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 第三十八章危机

第三十八章危机

    月色清冷,花草点映的假山旁,章仁正拿着一把剪刀站在一盆月季旁,修剪花枝。
    屋内烛火飘摇,映上他瘦削的轮廓,眉宇间就显得格外阴戾。
    “大人!”一名侍卫手上拿着份信报,小跑至他面前,双手呈上。
    “喀嚓——”
    几支粉艳的花苞应声而落,拍掉几片殷红。他擦擦手,将剪刀递给了身边的侍女。
    “什么东西?”他问,声音里是不急不缓的悠闲。
    “盛京来的密报。”
    章仁怔了怔,转身接过侍女递来的白巾将手擦净。
    密报展开,他的目光扫寻其上。片刻,原本闲适的深眸中浮起两片暗色,眉峰蹙起,面色阴沉。
    侍卫见状心生疑虑,支走了身边伺候的侍女才悄声询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对劲?”
    章仁将信收好,思忖道:“周逸朴这次在身边带了几个人?”
    “两个。”侍卫想了想,肯定道:“一个侍卫和一个姨娘。”
    章仁默了默,眼神落在那丛方才被修剪过的月季断枝上,心绪不宁道:“没有其他人了?”
    侍卫不解,只回道:“没有了。”
    “这就奇怪了。”章仁随意拨弄着花枝,自言自语道:“信上说大理寺卿苏陌忆和手下两个亲信近日都不曾在盛京露面。”
    “可是……”章仁顿了顿又道:“就算府上的周逸朴不是真的周逸朴,可他带的那个姨娘,总不能是男子假扮的吧?”
    侍卫闻言愣住了,表情凝固,“这不可能。月娘每日都贴身伺候,那姨娘若是男子假扮,不可能分不出来。况且前日里,月娘有向卑职汇报,周逸朴和他那姨娘私下里确实十分孟浪。若是对着个男人……”
    “嗯,”章仁颔首,转眼又落入沉思,“不过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他顿了顿,倏地瞳孔一缩,问道:“上次本官说的酒宴准备得如何了?”
    “已经备妥。”
    “嗯,”章仁应了一声,复又道:“密报上说苏陌忆前些时日受了伤。”
    言及此,章仁故意收了声,向那侍卫递去一个晦暗的眼色。
    他捻弄着月季花上的利刺,沉声道:“那本官得在酒宴上再添些东西。”
    *
    晨起东方,宿雾退去。
    早间的太阳从茜纱窗角映出个轮廓,淡淡的,像一枚还未褪去的吻痕。
    苏陌忆翻了个身,顶着两个快要掉到下巴的黑眼圈,无语望天。
    自从前日夜里,两人发现有人偷听墙角之后,睡觉前的摇床和朗诵,就变成了林晚卿的执念。
    不管有没人在,秉着小心为上的宗旨,她都会拉着苏陌忆声情并茂地演一遍。
    没心的人演完就睡,有心的人憋出内伤……
    他幽幽地叹出一口气,暗自盘算着洪州的事情得尽快了结了才行。
    门外响起簌簌的脚步,由远及近,门扉适时被敲响,发出两声清脆的“叩叩”。
    “周大人、小夫人,”月娘娇嫩的声音响起,“今日章大人约周大人去官矿,奴婢来伺候两位洗漱更衣。”
    苏陌忆闻声,正要去拍身侧的林晚卿,却见她浑浑噩噩地翻了个身,然后以一种极其熟练的方式手脚并用地缠上了自己。
    宛如一朵开在他身上的菟丝花。
    “……”苏陌忆原本就僵硬的身体更僵了几分,一时也忘了答外面人的话。
    “进来~”
    缠在他身上的“林丝花”先开了口,说完还不忘再往他怀里拱了拱,脸颊摩擦着他微敞的胸膛,玉腿搭上他精壮的腰腹。
    侍女们鱼贯而入,茜纱窗被推开一线,清晨轻薄的雾气带着花香飘入,林晚卿撩开床帐,懒洋洋地起了身。
    月娘拿来一件素白暗纹的里衣给林晚卿,然后安排手下的几个丫鬟替她换上,又转身去伺候苏陌忆。
    林晚卿留了个心眼儿,目光追随着月娘。
    只见她从侍女手上接过一件同样款式的里衣,神色自若地就抽开了苏陌忆的腰带。
    “你要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声质问打断了月娘的动作。
    林晚卿沉着脸,也顾不得自己脱了一半的睡袍,两步跨过来,一把就推开了月娘。
    “周大人的里衣向来都是我亲自换的。”
    她一边责备,一边从月娘手里夺过那件衣袍,美目怒瞪,樱唇微噘,既委委屈屈又蛮不讲理。
    苏陌忆看见她这股信手拈来的醋意,差点没忍住笑出声。花了些功夫,才把上扬的嘴角给压了下去。
    侍女们都被林晚卿冷着脸轰了出去。
    人声渐远,房间里再度安静下来。林晚卿这才往后退了两步,松开苏陌忆被她紧紧捂在怀里的身体。
    “怎么?”苏陌忆清了清嗓子,面色却一如既往地淡定,“别人连更衣都不可以?”
