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文学
首页甜文结局之后(H) 破处(H)

破处(H)

    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拉开车门走了,于世洲立马追了上去,想说些什么缓和关系,可是许唯刚才的话确实无意间伤到他了,他又不是个健谈的人,越是小心翼翼越怕出错不敢多说。
    只是倔强的拉着她不让走,夜色微凉,路上车水马龙,两人长身玉立,路过的人不住回头去看。于世洲牵住她,声音放低,“回去吧,你一定饿了。”
    许唯瞅他一眼,笑了一声,“走吧。”
    今天部门完成了一笔大单子,约了一起出去吃饭,吃完之后要去唱歌。许唯喜欢玩,跟朋友们一出去就把其他事情都抛到了脑后。
    他打来了三个电话她一个都没接到,第五个电话还是没人接,他把手机随意扔桌上。朋友看他脸色不好,勾上他肩膀,碰了杯酒,“啧,出来玩,你这一脸怨念,谁把你始乱终弃了?”
    于世洲拍开朋友的手,彩灯扫过他的脸,侧脸冷硬,淡淡的目光落在手机上,周身一片缥缈疏远的距离感。旁边几个女孩子看着这边说笑,不一会儿其中一个穿着大胆的上前来。
    一身紧身裙,裙摆到大腿根,暗色的眼影,大红的嘴唇。妖娆的斜靠在于世洲桌边,笑着搭讪,“帅哥有约吗?一起来玩啊,我们姐妹也没伴。”
    朋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几个女孩子皆朝着冰山放电眼,朋友笑的痞,坏坏的,“不好意思,我朋友结婚了。”
    那女孩子笑的更妖娆,大红的指甲拂过嘴唇,暗示十足,“结婚了也能玩啊,生活需要新鲜感,小哥哥你说是不是。”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于世洲侧影冷淡,一言不发,即使话题扯到了他身上,也不予理会,朋友一看就知道眼前的美女是冲他来的,揶揄的拿胳膊拐了一下,笑的邪气,“我觉的你家那位就是需要刺激,要不要?嗯?”
    打着旁人看不懂的哑谜,说的挺像那么回事,于世洲站起来,背着光,“我先回去了。”连声音都这么好听,本来想要联系方式,那女孩子却被朋友拦住。
    许唯到家的时候,屋子里一盏灯都没开,她以为于世洲已经回来了,打开灯的瞬间,沙发上一个人影背对着她,吓了人一跳。
    轻呼出一口气,换了鞋走过去,许唯把包扔在沙发上,丝毫没有要交流的意思,径直就进了卫生间,关门的时候从外面伸进来一只手卡住了。
    她斜斜的靠在门框上,不耐烦的轻掀眼皮,于世洲一手颓废的垂下,整个人的状态都有些不对,低头道:“我今天给你打了七个电话。”
    “那又怎么样?”她又没逼他打。
    一手紧握成拳,克制的很努力。许唯放开门,酒劲儿上来了有些站不稳,她今天喝了不少,转身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拉过浴室的门帘,完全不在意外面有人。
    热气弥漫了整个小浴室,哗哗的水声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传到耳朵里,脑袋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轰的炸开了,他一把掀开帘子,许唯吓了一跳。
    她现在浑身赤裸,环住身体转身,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高大的影子已经欺上来,水雾弥漫的小空间更加热了,于世洲不管不顾的掐住她消瘦的肩膀。
    胡乱的吻落在她脸上,柔软的唇往脖子蹭去,许唯反应过来,双手抵在胸前,嘴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气急败坏也没处发泄。
