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甜文结局之后(H) 车震(高H!)

车震(高H!)

    许唯能感受到对方的生龙活虎,也有点害怕,毕竟这长长的东西进过她子宫,被插的濒临绝望崩溃的情绪有点复苏。
    小穴里酥麻瘙痒,她小心的沿着他的大腿往下坐。于世洲一手轻轻揽过她的腰,一手扶在她脑后索吻,底下的事情全都交给她。
    许唯心有余悸,阴道里又渗出一阵温热的液体,直直的淋在挺翘的龟头上。于世洲被烫的浑身一紧,手上使了一点力。
    按住她的腰下压,能清楚的感受到鸡蛋大的龟头抵在穴口摩擦。许唯浑身一僵,咬唇,“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于世洲轻笑,舌头舔过她白皙的脖颈,“宝宝乖,你自己来,你不想要它吗?”
    穴道里滚烫空虚,刚才被他两根手指勾带出的瘙痒已经没办法再忍下去,像是有千百只蚂蚁在撕咬一般,燥热难耐。
    他轻声哄,“你自己来,我不插手。”
    身上起了一层薄汗,因为呼吸的关系,玻璃上凝起一层白雾。她扶着他的肩,缓缓往下坐,肉棒直直的立着,张牙舞爪的一根。
    许唯不敢看,龟头已经破开软乎乎的穴口,艰难的进到穴道口。软肉疯狂的裹上来,将肉棒咬的密不透风。
    她轻轻一缩,于世洲忍的眼睛都红了,扶在后腰的手蠢蠢欲动,做足了心理建设,才没有动。
    在两人相连的地方,热气腾腾的肉棒被更温暖绵软的小穴绞住。晶亮的液体顺着肉棒滴下来,湿了底下的耻毛。
    甫一进去,许唯就哼了一声,太大了,缓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的往下坐。一个太大一个太小,她动的艰难,小穴口被撑成了透明色。
    肉棒被小穴死死的绞住,动弹不得,于世洲熬红了眼睛,性感的低哼声溢出喉间。
    她才吃下去三分之二,艰难的喘气道:“不行了,到底了,呼……”
    他声音沙哑的不像话,“好。”
    许唯扶着他的肩,跪在他身体两侧,缓缓抬起身子再稳稳的往下坐,动作不疾不徐。
    肉棒像是被吸盘吸在小穴里面,进出都异常艰难。出去时小穴口的软肉被一并带出去,红艳艳的紧贴肉棒,进来时穴口又被撑开到极致便成透明色。
    许唯自己动了大概有十分钟,就累的不行,再也没有了多余的力气。这样的程度没办法满足体内汹涌的情欲,她难受的快要哭了。
    小穴含了半根肉棒,周围酸麻一片,穴道被撑到极致,也不敢全部吃进去。她委屈的抱着他哼,于世洲忍的快发疯。
    可是只能接受这甜蜜的折磨,右手摸到两人相接处,轻轻的揉她红肿的朱蕊。许唯瑟缩一下,惹他低嘶一声。
    她哭道:“你来好不好?我好累。”
    他低喃,“好。”
    不过动了这么一会儿,浑身无力,此刻她的腰搁在他胳膊上,全靠他撑着。于世洲手上泄力,许唯顿时顺着他大腿滑下去。
    含进去半根的肉棒,竟然直直的全插进去,被肉穴全方位的包裹,无数的小嘴吮吸一般。许唯浑身一抖这次是真的哭出来了。
    她吃不下,女上位的姿势,含住三分之一的时候就已经到达小穴最深处,直直的戳在子宫口。
    这下全部进去,又是突如其来重重的一击,龟头直接捅进子宫里面。子宫口被强行撑开,撕裂一般的疼伴随着濒临灭顶的快感。
    刚才一直没有泄出来,这会儿软肉深处像是有什么开关被打开,龟头卡在子宫口,兜头淋下来一股滚烫的淫水。
    于世洲紧紧的抱住许唯,她浑身痉挛一般,呼吸急促。小心翼翼的退出子宫口,牵扯出老远才拔出来,密道里水声咕唧。
    许唯紧紧的蹙眉,穴道里酥麻难耐,小腹酸涨到抽搐。她抱住于世洲的头,小声的呜咽,于世洲从下面抬起她的腿。
    肉棒艰难的像是从真空里往出来拔,小穴不舍的紧紧吻住肉棒,不舍它的离去。里面仿佛无数的吸盘吸住阴茎,他退的艰难。
    进去时连带穴口软软的唇肉也被戳进去,他的动作很慢。许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肉棒将小穴撑涨到极致,酸疼肿胀的她下体麻木失去痛觉。
    出去以后又是那样空虚,仿佛最重要的东西离去一般,浑身都空空的。他太慢了,所有的情绪神经末梢都被放大,不满足。
    想要他重重的进来,狠狠的操她,许唯咬住他喉结,甬道死命的收缩夹住他,“用力点好不好,好难受,都进来啊。”
    即使心里升腾起狂喜,他表面还是波澜不惊。空荡荡的小车库里,地灯透过玻璃打在他脸上,眼里一闪而过的暗芒。
    “我怕弄疼你。”
    许唯扭扭小屁股,脑子里一片混沌,早忘了上次被他宫交操哭,轻泣道:“我要,要你用力,到里面去。”
