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 第四十四章碎瓷(H)

第四十四章碎瓷(H)

    天呐……
    林晚卿要被这样一副画面刺激疯了……
    她甚至怀疑身后的男人根本不是苏陌忆,或许是带着苏陌忆面具的……
    周逸朴?
    “唔……”
    花穴又被深深地顶入了,飘忽的思绪归位,林晚卿听到身后的男人低声道:“你别乱想些有的没的。”
    林晚卿:“……”
    好的,差点忘了苏大人有读心术了。
    可是她真的被肏得太狠了,再这么做下去,她觉得自己未来几日里恐怕走路都得腿脚发软。
    于是从来都不畏强权,不肯妥协的林晚卿,终于侧头吻了吻男人的耳廓,软声求饶到,“大人……别、别再插了……快、快肏坏我了……”
    男人的身子明显不受控制地抖了抖。
    林晚卿见这招有效,赶紧乘胜追击,一边夹紧自己的花穴,一边颤声继续道:“大人肏得太厉害了,我、我受不住……”
    苏陌忆闷哼一声,顶弄加速。
    他精壮的手臂肌肉饱满,揽着她的腿把人往上抬,放下来的时候双手一松,腰腹再用力上顶。
    两相作用下,林晚卿很快又高潮一次。
    苏陌忆却依旧没有射精的征兆。
    “大人……”林晚卿的声音几乎已经染上了哭腔,“大人别、别插了……饶了我吧……”
    她越是娇软,他插得越狠。
    肏到最后,林晚卿只能颤着声音哭求道:“大人饶命……嗯……大人别……大人饶命……”
    一声声娇媚的软吟中,苏陌忆终于到了临界点。他大幅度抽插了几次,最后隐忍着低吼的欲望,闷哼几声。
    马眼抵住宫口的花心,浓精一股一股射进她小小的胞宫,烫得她又高潮了一次。
    当一切再次平静下来,紧窄的花穴已经满得不能再满了。
    饶是苏陌忆还没将自己抽出来,那些浓精和春水就沿着严丝合缝的穴口往外淌。
    林晚卿平复了一下呼吸,只觉得头脑昏沉。一片幽光中,苏陌忆似乎侧身过来吻住了她。
    他好像在耳边唤她“卿卿”,语气缠绵,温柔缱绻。
    他火热的胸膛贴着她汗湿的背,月色昏灯下,他紧紧地抱着她。
    “卿卿……”
    “卿卿……”
    卿卿。
    那是只有她最亲近的家人才会唤她的名字。
    时隔多年,再次听见,她忽然有些想哭。
    林晚卿觉得,自己好像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身后的男人胸膛火热,圈住她的手臂暖如艳阳。
    此刻的温暖,让她留恋。
    可是她也明白,有些东西,喝了“惑心”的林晚卿可以想,她不可以。
    今夜,确实是放肆了。
    但人总是会在得到之后,变得贪心起来。
    如果,她向苏陌忆坦白了自己的身世。有没有可能,苏陌忆会选择相信她?
    如果苏陌忆相信了她,那么有没有一点点的可能。在一切归位,萧家冤情洗清之后,她能以萧家女的身份,正大光明的和他在一起呢……
    思绪纷扰,林晚卿抬头。
    今夜月色清冷静谧,某人的心却再也静不下来。
    *
    清晨,茜纱窗的一角飘落一线幽光,晨风微微,撩动床帐。
    日光晃了晃眼,林晚卿醒了过来。
    意识还未归位,但浑身的酸软已经在昭示昨夜的荒唐。
    她怔忡片刻,揪住身上的锦衾翻了个身──身侧那个位置是空的。
    有一瞬间的恍惚,她伸手过去,探到的也只是褶皱下的一片冰凉。林晚卿起身揉了揉昏沉沉的脑袋,怀疑自己昨夜只是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
    “醒了?”低沉的,磁性的男声,略染上些沙哑。
    触到那片锦衾的指尖一颤,林晚卿垂眸,从鼻息间擦出一句,“嗯……”
    两人就这么一站一坐,陷入沉默。
    不用看,林晚卿也知道苏大人现下是个什么状态。
    一定又是顶着一张红到能滴血的脸,强装镇定地拽紧拳头,说不定眼睛都不敢往她身上落。
    说来也无奈,床下的苏大人总是这样一副既正经又羞涩的模样。林晚卿对着他,总是忍不住生出一种是她“霸王硬上弓”了他的罪恶感。
    也不知道昨天夜里到底是谁摁着她的腰,软硬兼施,连哄带骗地要了一次又一次……
    而那个呆立在床前的男人,确实是紧张得手心冒汗。又见她低着头半天不说话,以为是自己昨夜要得太狠,把她弄哭好几次,惹了她不高兴。
    于是他只得装模作样地以拳抵唇,清了清嗓子,转身从桌案上端来一碗温热的红枣桂圆羹。
    “你……”苏陌忆从来没跟谁这么紧张地说过话,现下只觉得自己的舌头都要打结了。
    林晚卿略一抬头,就看见一碗羹汤出现在自己面前。而端着它的那只手,青筋暴起,抖个不停。
    她低头,嘴角不自觉地牵起一抹笑意,心里也漫起一丝悠长的甜味。
    “我还没洗漱呢……”她喃喃道:“你把柜子里的衣裳给我拿一件过来。”
    “哦……”苏大人头一次这么听话,乖巧地放下手中的羹汤,转身去给林晚卿取衣裳。
    一顿收拾之后,林晚卿总算是觉得自己规整了,趿着绣鞋摸到桌案边开始喝汤。
    苏陌忆不知从哪里寻了本书,装模作样地靠在她身侧埋头看着。
    勺子碰撞瓷碗,发出叮咚脆响。
    林晚卿捧着瓷碗,忽然开口道:“大人……你,嗯……你知不知道叁司会审?”
    “唰啦──”
    苏陌忆翻书的手顿了顿,从书页背后露出一双诧异的眸子,蹙眉沉声道:“林晚卿,本官是如假包换的大理寺卿,不是盛京纨绔一包草,本官要是连叁司会审都不知道,在朝为官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
    “哦……”林晚卿敷衍地应了一声,埋头喝汤。
    片刻,她又道:“那大人觉得,叁司会审的案子,会不会有冤案?”
    “冤案?”苏陌忆怔了怔,放下手中的书道:“是不是冤案这跟怎么审的有什么关系?”
    “哦……”
    “怎么?”苏陌忆缓慢地转向她,柔声问。
    林晚卿一滞,目光避开他,看向手里的那碗羹汤,继续问道:“那……大人知道安阳公主吗?”
    出乎意料的,身侧半晌地没了回应。
    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瓷勺嗑到碗口,发出刺耳的击响。
    林晚卿愣愣地看回去,却见他也垂眸看她,目光黯淡。
    半晌,苏陌忆轻而沉的声音传来。
    “她是我阿娘。”
    “哐啷──”
    端着汤碗的手一空。
    白瓷落地,应声而碎。
    ──────
    首-发:popobl.vip (woo16.com)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甜文结局之后(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强迫臣服(1v1,黑道,H)同居(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