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幸福里 第49章

第49章

    “那好吧,那你送我回家好吗?”宋茜没有强迫梁鑫,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以退为进。
    “真乖!”梁鑫在她脸上又亲了一口,和她一起开门出去了。
    送完宋茜,梁鑫直奔老妈家。
    大家都坐在饭桌边上,准备开饭,看梁鑫回来,何静给他拿了一副碗筷。
    “爸妈,我要告诉你们一件好事!”梁鑫笑容满面的宣布。
    “赶紧吃饭,你还能有什么好事,不气我们就是好事了。”何静给他盛了一碗饭,撇了一眼。
    “这次绝对是好消息!”梁鑫笑得合不拢嘴,拍着胸脯保证。
    “哥,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放吧”
    梁鑫斜了梁雯一眼,对何静和梁正森笑着说:“爸妈,你们要有小外孙了!”
    大家都停住了吃饭的动作,何静有些激动的问道:“子儿,你……你说什么?”
    “你们有孙子了,哈哈,我有儿子了!”
    “真的吗?是不是真的?”何静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是真的,文君今天才去医院检查出来的,已经一个多月了,她妈刚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的!”
    “哎呀,太好了,老头子,雯雯,你二哥要有儿子了,我要有大胖孙子了,我们梁家有后了,哈哈”何静毫不掩饰的开心大笑。
    “好啊好啊,总算盼到了”梁正森也喜不胜收。
    “快,儿子,你赶紧把老婆接回来,好好伺候着,不要亏待了我们的大孙子。”梁正森也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都安静,才一个多月,你们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儿子呢?”梁雯是唯一一个听了这个消息后板着脸的人。
    “死丫头,你懂什么,我说是孙子就是孙子。”何静不高兴的白了她一眼。
    “谁知遥文君有没有那个福分呢?”梁雯不服气,她还真不想遥文君生个儿子。
    “她没福气,你哥有啊,你啊,就别在这瞎说了,以后他们回来吃饭,刷碗收桌子就你来干,别让文君干了,她现在可怀着梁家的希望呢”何静给梁雯下了命令。
    “妈,哪有这样的,为什么要我自己一个人干活?现在才刚怀孕,至于这么金贵吗?”
    “我的孙子什么时候都是金贵的,你在家从来都不干活,现在干点,锻炼一下,以后对你嫁出去也有好处。”
    “哼,现在还没生,全家就开始偏心她了,生不出儿子才好呢!”梁雯不服气的小声嘟囔着。
    “说什么呢?”梁正森朝梁雯正色道。
    “对了儿子,那个药,你有按我说的坚持吃的吧?”何静忽然紧张的问道。
    “老妈吩咐的事情,我哪有不好好做的?”
    “那就行,那我就放心了,梁家的香火就看你的了。”何静心情激动,满怀希望的说道。
    “爸妈,可是还有一件事。”梁鑫故意为难的说道:“现在文君还在气头上,她不肯跟我回来啊,除非……”梁鑫若有所指的暗示道。
    何静心知肚明,爽快的大手一挥:“儿子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房产证去!”何静心里明镜似的,心想加就加吧,反正最后还不是她梁家的?
    “妈,那如果你给二哥加了,大哥来闹怎么办?”梁雯还是不死心。
    “只要你不说,许红不会知道的!”何静噎了她一句。
    梁雯不敢再说话,气呼呼的扒拉着碗里的米饭。
    第二天梁鑫就拿着房产证去房产局登记备案了,工作人员告诉他,在30天内可以办理完成,到时要夫妻双方一起到场签字,梁鑫美滋滋的点头道谢,下午特地提前下班,去买了文君喜欢吃的新鲜红提,直奔丈母娘家去了。
    梁鑫把车停在文君家的小巷子前面,坐在车里,他不想这么快上去,经过上次的事件,他害怕单独面对丈母娘和小姨子,所以他就坐在车上等文君下班,再一起进去。
    在车上听了一会音乐,梁鑫看了看时间,快六点了,文君应该快回来了,他打开车窗,朝对面公车站张望。
    正看着,一辆眼熟的白色宝马越野车从他的车旁经过,正好停在他的车子正前面。车上下来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帅气男人,身材高大,身上的肌肉一看就知道是一直锻炼的结果。他走到副驾驶那边,打开车门,用手扶着文君慢慢的下车,梁鑫揉了揉眼,没错,就是她的老婆遥文君!