    于世洲放许唯坐在自己腹肌轮廓分明的小腹上,双手掐住她的腰,重重的往下一按,同时劲臀狠狠的往上顶。
    突如其来的粗暴干的许唯呼吸一窒,一声惊呼断在喉咙里,小腹像是有什么东西爆开了,酸麻抽搐。电流流窜到四肢百骸,刺激的她浑身战栗。
    于世洲面无表情,紧紧的抿唇,将她抬起来一点,窄腰后退,随即快速捅进去。粗长狰狞的肉棒进去的时候又重又狠,出来的时候又慢又轻。
    没有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就着女上男下的绝好姿势,他每每都冲进子宫。先前因为姿势的原因,只是龟头能进。
    现在这样的体位,不但龟头进去,肉棒也进去四分之一。子宫口太小,勉强一次冲进去就疼的浑身紧绷,此刻次次直捣黄龙。
    许唯浑身的汗水,脸上的表情痛苦比欢愉多,他干的太快,撞的她语不成调。一只手死死的掐在他手臂上,肌肉一绷,勉强扶住。
    另一只手掌在玻璃上,一层薄雾被她抓开。他掐住她的腰在小腹上研磨,耻毛相抵打出白色的泡沫。
    就这样做了大概十分钟,他躺下来,虚虚的扶住她后腰。劲臀往上顶,撞的许唯仰头往上,随重力落下的时候他也恰好一个来回。
    肉棒破开穴道里层层的媚肉,狠狠的捅进宫口,一触即离,下一次再进去。这样往复的干进去,许唯小腹已经疼的快没了知觉。
    脸上也有些红里泛白,她眉头蹙的死紧,本以为这又是一场近乎凌迟般的欢爱。肉棒每次撞进窄小的子宫口,都是撕裂一般的痛苦。
    被他呼吸粗重的干了半个小时,小腹突然一阵紧缩,她浑身猛烈的颤抖。子宫里猛的射出一道淫水,直直的激射在龟头上。
    于世洲咬牙低吼,眼眶都红了,那淫水顺势堵住宫口,在肉棒捅进去又拔出来的时候带出来一点。酸的小腹一阵酥麻,许唯低低的抽咽。
    子宫里面暴涨感浓烈,冲淡了一点疼痛,可是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小腹都感觉不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浑身都酸软的没有力气。
    她哭的可怜,泪水混着汗水滴在他身上,软软的求饶,“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放过我,好难受……啊!不要!不要那么深……”
    他呼吸均匀,坐起来揽着她,腰臀像是安装了电动马达。小穴外面一片惨不忍睹,丰腴的唇肉红肿充血,轻轻一按都泛白。
    小穴穴口的嫩肉紧绷,肉棒抽出来也久久不能回归原位,淫水糊的满屁股都是。穴口酸麻的快要没有知觉。
    她哭的凄惨,吐息哽咽,“真的不行了,放过我吧,好疼……嗯!”
    他突然加快了冲速,许唯的话语颠沛的不成语调,小穴深处爆发出洪流一般,一大股淫水泄了足足半分钟。
    小腹像是怀孕一样鼓起来,甚至在颠动间能听见晃动的水声。于世洲掐住她的腰,突然直起身快速冲刺十来下,咬紧牙关射出来。
    做了一个小时,她泄了四次,他才第一次射。这一泡浓精像是排泄一般射了许久,等停下来她的小腹更大了。
    子宫壁被冲击的酸软一片,阴道阵阵绞紧收缩,仿佛要把肉棒绞断在里面。于世洲咬牙,忍着。
    许唯小腹大的出奇,手扶上去硬邦邦的,可见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两人的体液。
    排泄的感觉明显,她浑身无力,梨花带雨的靠在他怀里抽搐。两俱相贴的身子滚烫,于世洲喘气粗重,靠在椅背里平复余韵。
    轻轻摸她的脊背,穴道还在紧抽,时不时夹一下已经半软的肉棒。她累的睁不开眼,轻声道:“出来。”
    这人刚才又跟她宫交,差点操死她,这会儿阴道深处还火辣辣的疼,许唯抿唇,没空计较。
    她想跟他生气,可又是自己求他用力、全部进来的,一时之间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
    她报复似的死死的夹住还留在里面的肉棒,于世洲疼的嘶一声,“别,唯唯……啊,忍不住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有一道水枪喷射般的液体重重的射向子宫。那股液体好像水库开闸一般,力道惊人。
    浓浓的一大股,带着水压射进来,刺激的她浑身紧绷。这股液体比刚才射精还要持久,三分钟才完。
    许唯反应过来,首先感到的就是小腹撕裂一般的饱胀感,肚子都快要撑破了,像是怀胎四五个月一样。
    子宫里麻木一片,小腹绷到了临界值。他竟然被她夹尿了,一大泡尿液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射进子宫,刺激的许唯又泄了一次。