    林晚卿倒是没把苏陌忆的调笑当回事,伸着脖子望了望屋外,神色凝重道:“我总觉得那月娘不对劲,可哪里有问题也实在是说不上来。”
    苏陌忆没有接话,从林晚卿手里拿过那件里衣,转身去了屏风后面。
    林晚卿在外面,背靠着屏风,若有所思道:“大人,你说章仁这突然邀你去官矿,会不会有诈?”
    “会。”
    里面的人几乎没有思考,当即给出答案。
    “那你去不去?”林晚卿霎时紧张起来,一转身,看见苏陌忆线条结实的背部曲线,一个趔趄,赶紧又背过身去。
    苏陌忆没有发现,依旧是低头穿衣,片刻后才淡声回道:“我不能不去。”
    “要获得章仁的信任,必定需要经过他多番的试探,既然已经来了,这些事情都早该有料到。”
    说话间苏陌忆已经穿好里衣,他走出屏风,将手里的脏衣服递给了林晚卿。
    林晚卿自然而然地接了过去。
    “可是……”她依旧是不放心,踌躇道:“我总觉得章仁这个人不简单。他能在洪州这么些年,官矿、假银、私兵……哪一项不是踩在皇上的底线?这些人提着脑袋做事,一定阴险至极,不可小觑。”
    苏陌忆整了整衣襟,看着林晚卿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当下之计,唯有见招拆招。”
    “嗯……”林晚卿追着苏陌忆走到门口,手伸出去想拉他的袖子,却被苏陌忆一个驻足收住了。
    “你在章府等我消息,若是有什么异样,我会让叶青来接你。”
    他回身看着她,声音沉而淡,是他一贯的样子。
    不够明亮的室内看不清他背光的脸,但林晚卿却觉得脸上发烫,是被他的视线灼的。
    “好。”
    她认真地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那只还没来得及摸到他袖子的手凉在半空,林晚卿下意识地握了握,另一只手拽紧他方才脱下还留有体温的里衣,觉得心里一阵发空。
    官矿的考察很顺利。
    章仁带着苏陌忆将其管辖之下的大小矿场都走了一遍,一路上两人聊了很多锻造兵器和各类矿质的话题,苏陌忆对答如流。
    可是除了这些冠冕堂皇的内容,对于此次周逸朴被邀请的目的,章仁却只字不提。
    苏陌忆也不好逼得太急。
    七月的盛夏,日头毒辣。
    两人从早考察到晚,尽管有人撑伞打扇,可还是难免筋疲力尽,汗湿衣襟。
    直到傍晚时分,两人终于结束了最后一个矿场的察看,坐上了回程的马车。
    马车微微摇晃,辘辘轻响。
    苏陌忆靠在车壁上,假意闭目。而另一侧的章仁亦只是气定神闲地坐着,偶尔掀起帘子看看外面经过的街市。
    随着帘外车夫一声吁停,马车停了下来。
    有人掀起车幔,对着章仁道:“大人,到了。”
    苏陌忆依旧没有睁眼,但从车行距离和速度来看,他知道两人并没有回章府。
    “周大人,”一旁的章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我们到了。”
    苏陌忆这才睁开惺忪的睡眼,往车外打量了一番,“这里是……”
    “这里是洪州最为出名的秦楼楚馆,”章仁笑道:“今日刚好小夫人不在,大人可以好好的乐一乐。”
    苏陌忆但笑不语,跟着章仁的指引下了车。
    这是一座高墙围绕的小院,院内除了琴声铮铮,再不见其他声响,红墙碧瓦之上,偶有盛开的九里香和紫茉莉探身而出。
