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甜文结局之后(H) 凤凰男?

凤凰男?

    许唯一直在等于世洲射精,然而他持久力变态,感觉快到了就歇一歇,缓和一下又是一场疯狂的掠夺。许唯泄了几次,阴户已经红肿起来,腿间一片泥泞,大量的泡沫打湿了耻毛。
    他还没结束,沉默又凶狠,许唯坐在他腿上,肉棒还在密道里急速进出。她眉心紧蹙,无师自通撒娇,温软的小舌头含住他的耳垂,“世洲,我好疼,不要了……呃嗯,饶了我,明天还要去听你演讲呢,放过我吧……”
    他一道一道粗重的呼吸打在她皮肤上,规律的很,她的手慢慢探下去,第一次摸到那个在她身体里肆意的东西。很粗,被烫了个正着,于世洲被她胡乱的摸了一下呼吸都乱了。
    但是没有阻止她,许唯摸到粘腻的液体,糊了一手,想起大部分是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脸红了个透。喉间的呻吟断断续续,有些哑。
    没有章法的摸摸捏捏他的子孙袋,含住他的喉结,活似勾人的妖精,于世洲看她娇娇的样子眼底欲色越浓。“嗯……给我吧,都射给我……”
    第一次说这样露骨的话,许唯羞的脖子都是红的,脸颊滚烫。于世洲轻笑,一边唇角上扬,邪气的模样看的许唯心跳漏了一拍。喉结一滚,“真的?”
    她尽量忽视身体里粗壮的巨龙,穴口的感觉又酸又麻,浑身过电,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支撑自己。身子全靠在他身上,“真的,我有点受不了。”
    他一边在她身体里动作,还游刃有余的说话,声音是染了情欲的大提琴,低哑深沉勾人,“我没戴套,射给你?”
    许唯一愣,黛眉轻蹙,提议,“那你出来射,好吗?”
    他给她气笑,发了狠一顶,眼泪都给他刺激出来了,许唯抖的不像话,小声的呻吟抽泣。于世洲心头微紧,有些心疼了,摸着她濡湿的头发,低声道:“妖精,你就欺负我,我舍不得。”
    随后狠狠的抽了几十下,低哼着抽出肉棒,浓稠滚烫的精液全射在她软白的肚皮上。他喘气躺在她身边,一句话也不说,空气中满是情欲后的味道。
    许唯觉得今晚的于世洲情绪有些不太对劲,把她欺负的这么惨,抬手都困难。她翻了个身,拭去眼尾的汗珠,打量的看他。
    此刻的她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欢爱,脸颊酡红眉梢带赤,呼吸似乎都带着牵动他心神的浅香。于世洲呼吸微窒,心尖痒痒,往后退了一点。
    她呵气如兰,语调软媚,“你怎么了?”
    他面朝天花板,愣了一会儿,表面好像不太想搭理她,一只手却悄悄伸过来给她揉腰。许唯偷笑,凑过去趴他肩上,在他耳边吐息,“你今天好厉害,弄得我差点晕过去,现在底下还疼。”
    垂下眼睑,在眼窝处投下阴影,红唇润泽,他轻声道:“对不起。”
    许唯这下是真奇怪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许唯经常觉得于世洲感情细腻的不像话,多思多虑,她的情商跟他一比,都糙的像汉子。许唯想着,难不成苏静今天跟万厉爵吵架了,他心疼?
    她瘪瘪嘴,起身去洗澡。房间彻底安静下来,浴室的灯亮着,哗哗的水声传来,他轻轻翻身脸埋在她刚才躺的地方,深深吸了一口气。
    许唯刚才一直问他怎么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今天万厉爵来的时候她好像还是很期待,苏静跟万厉爵吵架她依旧高兴的不行。以为有了身体上的交流之后,感情也会进一步发展,可是没有。
    他想唯唯的所有都是属于他的,身体和心,却原来这么难,到底要怎样她才会正视他的感情,至少把万厉爵赶出她的心也好啊。
    许唯早上起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没人了,昨晚的衣服洗好了,晾在阳台外面的架子上,整齐的一排。厨房里温着南瓜粥,屋里处处都是他的痕迹。
    于世洲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从小过得朴素,结婚的时候许家给许唯的陪嫁房车,他全部没过问。现在住的房子是他自己买的,许家本来想赠婚房,愣是被拒绝。
    许家泼天的财富,许唯身价也高,他却半点都不入眼一样,不卑不亢做自己。对于这一点许唯真挺佩服他的,大院里有人跟许唯说于世洲长着一张凤凰男的脸。
    嫁人的时候也有看她笑话的,她那个时候有点自暴自弃,跟于世洲结婚纯粹是为了跟苏静和万厉爵作对。误打误撞的遇见个好人,有点松口气。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甜文结局之后(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强迫臣服(1v1,黑道,H)同居(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