    她死死的皱眉,捧着小肚子,哭的崩溃,“你快出来,肚子要涨爆了……”
    于世洲慢慢坐起来,肉棒在穴道里跳了跳,慢慢复苏。他的手轻轻抚上她怀胎几月般大的肚子,低声道:“唯唯,我尿在你子宫里了。”
    她难受的脸都皱在一起,小穴仍是被紧绷的状态,甚至感觉他竟然又大了,这人的不应期也太快了。
    他色情的舔她的耳垂,语气竟然有些邪气,“我帮你弄出来。”
    他快速抱着她翻了个身,将人压在椅子上,缓慢又温柔的抽出肉棒。许唯微微松气,马上就可以把一肚子的液体泄掉。
    可是就在龟头离开阴道的一秒,发出‘啵’的一声,大量的液体随之流出来,他突然又重又猛的冲进去。
    “啊!!!”她的尖叫凄惨无比。
    不仅仅是可怜的小穴突然被绷到极致,那些液体明明就要出去了,又被人原封不动送进来。肚皮松懈了一秒,再次紧绷。
    许唯死死的抓住安全带,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于世洲,你混蛋!”
    他一言不发,黑眸盯着她高高凸起的小腹,浑身兴奋舒服的颤抖。肉棒再次缓慢轻柔的退出去,窄小的阴道死死的吸住它。
    仿佛既不舍得它的离去,退的只剩龟头在里面,这一次他没有直接出来,又重又快的插进去。
    从侧面来看,好像他正在操一个怀孕四五月的孕妇。许唯一手扶住肚子,一手紧抓住椅背套,子宫里面饱饱涨涨到极致,再不能受一点刺激。
    偏偏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日的又快又狠,快感席卷所有的感官,她的呻吟语不成调,“啊!停……不要了,肚子……好涨……求你、不要了……”
    小腹快要被撑破的感觉,甬道里因为摩擦升腾起火热的温度。在肉棒出去时死死的绞住,不肯分离,她紧的让他疯狂。
    许唯紧紧的咬唇,“老公,放过我……呜,受不了了,太涨了……要破了……”
    猛操猛干了十分钟,他终于有了一点放过她的意思,出去就是整根肉棒都退出去。穴道里挤压了许久的液体争先恐后的往出来流,椅子上、脚踏上一片水渍。
    三秒之后,他又重重的冲进来,流到穴口的液体再次被堵进来,灌的子宫满满的。被她的体温暖热,身下一片热乎乎。
    肚子高耸,于世洲牵住她的手,拂在上面轻轻按了一下,许唯仰头,神色痛苦。他掐住她的腰,狠狠的往自己身上撞。
    肉棒冲开子宫小口又进去里面,龟头被满子宫黏滑浓稠温暖的液体包围。子宫口小小的死死的卡在凹陷处,又疼又爽。
    他眼睛红的不正常,那模样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不管不顾的狂抽猛送。许唯奋力往后靠,想远离他,每每被他重重的拽回去。
    肚子的破裂感那么真实,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从身体里面裂开了。不知抓住什么东西,指甲泛白,肉棒在甬道里噗呲噗呲的进出。
    只有他大发慈悲整根肉棒抽出时,大股的灼热液体才会不要命的往外涌,然后一两秒后又被他堵回来。小腹酸涨的从没有过的感觉。
    许唯哭的凄惨,沉浸在灭顶的快感里,浑身不停的抽搐。满腹的液体足足撑了她半个小时,连呼吸都不敢全部放开。
    他却日的又狠又快,每一次肉棒全部出来的时候,他的尿液混着精液还有她的淫水飞快的飚出,喷的他小腹一片滑腻。
    许唯脑子里炸开一团白光,只有小腹快要撕裂的饱胀感是真实的。他的肉棒坚硬仿佛烙红的铁棍,直直的捅进来,小穴口不堪忍受的红肿。
    “呃……老公,受不了了,让它们出来……好不好,肚子要裂了……”
    于世洲再次翻身,让许唯骑在他身上,将她轻轻的抛起来。肉棒远离穴口的瞬间,里面的液体哗啦啦的泄在他身上。
    他眼眸一黑,挺腰向上,重重的冲进穴口,液体立刻又被堵在里面。肉棒抽出的时候,再将她往上一颠,又是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就这样干了她半个小时,小腹终于恢复了原来的平坦。许唯浑身一抽一抽的痉挛,靠在他身上,感觉自己死了一回。
    ~
    有点刺激!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甜文结局之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强迫臣服(1v1,黑道,H)同居(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