    梁鑫气得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心里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去收拾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如果自己这一出去,估计复合就没戏了,儿子说不定也没了,梁鑫衡量了半天,眼睁睁的看着李绅拉着文君,送她到楼下,看她上楼,李绅才开车离开。梁鑫一拳打在方向盘上,喇叭不停的鸣叫着,过往的路人奇怪的看着他。
    “遥文君,怪不得你铁了心的要和我离婚,原来是倒贴去攀高枝了,既然你这么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梁鑫在车上恨恨的骂道。
    看文君上了楼,梁鑫也跟了上去。
    遥远和文玲都没回来,家里只有潘舒文和文君,两人都没想到梁鑫会过来,潘舒文把他让进屋,梁鑫木然的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
    看着一脸铁青的梁鑫,潘舒文给他倒了杯茶,就到厨房去忙活了,让两个人好好沟通。文君冷眼看着他,说:“离婚协议书带来了吗?”
    “我不会和你离婚的!”梁鑫坚决的回答。
    “梁鑫,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是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我们这样纠缠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放各自一条生路。”文君看梁鑫还是纠缠不清,不觉有些恼怒。
    “你都有了我的孩子,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了?你是我老婆,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子,还能有比我更适合你的男人吗?”梁鑫说得振振有词。
    “你怎么知道孩子的事情?”文君吃了一惊,疑惑的问道。
    “妈告诉我的,我和你说,这孩子姓梁!如果你一定要和我离婚,这孩子你以后就别想看到,我不会让你拿到抚养权的!”梁鑫冷冷的说道。
    “梁鑫,你在威胁我?”文君气得有些颤抖。
    “我只是让你看清现状,悬崖勒马,不要一错再错!”梁鑫压低声音吼道。
    潘舒文看两人又吵起来了,赶紧过来说道:“梁鑫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不知道文君有身孕啊?不能好好说话吗?我告诉你君君怀孕不是让你来哈呼她的!”潘舒文也生气了。
    “妈,对不起,是我不对,可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您给我评评理,我今天已经按照您说的,去房产局备案,一个月后就可以给文君加名了,本来这个好事我想亲自上了和您说的,就在我在楼下等文君的时候,您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我看到文君和她一起的老情人搂搂抱抱的在街上亲热,妈,我是个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这样,我还能冷静吗?我说文君为什么铁了心的和我离婚,原来是有下家了,既然今天我已经把事情看清楚了,我们也不说暗话了,这个婚我是不会离的,如果你坚持要找律师打离婚官司,我就算倾家荡产也要保住这个孩子的抚养权,不信你们就试试!”梁鑫嗓门沙哑的吼道。
    “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孩子是我的,谁也别想把他从我身边抢走!”文君也怒了。
    “梁鑫,你说什么老情人,你可是亲眼看到?我不许你这么污蔑我的女儿!”潘舒文怒喝道。
    梁鑫冷笑了两声,说“你觉得我是污蔑她?那你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吧,你问问她为什么我们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问她是不是和那个叫李绅的人在一起!”
    潘舒文听到李绅两个字,楞了一下,文君指着门口,对梁鑫说:“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律师我会马上请的,抚养权的官司我也会打,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
    “好,我走,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离的,我不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如愿的,孩子必须姓梁,我会请全荣城最好的律师来给我打这个官司,你就等着吧。”梁鑫说完摔门而去。
    潘舒文看着关上的房门,半天回不过神来,看文君一脸难受,赶紧扶她坐到沙发上。
    “君君,你别听他的,你是孩子的母亲,孩子这么小,哪个法院也无不能把抚养权给他们的!”
    “妈……我肚子有点痛……”文君捂着肚子,难受的说道。
    “啊?那……那怎么办?文玲和你爸又不在,哎呀,急死我了!”潘舒文看女儿的汗都下来了,急的团团转,但又不敢去贸然的挪动她,怕不小心伤了她的胎气。
    “妈,你……去把我手机拿来。”文君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自己的包包。
    潘舒文赶紧去把手机拿来,文君艰难的拿着手机,拨通了李绅的电话。
    手机一通李绅就接了起来:“文君?”