    他一把扯掉衬衫,扣子绷掉弹到墙壁上,发出脆脆的响,许唯在挣扎中喘着粗气,酒精侵蚀掉理智,脑子里一片迷糊。
    滚烫炙热的气息滚过脖颈,吻落在她身上,触手可及一片硬邦邦的肌肉,热水兜头淋下,眼前的面容模糊不堪,呼吸间是浓烈的酒气。
    许唯不知道是自己呼出来的,还是于世洲也喝了酒,他一手捧住她后脑,另一手沿着腰线滑上来,带来一路颤栗的火花。大掌轻轻拖住柔软的乳肉,捻住顶端轻揉,许唯浑身过电一样,腿有些软,想往后退却被掐住了腰。
    就像濒临死亡的鱼渴求水一样,情欲潮水一般涌上来,手软的越加没有力气推拒,带些薄茧的手路过平坦的小腹,穿过底下稀疏的萋草。
    二十来年都没有人碰过的地方突然被触碰,她浑身一惊,往后退却立即被拽回去,修长的手指轻轻抠挖软肉包裹住的小核,慢慢凸起。许唯大口喘气,眼色迷离,脸上一片绯红。
    于世洲克制住硬的发疼发涨快要爆炸的阴茎,眼里闪过挣扎,最终归于一片沉寂,动作越发卖力。身体在灵活的手指玩弄下变的滚烫,能清晰的感觉到甬道里渗出来一股一股的热流。
    不可抑制的渴望有东西能插进去,抵挡阴道深处的瘙痒,许唯难捱的嘤咛一声,信号一样,在底下抠挖的手指加快了速度,阴核被玩弄的红肿充血。那修长的手指突然伸进来,软乎乎的媚肉像蛇一样缠上去,紧紧咬住手指,包裹的密不透风。
    里面湿濡温暖,热流接连不断,于世洲试着把手指朝更深处前进,甬道蠕动着排挤异物,从未有人造访过的地方被生生挤出一条道,许唯不能忍受的轻泣。
    只是现在浑身无力意识模糊,完全没能力抵抗,手指浅浅的抽插,淋浴早已经关了,咕叽咕叽的水声全是从私处传来的,一根手指突然变成了两根,甬道里更加拥挤。
    等到阴道变得湿滑滚烫,粘液滑腻,一根滚烫坚硬的东西突然抵上来,慢慢摩擦已经不能再受一点刺激的阴户,许唯被逼的眼角滑出一滴泪。
    于世洲抬起她的一条腿挂在肘弯,身体里是一波接着一波的热潮,后背贴着冰凉的瓷砖,冰火两重天,许唯受不住刺激身子前倾,却没想到底下的巨龙前端突然捅进来。
    穴口传来刺痛,她清醒了一点,痛哼一声想后退,于世洲刚爽了一点,怎么会放她离开。他按住她弹性十足的翘臀,朝自己压过来,洞口的硬东西不但没有出去,反而带着后面又粗又硬的长茎挤进来。
    许唯一爪子挠在于世洲背上,刺激的他突然用力插进去,一捅到底,全进去了!温暖湿润的阴道包裹住狰狞的巨龙,穴口的皮肤被撑开,变成了透明色,阴蒂红通通的被挤压到一边。
    阴道里传来一阵刀割般的疼痛,快要被撑坏的感觉,许唯眼眶通红,酒醒了一点,下面火辣辣的疼,哭的哽咽,忍不住收缩一下,引得里面的东西更胀大几分,吓的她不敢再乱动。
    于世洲进去的时候就爽的哼了一声,小弟弟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包裹着,软肉覆盖在阴茎上,像有无数的小嘴在吮吸他的肉棒,里面没有一点多余的缝隙,两人的私处抵死缠绵。
    进去的时候他好像还冲破了什么东西,淡淡的血腥味传来,才知道许唯竟然是第一次,心头的火热让他想狠狠冲刺,可是她疼兮兮的模样,让他不忍再动。
    于世洲小心亲了亲许唯汗湿的头发,堵住她的嘴,这才开始慢慢抽插起来。巨物快速进进出出,摩擦的甬道内一阵火热,渐渐疼痛散去,一种酥麻的感觉从相接处弥漫开来。
    渐渐传遍全身,许唯哼哼唧唧的趴在于世洲肩上,他两手抬着她的腿,将她压在墙上,就像是装了马达一样,屁股迥劲挺动,每一下都捅到最深处。
    停留一秒,慢慢抽出带出里面粉色的软肉,媚肉不舍得巨物离去,紧紧巴住阴茎不放,带出穴道。再随着巨物狠狠捅进阴道,许唯皱着眉头,沉迷在快乐中。


同类推荐: 献囚(NP高H)AV拍摄指南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开局一间庇护所gl(np,辣文)甜文结局之后(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强迫臣服(1v1,黑道,H)同居(1v1)h