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熟人作案 番外音乐剧

番外音乐剧

    社团招新年年都在暑气弥漫的温度里展开,桑如拉着周停棹在各个摊位前晃了一圈,最后双双被音乐剧社收入麾下。
    两人外形好,英文发音准,歌声也不错,常常被选上在剧目里演出。次数多了就很难不被人注意,不少男生看上了桑如,周停棹呢又入了许多女孩子的眼,结果这些人打听来打听去,最后却发现这两人居然是一对。
    几年下来,桑如成了社长,周停棹做副,音乐剧社知名情侣的名头叫得响亮。
    到了大四,位置该交接给下一届的学弟学妹,两人最后一次一起在台上演出,剧名——《春之觉醒》。
    故事背景是在19世纪的德国,时代与青春期的碰撞,让一群少男少女处于混乱迷茫。
    少女Wendla得知好友已在父亲的暴力和性侵下度过许久,终于找到男孩Melchior诉说藏在内心的秘密。
    桑如置身于女孩的痛苦、挣扎,看着周停棹,又不把他周停棹。
    “我梦到我还是个笨拙的小女孩,不小心打翻了父亲的咖啡,”她仓皇道,“他生气地抽出皮带,我吓坏了……”
    “Wendal,现在已经没有这些事了,这些只在小孩子的故事里……”
    桑如打断他,如同此时她就是这个女孩本身,她哭诉着好友的伤痕,听见男孩说我们需要告发她的父亲。
    “我从来没有被打过,我甚至试过自己打自己,我想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受。”
    她捡来根树枝,递给了周停棹。
    周停棹,或许说是Melchior,他试着挥了两下木枝,说:“这会让你流血的。”
    “你是说如果你用它来打我吗?”
    “来打你?”男孩不可思议,“你在想什么?我永远不会打你……”
    “如果我允许你这么做呢?”
    时间静止一般。
    桑如靠近他:“如果我求你呢?”
    那根树枝如同女孩的描述,细长而硬,落在人身上便是痛到极致的触感。
    周停棹克制了力道,争取将这奇异的寻求疼痛的行径变得雷声大雨点小,桑如不疼,但作为Wendla,她疼得快要死去,却说:“没感觉。”
    “这样呢?”
    “不疼!”
    愈来愈重的抽打伴随着一步进一步的质问:“这样呢?”
    她咬着牙,听见周停棹的嗓音是平日里从未听过的暴戾。
    疼痛让人上瘾,施加疼痛也是。
    她终于跪坐在地上颤抖着哭出来,男孩望着她,突然疯了一样跑开。
    聚光灯落在桑如和一旁的歌者身上。
    桑如听见歌词说:“是的,我会受伤,你也会因我而伤……”
    接下来是别的演员的戏份,桑如回了幕后,周停棹正站在那里等她。
    他的笑意总是很淡,从柔和的眼神和微勾的唇角流出。
    角色是角色,他是他,桑如眼里还酸着,投进他敞开的怀抱里。
    “刚刚打疼你了没有?”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排演这个片段,周停棹却总是问这个问题。
    “不疼,”桑如摇摇头,随即又改了答案,“还是有一点。”
    周停棹笑了下,替她轻轻揉了揉伤处。
    少女半掀开裙摆要他抽打,臀、腿、背上或许都留下过痛意,周停棹此时没带任何想法,却听桑如说:“过会儿有场戏,我们来真的好不好?”
    桑如说的那场戏,发生在故事里的公园,两人的秘密基地。
    女孩为上次逼迫男孩施暴而道歉,男孩为心里有过那么一瞬涌起的畅快意识而自责,他躲让,忏悔,女孩一次又一次将他拉回。
    “我们去雨中奔跑,全身湿透了也无所谓……”桑如说。
    周停棹重复着:“原谅我,原谅我……”
    两个茫然失措的灵魂忽然紧紧拥抱在一起。
    他叫她的名字,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我可以听见你的心跳,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听见你的心跳,你的呼吸。”
    桑如有些被蛊惑,这好似不是男主角的剖白,而是周停棹的。
    他们不可自控地亲吻,观众席传来惊讶的倒吸气声。
    可远不止于此。
    桑如肩头的衣服被扯下,周停棹低头埋在她胸前。