    若不是章仁指引,苏陌忆倒是不会想到一般的秦楼楚馆会雅致如此。
    “请。”
    章仁行到苏陌忆前面,延手一邀,两人先后进了小院的大门。
    “周兄可尝过了府上的温泉池?”章仁问。
    苏陌忆闻言,脸上漫起风流不羁的笑,回应道:“试过了。”
    “哦?”章仁意会,凑近他身边道:“那周兄等会儿定要尝尝这里的汤泉,看看那滋味是不是会比章某府上的好出许多?”
    “呵呵……”苏陌忆点头,笑而不答。
    说来奇怪,这小院虽别致清幽,但今日着实过于冷清。仿佛除了苏陌忆和章仁两人,这里便没有了其他客人。
    苏陌忆余光扫过院里那些来往的人,发现除了姑娘们神态尚属自然之外,好些个小厮样的男子都格外戒备,目光紧随两人,不曾离开。
    他大约知道,章仁真正的试探,应当是现在才开始。
    花木深深的后院里,一间偌大的浴房门被推开。
    一瞬间热气氤氲,水雾弥漫,白腾腾地犹如仙境。
    而白雾之下,四面玉柱的房间中央,一个碧色浴池出现在苏陌忆眼前。
    但比这池水更加显眼的,是周围站了一列的纱衣女子。
    她们个个身形玲珑,神态媚人,穿着轻薄的长袍,手里是各色小食与酒水,低眉垂目,等待临幸。
    苏陌忆的脸色不可抑制地沉了沉。
    “周兄,”章仁在一旁笑问,“可喜欢?”
    “嗯,”苏陌忆应了一声,目光扫过面前那些女子,面上不显,但心中却不禁漫起一丝厌恶。
    原来,并不是只要女子穿得少,他就会情不自禁。
    “那便让她们伺候周兄宽衣吧。”章仁说着话,顺手指了一个花娘。
    花娘走近苏陌忆身边,正要举手,被他挡住了。
    “你身上用了香?”苏陌忆问,神情严肃。
    花娘不知所措地点点头。
    “怎么了?”一旁的章仁见状,好奇道。
    “哦,”苏陌忆轻笑一声,那神情既无奈又不舍,“章兄也知道我家里那个醋缸子,今早上连丫鬟替我更衣都不许,这要是被她闻出周某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还不得跟我闹个没完没了。”
    章仁神色一冷,却仍旧状似无意道:“也是,小夫人的醋劲儿我可是见识过的。”
    言毕,他轻笑两声,看着苏陌忆道:“那周兄就自便宽衣吧。”
    苏陌忆应下,转身行到屏风之后,慢条斯理地开始脱衣裳。
    外袍、中衣、里衣……
    衣袍一件件被递到花娘手中,随后苏陌忆取来一件长袍,将自己裹起来,行出屏风。
    章仁已经坐到了池中。
    苏陌忆方要踏水而入,却被章仁叫住了。
    “周兄,你这穿着长袍泡温泉又是个什么习惯?”他唇角微扬,眼中情绪却是极度的冷。
    池中的水色倒映上来,在他的暗眸中留下明晃晃的光,森凉如剑。
    苏陌忆抬眼看他,没有动作。
    章仁轻哂道:“周兄还是把外袍脱了吧。”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甜文结局之后(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强迫臣服(1v1,黑道,H)同居(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