厕所,拖鞋划过地上的水渍,让文君一下站不稳,她心里一惊,想扶住厕所的墙面,但整个墙面也是滑溜溜的瓷砖,文君惊呼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文君还来不及喊出声来,就仰面朝天的摔在了厕所的地面上。
    “啊……我的肚子!来人啊!”文君直直的躺在地上,整个背部的湿了,她用手捂着忽然剧痛的肚子,大声求救。
    “哎呀,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刚上完厕所出来的一个大妈看到文君躺在地上,赶紧过来扶她坐起来。
    “快……帮我叫医生,我的孩子……”文君疼得满头大汗,抓着大妈求助。
    大妈吓得赶紧跑到楼道上大声喊:“医生……护士,快来个人啊,有孕妇摔倒了……!”
    文君很快就被推进抢救室急救,护士查询了她住院时留下的家属联系电话,当时是李绅送文君进来的,上面留的是他的号码。
    李绅正在开大正的优质供应商考核会,手机忽然响了,是个座机号码,他想了想,走出会议室,接通电话。
    “你好,请问是遥文君的家属吗?我是市医院妇产科的医护人员。”护士问道。
    “你好,……是的”李绅一听是医院打来的,整个人震了一下。
    “遥文君今天在厕所滑倒了,现在正在急救室抢救,你们家属赶紧过来,有些抢救程序需要你们签字。”
    “什么!滑倒?那她现在怎么样?”李绅着急的问道。
    “现在正在抢救,具体的我们也不太清楚,你们赶紧过来吧。”护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李绅挂上电话,站在会议室门口,里面是有关他公司前程的重要会议,医院里躺着的是他心爱的女人,李绅咬咬牙,转过身,朝停车场跑去。
    梁雯在公司门口拦住李绅的车,走到他前面,说:“李总,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我有急事!”李绅朝她摁了一下喇叭。
    梁雯吓了一跳,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语气带着祈求说道:“李总,你可是要想清楚,这可是一份终身制的合约,我已经给你把前面的事情都做好了,你就只有坐在里面,等会议结束就可以签约了,这样你都做不到吗?你知道我做到这一步,花费了多少心思吗?你就不能想一下我的付出和你们公司的发展吗?”
    李绅着急的看着拦在车前头的梁雯,说“梁小姐,我很感谢你对我们公司的帮助,但是我现在真的有重要的事情,你能不能先让开?”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浪费我的心血,你知道我为了你们公司的事情托了多少人?操了多少心吗?我对你这么用心,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梁雯张开双手,她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李绅就这么走掉。
    李绅叹了口气,从车上下来,走到梁雯面前,表情严肃态度坚决的和她说道:“梁小姐,我想你对我有些误会了,如果我上次还没表达清楚的话,那我现在再说一次:我不会和你在一起,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我会一辈子陪着她,无论她是否愿意嫁给我,我都会在她身边。梁小姐,你年轻漂亮,不用在我这样离过婚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你之前对我们公司的帮助,我也会铭记于心,但不会因为这样就和你成为男女朋友,我这样说,你现在清楚了吗?”
    “不!我不要你什么铭记于心,我只要你能喜欢我,哪怕只是一点点!可你呢?对我的所有付出你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你每次都是因为遥文君,让我的努力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我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好?让你对她这么的死心塌地,情愿牺牲自己公司的利益也在所不惜,李绅,你能不能看一下我?我哪点都不比她差,而且还可以在事业上帮助你,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考虑一下我,好吗?”梁雯带着哭腔抱着李绅哭求道。
    李绅看了看时间,着急的说:“对不起!梁小姐,请你让开,我这辈子只喜欢遥文君一个,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什么都愿意去做,我心里已经容不下别的人了,你还是找别人吧,我真的要走了。”说完他用力把梁雯推开,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李绅的回答彻底激怒了梁雯,她没想到李绅竟然这么喜欢遥文君,情愿守着那个有夫之妇,也不和她在一起。她堂堂梁家三小姐,要什么有什么,家里面在荣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现在倒追一个离异的男人,竟然还落得如此不堪,还不如一个有夫之妇!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她最恨的遥文君!她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
    “遥文君!你等着!”梁雯牙齿咬得咯咯响,她心里恨死了遥文君这个贱女人,她梁雯看上的东西,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拱手让人,就算她真的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李绅超速闯了几个红灯,有惊无险的赶到了医院,等他冲到急诊室的时候,文君还在里面抢救。
    李绅着急的找护士问明情况,急得在抢救室前来回走着,看文君的家人不在,赶紧拿出电话,给潘舒文打了一个,让他们也赶快过来。
    一会功夫,老两口气虚喘喘的赶到了医院,遥远扶着潘舒文在急救室的长凳上坐下来,李绅在走廊上不停的度着步子。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熟人作案压在身下(1V1H)掌心宝(1V1 H)[nph]绿茶婊的上位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