    观众或许可以看见她白嫩的肩,却不知她将领口向下拉扯,让趴在身上的那人得以含住那颗硬硬的乳粒。
    角色此时该发出喘息,桑如记得自己的职责,却因他的吮吸,让发出的声音越发娇艳。
    话筒还在,她不能说话,隐约的咂咂声让一切变得真实,观众看得脸红,还当借位。
    周停棹半撑起身子,拿眼神告诉她他的下一步动作。
    桑如配合地曲起腿,裙摆滑落到膝头,不能说话,却可以用口型。
    她无声说:“进来。”
    观众只能看见男主角急切而略带窘迫地解着裤链,而后抵在裙摆下,伸手进去不知做了什么,继而一挺身,听见女孩染上爱欲的惊呼。
    接着灯光暗下来,又从别的歌剧演员身上亮起,一首新的歌曲开始吟唱。
    他们有三分钟的时间。
    性器被她紧紧绞在里头,只拉到一旁的内裤边亲昵地厮磨着他的茎身。她大概疼了,也要他跟着一起疼。
    周停棹关掉两人的麦,问她:“要动吗?”
    黑暗里他看不清她的动作神情,只听见她的“嗯”声很乖,软得滴水。
    他深深地顶进去,让一切妄念破开高亢的歌声,破开观众席上那些眼神。
    他们看不见她,桑如却紧张得要命,听见周停棹在她耳边倒吸口气,求她:“崽崽,别咬了。”
    桑如努力放松,继而感觉体内那根粗硬的性器动作起来,慢而重地碾过体内的敏感点。
    喘息险些从口中溢出,被他拿食指堵回。
    “忍不住就咬我。”他说。
    桑如怎么舍得,她虚虚含着他的手指,忽而伸舌头舔他一下。
    周停棹这一刻突然后悔不该答应她,作茧自缚,欲望不尽兴,收不回。
    他将那只被她舔过的手指探进裙摆,边顶边揉那颗小肉粒。
    “你别……”
    她快哭了,改成咬自己的手,周停棹不让她咬手,就亲她,操一下亲一下。
    “咬我。”
    桑如不知他说的是哪一处的咬,只收紧穴口的同时,试探地咬住他的下唇。周停棹愣了一下,低笑起来。
    揉弄阴蒂的动作愈快,周停棹把她的喘息吃进口中。
    台上也有人,他们背对着他们,不知道这个角落里在怎样假戏真做,他们唱:“爱会给你救赎……”
    格外刺激,快感就来得格外猛烈。周停棹总知道怎样让她爽快,桑如张着口挺起腰,无声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爽了?”
    桑如小声:“嗯。”
    “那我出去?”周停棹商量式地问。
    小穴忽然有了回应,像张小嘴在吮吸,将他往里牵扯。
    桑如说好,它说不好。
    周停棹最后深深进入一次,哑声道:“快死了。”
    少男少女们的故事各自推进,两人从情欲里抽身,快速投入舞台表演,没人看出他们的异样。
    春之觉醒,春之觉醒。
    新生伴随着阵痛,他们不解,他们挣脱,他们遍体鳞伤,他们想要答案,想要自由,想要相爱。
    大幕在掌声中合拢,社团的大家准备好了去庆功,却少了两个人。
    杂物间逼仄的空间里,周停棹将桑如悬空抱在怀里进入,她紧紧环住他的腰,发觉他疯了似的往里顶。
    “慢一点……”
    周停棹亲她,唇贴着唇呢喃:“也救一救我……”
    桑如一顿,收紧了搂住他的臂弯。
    飘飘浮浮如置海上,对方是唯一的支点,他们在彼此身上寻求新生的可能。
    周停棹亲她,操她,低头说:“看,肚子又被顶起来了。”
    桑如顺着看一眼,她偏瘦,果真肚皮被顶起一些,桑如给了周停棹一下,却又说:“记住你的了。”
    “什么?”
    她说:“都记住你的形状了……”
    周停棹呼吸一窒,又是一记深顶:“别什么话都敢说。”
    桑如亲他:“继续,没够。”
    周停棹要疯,堵住她的嘴抬臀上顶。
    这不是春日,是盛夏,空气湿热,没有下雨,他们却在这一角,淋得酣畅淋漓-
    部分台词剧情选自《春之觉醒》,这么设计没有不尊敬这部音乐剧的意思,凡事先说对不起!
    细心的人会发现,原轨里他们也是看这个遇见过哦,嘿嘿。


同类推荐: 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天下谋妆(古言NP)钢铁森林熟人作案洁癖的禁欲医生(1V1)【系统】灌篮高手采精攻略(校园nph)蝴蝶效应汁水丰沛 (古言 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