    “你……快来我家……”豆大的汗顺着她的额头留下了,每说一个字都让她疼痛增加。
    李绅挂上电话,马上交代了秘书几句,扔下一桌面面相觑的手下,从会议室冲了出来,直奔文君家。
    潘舒文不停的在沙发和阳台间来回走,一会看看文君,一会看看楼下李绅有没有到。
    十分钟后,李绅在楼下停好车,马上冲上楼,潘舒文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他来,赶紧过来带路。
    李绅抱起已经脸上苍白,疼得闭上眼睛的文君,潘舒文拿上文君的包包跟在后面,一起坐上李绅的车,往最近的医院赶去。
    “伯母,我是李绅,文君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忽然间就变成了这样?”李绅边开车边问扶着文君坐在后座的潘舒文。
    “哎呀,都怪我,都是因为我多嘴,告诉梁鑫文君怀孕了,他刚才上来和文君吵了一架,说不同意和文君离婚,如果文君非要离婚,他就请最好的律师来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文君估计是被气到了,梁鑫走后她就一直喊肚子痛,都怪我都怪我!”潘舒文自责得不行,肠子都悔青了。
    李绅心里也很气,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查看文君的情况,他皱着眉头,加大马力,来到市医院。
    李绅抱着文君,一路冲进急诊室,潘舒文在后面拿着东西,大声的叫着:医生!医生!“两个护士和一个医生进来,给文君检查了一番,就把她推进急救室里,李绅和潘舒文被拦在门口外面等着。
    “伯母,你先坐一下,不要着急,不会有事的。”李绅拉着潘舒文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他自己站在急诊室的门口等着,潘舒文想起女儿刚才疼得脸都白了,心疼得眼泪直掉,坐在凳子上偷偷抹泪。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急诊室的门才打开,护士推着文君出来,李绅马上冲上去,文君还没醒,医生在后面边摘口罩边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们都是”李绅扶着潘舒文走上去。
    医生看了他们一眼,说:“病人刚才情绪比较激动,加上孕酮的量不够,有流产的征兆,还好你们及时送到,我们给她输了液,现在孕妇的情况基本稳定,孩子也没什么问题。以后你们和孕妇沟通的时候,尽量不要刺激到她,这样对孩子很危险。”
    “好的,我们知道了,谢谢你医生。”李绅边听边点头答应。
    潘舒文听到大人小孩都平安,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如果女儿和外孙真有什么问题,她一个不放过梁鑫。
    文君睡了一会,才慢慢醒过来,睁开眼的第一句就着急的问:“孩子,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潘舒文拉着她的手,安慰道:“女儿,放心吧,孩子没事。”
    李绅也在旁边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文君这才放下心来,用手慢慢摸着自己的肚子,眼里擒着泪水,她真的好怕,怕这个脆弱的生命就这样离她而去。
    “君君,吃点东西吧,刚才李绅下去买了点白粥上来,你喝点。”潘舒文说道。
    “我喝不下”
    “听伯母的话,你不喝小朋友还要喝呢,可别饿坏了小宝宝。”李绅也在旁边劝道。
    文君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才点了点头。
    文玲和遥远知道了消息后,急匆匆的从家里赶过来,看到文君和宝宝没事,都松了口气。
    “妈,那个姓梁的怎么忽然到我们家里来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文玲气愤的问道。
    “唉,都怪我多嘴,告诉他文君有孕的事情,他现在一口咬定不想离婚,如果离婚就请律师和你姐争夺抚养权,你姐当时就被气着了,要不是她的老同学李绅帮忙,现在还指不定会怎么样啊。”潘舒文越想越自责。
    “李总,真是谢谢你了。”文玲真心道谢。
    “不用客气,应该的,伯父伯母,文君,你们不用担心,他请律师我们也请,我有个律师朋友,他在法律界还算是比较有名气的,我可以找他帮忙,再说了,法院是个公平公正的地方,你们不用担心。”李绅安慰大家,更主要的是说给忧心忡忡的文君听的。
    “真的吗?哎呀,这太好了,我们家还真没有认识的律师啊,就是怕梁鑫那个小子背地里找人使诈,现在李绅李总也认识律师的话,那我们就不用害怕了。”潘舒文吁了口气说道。
    “文君,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先休养。”李绅看着文君,轻声说道。
    文君点点头,虚弱的脸上才有了一点亮光。
    梁鑫开车回来的路上,越想越窝囊,半路直接掉头,去了宋茜那里。
    过了两天,梁正森和何静迟迟不见儿子接文君回来,按耐不住了,吃晚饭的时候,赶紧问情况。
    “儿子啊,那个房产证你不是去办理了吗?怎么还不去接你老婆回来?”梁正森问道。
    梁鑫黑着脸,说:“要一个月才能办好。”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钢铁森林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熟人作案汁水丰沛 (古言 1V1H)掌心宝(1V1 H)宠儿(1v1 古言)压在身下(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